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除了做一位藝術家 我還能為台灣做些什麼?
2021-07-05

藝術家 紀嘉華 Jason Chi
 
具整合力與參謀性格
的藝術家
 
文 / 李玥瑱 
 
與紀嘉華訪談的當日,他人已一派輕鬆愜意地在工作室裡一邊為即將於10月在耿畫廊的個展做準備,這位同時具有藝術與建築學位的藝術家,自海外求學回到台灣後,除了在台北最具國際知名度的耿畫廊舉辦過個展【奇妙機緣】,他在台灣藝術圈的能見度更是無所不在。《亞洲藝術新聞》對於紀嘉華的關注除了藝術創作,今次將焦點放在他之於台灣藝術圈Key Man的角色越發嶄露頭角,尤其出自為了「共好」的初衷在推動各方事務,使得台灣藝術圈與國際的連動更為密切,無疑是台灣藝術圈走向國際能見度的最佳推手之一。

面向國際,他可以是台北當代藝博會創始總監任天晉在籌備期的密會對象,並作為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的顧問,而他今年也出現在香港巴塞爾的宣傳片中作為發言者之一,成為西方藝博會與台灣藝術圈之間的引路人 ; 2020年他為台中臻品藝術中心30週年所策劃的【叁十而儷】女性藝術家聯展,表現了作為策展人的統合力。今年,他更為獲得2020入選台北美術獎的90後藝術家楊立,在台北伊通公園舉辦個展【煞風景田園詩】大獲藏家好評。而他也同時身為台北兩家各以茶葉與和菓子知名的百年店家「幼瀨伍號」與「幼瀨明月」的藝術總監,曾企劃以郭雪湖的〈南街殷賑〉作品與品牌結合行銷 ; 另外,也曾與金車噶瑪蘭品牌合作,推出品牌首次與藝術家聯名而打造的【噶瑪蘭藝術大師系列:江賢二】威士忌系列。本篇將聽聽這位理性方法與感性思維兼具的Key Man紀嘉華,如何游刃有餘地跨領域、跨地整合…
 
2014「伊通公園限量版」
 
家風的培養  具整合力與參謀性格的藝術家
雖然紀嘉華笑著說自己像是親力親為的志工,但在旁人眼裡他更可以說是一位藝術圈的參謀。是怎樣的成長背景讓他有這樣的能力,可以將藝術作為核心,進而跨域的串聯資源?紀嘉華回答道:「我覺得有兩點:核心價值觀和學習思維的養成。第一,是我家庭的教育,我的父母親很善良與熱心助人,在中部地區,我父親主要以贊助的角色去幫助地方藝術家,例如有藝術家要出國深造,他就會買作品捧場。第二,我於羅德島設計學院學建築時期所被訓練的思維,建築是一個很好的教育,因為思考很全面,強調Problem Solving,一件事怎麼從無到有?怎麼去解決問題?綜合這兩點,我就想,除了做一位藝術家,我還能為台灣做些什麼?這是回台後最常問自己的提問,而目前我所做的這一切,無非就是對這個問題的答案。」
 
因此早在2014年,紀嘉華便為台灣重要的前衛藝術空間伊通公園發起了「伊通公園限量版」計畫,他說道:「其實我是伊通很外圍的人,不過一直知道他們的營運很辛苦,所以這個計劃的初心就是『怎麼樣協助這個空間營運?』,這個計劃在2014至2016年與劉慶堂為伊通藝術家作品募了三年的款,共有700多萬台幣的淨利,期間我是親力親為地整合當時身邊的資源。」而因天馬行空的點子或對話所開啟的計畫,也是今年替楊立在伊通公園策劃展覽【煞風景田園詩】的緣起,紀嘉華說:「剛開始我並不認識楊立,但在北美館第一眼看到楊立入選台北獎的作品就非常喜歡。第一次會面我就主動提起要幫他辦展覽和找策展人。而楊立一句:『為什麼不是你當策展人?』我當場有點傻眼,不過因為想不到什麼推辭的理由,就這樣子我當起了策展人。從挑選作品、展場規劃、論述、藝術家簡介、擬定合約、廣告邀請卡設計、作品清單,圖檔 PDF、運輸聯繫、公關宣傳、外燴接洽等,大家想到的我都有做,想不到的我應該也有做,被朋友笑說是一人『行動畫廊』的角色。」
 
介於西方博覽會與台灣藝術圈的引路人
而問及作為台北當代藝博會顧問的緣起,紀嘉華說:「我在台北當代擔任顧問完全是個偶然,我自己主要是創作者,但因偶而也會在國外的畫廊、拍賣會買些作品,所以就認識曾是香港邦翰斯拍賣公司的亞洲藝術總監任天晉。籌劃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之前,他也來台中拜訪過我兩次。後來他找我當顧問時我也蠻訝異的,但可能他覺得我至少比他懂台灣的人和事,而第一屆我也真的是花很多時間在幫他們組織推廣,包括媒體公關和VIP的部分。對我來說,這些事是幫他也好,幫我也好,但更廣的角度來說,是幫整個圈子。」而疫情發生後兩年迎來的第一個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 (ABHK), 在香港展會直播第一天的Supercut影片中,他的ㄧ句「Hello from Taichung, Taiwan」令人印象深刻,他說:「從2013的首屆,我連續七年從台中飛香港參加這個藝術盛會。此次是因著我的好友,巴塞爾藝術展亞洲總監黃雅君和台灣貴賓代表李晏禎的邀請,讓我錄製了這一小段歡迎所有藝術愛好者去香港看展覽的影片。」
 
2019年第一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開幕記者會,主辦方與各界來賓合影。
左一:陳允懋(瑞士銀行台灣區總經理);左二:孫怡(顧問團成員);
左三:曾文泉(顧問團成員);右三:Magnus Renfrew(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總監);
右二:孫啟越(顧問團成員);右一:紀嘉華(顧問團成員)。
 
對於密切與西方藝術產業的往來,培養了他對國內外藝術產業的敏銳,讓他帶有預言式的角度思辯,問及西方產業與國內藝術產業的異同,他說:「不管面對國外什麼藝博會還是畫廊,當然本土的經營者,可能會疑慮他們來台灣是為賺錢,雖然確實如此,但是最終對我們還是有幫助的,比如有很多藝術家習慣把作品賣給身邊的朋友,久而久之就安逸了!而這個狀況至今還是沒什麼改變,有外來的刺激是好事。此外,就收藏的看法,台灣的藏家有時不大相信本地藝術家,這是一個問題,曾經有位很有智慧的前輩收藏家跟我說,台灣的藏家在全世界都很有影響力,是可以透過支持本地藝術家進而創造市場的。但是一些資深藏家對自己或許沒有信心,因此跑去問拍賣公司,而拍賣公司就會介紹其他國外藝術家給他們。另外,我覺得台灣藝術產業需要培養有戰略與全面思考能力的人,西方相較之下的思考與執行就較具有統合能力,像Hauser & Wirth經營畫廊之外又有自己的複合式農場,畫廊關注要怎麼跟策展人與美術館保持良好關係?但台灣的畫廊可能也因資源限制的關係,較無法加碼投資,投資一定是有賺有賠,但相較之下,西方的畫廊比較願意為未來投資,即便再厲害的高古軒也不是每個藝術家都能賺錢。」
 
最後他說道:「我比較幸運的是,這幾年我站在這樣的位置,雖然我只想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但我的家庭教育告訴我,有能力的人就該多幫助別人。所以我會去做符合我核心價值的事,這個核心價值就是對大家都有利的事。妳問我,除了做藝術家,我還能為台灣做些什麼?我想:能做的事應該還很多吧!」
(來源:2021年7月號, No.198)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