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收藏 是件殘酷的事…
2021-06-07
 
台南德鴻畫廊  Der-Horng Art Gallery 
陳世彬Benson Chen
 
鄭乃銘 / 專訪    圖片提供 / 德鴻畫廊
 
彬哥(陳世彬)即便是在說著他多年的畫廊經驗,都顯得一派的輕鬆與雲淡風輕,卻言簡意賅令人玩味。
他說「我們接觸的是視覺藝術,視覺;就是心胸,就是要能夠收納各種知識,然後;要自己去找出看法來」。
 
陳世彬好整以暇打開話匣子「『德鴻』創立於1993年。但在正式創設之前,一開始的時候,你現在所看到的這幢樓房,其實是分成兩個店面,一個是租給藝術家作為畫肖像工作室、一個則是父親拿來作為店面賣台南小吃。後來,因為台灣環境逐漸好轉,對藝術方面的愛好也逐漸加溫,藝術家退租;想要自己有畫室可創作;也想要能從事繪畫教學。結果,這個店面就空了下來。我跑去跟父親商量,詢問是否能將兩個店面合為一棟,二樓可作為展覽空間,讓我和兩位弟弟一起來作為裱框工作。會想到成立畫框的框裱、裱褙工作,當然是起因於我從20幾歲就開始學習這項技術。沒想到,父親竟一口答應支持這個構想。於是,『德鴻』的起家是從裱框工作開始的」。
 
「我常常會這樣覺得,『德鴻』創立的精神核心,一直是建立在所謂應用美學上。也就是說,藝術家完成作品,我們則為作品搭配好最適合的手工製畫框與裱褙。這個核心精神說起來似乎沒有特別深奧道理,但仔細去想,則不難印證後來『德鴻』這28年的運營性格,我們始終強調任何藝術要能走入生活、要能反映時代,呈現最吻合當時的庶民生活。這個心念即便是『德鴻』從台灣80後藝術家開始經營到現階段有西方當代藝術,始終沒有輕易改變過」。「與兩位弟弟共同經營裱框事業的時候,我經常會在空間中展示一、二件作品,我應該說;那是1993年正式創設畫廊的雛型。我記得;當時父親的朋友跟他說,這個地方不該拿來作為裱框事業,拿來租給別人;都會比較實際些。我一直記得父親是這樣回答:這事業或許不是賺錢的事,但至少不需要付人租金、看人臉色,只要把成本控制好,總是一個好事業」。「我必須承認,父親並沒有說錯。做畫廊的確是虧錢。開始投入畫廊業的時候,我也做不起台灣前輩藝術家,畢竟;那需要很大的本錢。要碰;也只能碰年輕藝術家。畫廊成立的那個時間,流行的是在地性。但對我來講,在地性的成本也是高的。於是,我想到另闢戰場。既然在地性難全,我心裡盤算那就把眼光放到亞洲性尋求可能的發展機會」。
 
關鍵節點出現在2000年。那年,陳世彬買了機票從台北飛抵比利時,再到法國。由於有親戚在比利時,也能陪他去看看美術館,觀摩國外畫廊的營運模式。幸運的是,他拜訪的一家資深畫廊老闆非常熱心與他分享經驗。這位法國畫廊老闆說「作畫廊,第一要有研究的精神與態度。研究什麼呢?研究關於自己所碰觸、經營的藝術家作品/派別…。你當然要相信自己對藝術的直覺,但除了直覺能力,接著就要進一步去研究。第二,畫廊要有當藝術家『伯樂』的準備。遇到好的藝術家,不僅僅只是後來所延伸的商業性合作行為。更重要是要成為藝術家的好朋友,要懂得欣賞對方的藝術。第三,畫廊不可能做盡、做滿所有的事務。因此,要懂得借重社會人材、社會資源,透過這些關係去幫助畫廊提升質量」。陳世彬初探畫廊這個行業,怎麼都沒想過自己的「導師」竟然是遠在千里之外的法國人!那一次,他在那個畫廊也首度接觸了法蘭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 1561-1626)、阿雷欽斯基(Pierre Alechinsky 1927-)、趙無極…等人的版畫,首度為畫廊收藏了第一批國外藝術家版畫作品。他說「我從相信直覺的喜歡,再到買了之後,又仔細去羅織關於藝術家及作品的資料,我告訴自己,畫廊的未來哲學是;一個畫廊一定要有好的收藏,沒有好的收藏;就等於沒有好的眼力。一直到現在,即便是我萬分鍾愛米里亞姆‧卡恩(Miriam Cahn 1949-),買回她的作品,被太太笑說:這好像畫的是鬼喔!我依然愛不釋手」。
 
2003年中國藝術熱度竄起,2006年「德鴻」進入中國參與展覽活動。除了引進,他更積極想要把台灣藝術帶出去。他覺得,藝術是沒有疆域限制,也沒有材質的約束,只要是好的藝術作品,它一定能與你達成一種精神性共鳴。他尤其喜歡找機會訓練眼界。隨著畫廊協會蕭耀、王瑞棋兩位理事長到日本、德國…,他像海綿不斷吸收。與日本畫廊建立的良好關係,後來他們也成為YAT創設時最大海外資源。2015年在德國初次接觸塩田千春的作品就無法自拔。到現在,他依舊是塩田千春作品的藏家也是鐵粉之一。
 
陳世彬對「德鴻」的運營,始終不顯躁氣。他一直權衡畫廊兩個不同角色;收藏型與發表性,兩者都是在賭自己眼光也是在考驗自己眼光。「南部藝術生態圈存在著潛規則,藝術家對本土色彩有相當強烈護持心理、藏家慎入心理濃郁,往往得要有相當程度掌握價值性後,才會與畫廊所引薦的西方藝術或任何藝術表現發生關係」。這樣的環境氛圍與陳世彬內斂個性格外疊合,自然造就德鴻畫廊行事風格更顯穩扎穩打。當代藝術瞬息萬變,陳世彬一方面樂於當一位前瞻者,端出自己的眼光也提出供眾人思考與沉澱的餘地。他說「收藏是件極端殘酷的事。不能當哪天你打開倉庫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擁有那麼多走不出去的東西」!這話夠嗆!但也具體說出這家28年歷史的畫廊,一路小心翼翼打造的信譽。
 
 德鴻 春季特展【第一人稱】
【FIRST PERSON】Der-Horng Art Gallery Spring Exhibition
(來源:2021年6月號 合刊)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