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百年古蹟養出當代魂 活用古蹟空間 吸引下一個20年新觀眾
2021-05-24
活用古蹟空間  吸引下一個20年新觀眾

台北當代藝術館館長 駱麗真
台北當代藝術館館長 駱麗真
 
鄭乃銘 / 台北專訪    
圖片提供 / 台北當代藝術館

 
台北當代藝術館的前身為日治時期建成小學校,成立於1919年。1945年小學校舍作為當時新成立台北市政府辦公廳舍使用。1994年北市府遷至信義區。1996年基於古蹟再利用政策,將原建物南面主樓廳舍修建為台北當代藝術館使用,另兩翼的建築則劃歸建成國中教室使用。1998年被評定市府三級古蹟,當時任市府文化局長龍應台始正式更名為台北當代藝術館。2001年宏碁集團董事長施振榮捐助開館經費,5月26日由賴瑛瑛所策展的【輕且重的震撼】正式開幕。同年,財團法人當代藝術基金會(2001-2007)也正式設置,經費比例分別是基金會出資51%、文化局出資49%,以公辦民營方式來運營台北當代藝術館,漢寶德接下首任館長、賴瑛瑛則為副館長,正式開啟台灣第一座以當代藝術為核心宗旨、公辦民營的美術館。當財團法人當代藝術基金會退出運營之後,2008年台北市文化基金會則成為台北當代館直屬主管,運營經費則分為:文基會每年給4千6百萬經費,館長則需自籌1千5百萬,以維持整個當代館的運行。

歷任與現任的當代藝術館館長皆非等閒,里昂.巴洛希恩(2001-2002)、謝素貞(2003-2005)、賴香伶(2006-2007)、石瑞仁(2008-2016/07)、潘小雪(2016/07-2019/10)、駱麗真(2019/10-)。

這個沒有設置典藏組,直到現任館長駱麗真到任才設置研究組的當代藝術館,以議題為導向羅織出每年四個大展,其中;2017年9月9日至11月5日的【光.合作用-亞洲當代藝術同志議題展】,絕對是劃時代節點,台北當代館成為亞洲第一座推出探討同志議題展覽的美術館,這個展更將當代館的國際知名度拉抬到高峰。

《乃銘會客室》這個月作客貴賓是現任台北當代館長駱麗真,這位將帶領當代館邁入第二個20年的館長,會有怎樣的新思維灌注在成年的台北當代館?《乃銘會客室》跳開既往一問一答格式,讓問與答充分密接與融入,以貼映20歲的台北當代藝術館新氣象。
 
台北當代藝術館外觀
 台北當代藝術館外觀
 
台北當代藝術館館長駱麗真的坦率與真誠,在第一則提問答案裡就顯露無遺

2018年【晃│影─史帝夫‧麥柯里個展】
2018年【晃│影─史帝夫‧麥柯里個展】
 
亞洲當代藝術新聞:您2019年10月接掌台北當代館,已經快要滿二年。您覺得,台北當代館的強項與尚需強化的地方在哪裡?
駱麗真:「我覺得,台北當代館的強項也正好是它的弱項」。「比如說,當代館的建築是古蹟建物,它應該也是台灣目前唯一古蹟建物的美術館,這樣的例子;不僅僅是在台灣或者是在國際上,都會是很突出的代表。可是,也正因為是古蹟建物,相對之下就有很多對於建築本體的維護要更妥善與小心,但也很顯然因此在空間的靈活度就會不夠。任何一個建物基本上都會老,更何況是一座古蹟建物;它本身就已經有了年歲,舉凡是白蟻或者其他氣候因素,都會需要更細心且又不能動到建築結構的照顧。所以,以一個古蹟建物來作為當代藝術展覽場域,這是個亮點。但也只能以現有的空間來作為用途而不能輕易擅用,這也是當代館的弱項」。「再比如說,當代館的建築是與建成國中形成一個建築體共構,一個美術館與學校能夠緊鄰,這是很難得的機會,也相對能提供給當代藝術的發生有多可能性的想像。但是,建築體本身沒有太多的空間得以乘載內容使用,這也會是困擾所在」。
 
2004年【虛擬的愛】奈良美智+graf,台北夏之屋
 2004年【虛擬的愛】奈良美智+graf,台北夏之屋

2009年《派樂地》
 2009年《派樂地》
 
亞洲當代藝術新聞:所以,您提出古蹟活用、也開始在這波疫情蔓燒過程,藉著今年是台北當代館建館20年而重新制定突破既往的創新服務?
駱麗真:「我想,古蹟活用;應該是台北當代館歷屆館長都會面對的共同問題,只是每位館長的做法都成為當代館空間改善的一項基礎,讓每位接棒的館長都能在基礎上再進一步去擴延」。「比如說,一進入當代館大廳,大家都會對山口勝宏那件色彩鮮麗的裝置數位管狀作品印象深刻。但實際上,這件作品確實也對當代館本來就侷限的空間就更顯得有壓迫感,歷屆的館長都想如何突破這點,可也都沒有具體改變過任何。沒有錯,這件作品確實是當年山口勝宏特地為台北當代館量身訂製的作品。但是,他當初在訂製這件作品之初,勘查過當代館場地、也確認過作品的規格與空間是不會造成有任何視覺壓迫性。問題是出在當代館本身!當代館開始進行內部規劃工程時,因為是古蹟建物,在不能損及建築任何基礎結構原則之下,樓地板採取墊高而不直接觸及古蹟的地面,這一小小的改變,相對就讓大廳的高度有一種往中間擠壓感覺。可是,你不可能要山口勝宏去改他原初的創作!這就使得原初的空間適切性與現實的和諧度有了差距。另外,這幾年來作品內裝的影片也都不同。嚴格上,這件作品已不是原來山口勝宏的創作原樣,更何況藝術家已經過世,也沒有他的技術團隊可以支援再進行維護。我因此想,這件作品其實可賦予另外再生的機能。由於當代館不具有典藏藝術品的機能與空間,我們無法有個典藏庫來收置這件作品。所以,我想為它找一個適合單位來繼續擔負展示功能。因為這件作品的顏色相當鮮豔,很適合被放置到中小學學齡的單位,也能重新賦予作品內裝軟體內容,繼續扮演藝術角色」。
 
「一旦能妥善處理這件作品,就能夠把當代館大廳淨空。現在大廳兼具兩種功能,服務台/售票台、紀念品區/結帳櫃台,我要將服務台/售票台/結帳櫃台;整合在一處,在關照與功能也較凝聚。在這個空間我比較要強化的是,既然當代館本身是歷史建物,建築本體的古蹟感就相當具有可觀性、也是這個館很大一個亮點。可是,大廳具有時間感的窗戶,過去因為服務台/售票台的佔據,相對就無法讓人很清楚、完整感受/看到大廳那股歷史建物的配備。如果能將服務項目的配備規整,也讓空間視覺動線變得更清新,窗戶的完整性;就會被一覽無遺。相對的,當陽光經窗戶投射進入大廳,光線;也會豐富了空間在不同時間底下的表情」。
 
「歷史建物是台北當代館受到矚目與特殊的館性特質,這就是我所講的強項。但長久以來,因為空間本身的限制與展廳不夠,當代館的這個強項也相對成為當代館的弱點,這一體兩面的狀況,彼此成為相互牽制,反而沒有辦法凸顯特質。當代館20年,我想要讓空間更回到純粹,讓古蹟建物的本質更被看到與感受到」。
 
 2013年《後人類慾望-當代藝術中的性別觀與數位性》-派翠西亞‧佩斯尼尼〈迎接賓客〉
 2013年《後人類慾望-當代藝術中的性別觀與數位性》-派翠西亞‧佩斯尼尼〈迎接賓客〉

亞洲當代藝術新聞:古蹟建築空間活化與再利用,除此之外;我知道您也積極增添服務內容與著力品牌形象升級。關於這些部分,您的想法是什麼呢?
駱麗真:「受到疫情影響,全球的藝術溝通方式也都做了一番調整。台北當代館突破既往的新服務內容有:VR線上展覽,將館內展場實景透過3D虛擬實境技術,結合對作品的解說,讓你可透過電腦、手機或平板;就可以進行360度全景導覽。Podcast「MoCA on Air」,首季規劃七集,每二周播出一集,由不同領域的專家學者進行跨界對談。多語導覽,為了因應文化平權,也因為現在台灣新移民、新住民人數已達55萬人,我們從今年開始也投入多語導覽的規劃工作,與館外平台合作,希望能夠讓更多不同語系的觀眾能更接近當代館的藝術活動」。「我記得2019年10月接下當代館的時候,跟你聊過有關建立文化品牌的事情。當代館的視覺辨識系統進入第2個20年之際,我們也著手以新的視覺辨識符號來與大家見面,這也是給當代館重新定位品牌形象的開端。我們將當代館設定為一個藝術通道、平台,新的視覺符號41道類似光柵片的直線刻度線來作表現,最中間突出的那一道線是代表現在的當代館,一邊是曾經走過的20年(道)、對稱的另一邊則是即將要邁開前去的新20年(道)。你可以看到這有著漸層視覺效果的41道光柵片就好像是個流線的曲度,也好像是一個飛翔式的波紋。這個新的視覺辨識系統,其實還是有擷取過去以建築造型為模式的概念,只是新的視覺符號沒有之前以建築圖案為訴求的框架性,但它還是保有從原來建築造型演化的意象式,只是新的辨識系統顯得更輕靈、更具有擴延性、更有想往外觸及與大眾溝通的延伸感」。
 
2017《光・合作用——亞洲當代藝術同志議題展》席德進 Shiy-De-Jinn 黃衣少年Male Youth-in-Yellow-Shirt & 紅裙少女Young-Girl
2017《光・合作用——亞洲當代藝術同志議題展》席德進 Shiy-De-Jinn 黃衣少年Male Youth-in-Yellow-Shirt & 紅裙少女Young-Girl

2016年-《蜷川實花展》
 2016年-《蜷川實花展》

亞洲當代藝術新聞:20週年的系列展覽要從今年5月,一路走到明年3月,一年的時間跨度,計劃是以什麼內容來帶領大家回顧過去台北當代館的20年,眺望當代館未來的20年呢?
駱麗真:「我之前就提過當代館的空間展廳不夠,能夠一次呈現的展覽就相對有限,通常情況就是一、二樓主展場是一項展覽,MoCA Studio則是另外一個,與其他的美術館同時間能夠容納多項的藝術項目,當代館的空間靈活度與其他美術館相較,自然有極大的差距。因此,你也很清楚當代館這20年來相當擅長以議題性來作為展覽的策劃核心,或許也因為如此,也為當代館塑造出另外一種不同於別的館的特色」。「針對20週年目前排定有四項展覽:5月15日陳貺怡的【歷史.當代】是一種展中展的概念,從當代館20年的展覽為軸心,回溯1990年代起臺灣當代藝術形成、當代館的成立、發展與脈絡,邀請幾位曾經擔任策展人為展覽顧問,提出展覽建議或重新詮釋過往展覽的經典概念。還有,彼勇.依斯瑪哈單、黃又文、馮馨的【為了明天的進行式】、陳湘汶的【過站不停】、沈伯丞的【蓋婭:基因、演算、智能設計與自動機】」。「對於展覽我也有另外期許。過去,美術館總認為把國際展引進台灣,就等於是一種國際化。但我現在想的是,我們要如何提升自己的展覽策劃的質量、如何把自己的藝術家就像推銷品牌一樣帶出去、讓國外的美術館也願意向台灣的美術館自製展覽下訂單,這才是一種交流、一種文化品牌的建立」。
 
2017年《世─李真個展》
2017年《世─李真個展》

 2018年《華麗轉身─老靈魂的魅力重生》
 2018年《華麗轉身─老靈魂的魅力重生》

亞洲當代藝術新聞:您提到台北當代館館舍靈活度不夠,這也等於是當代館的空間是不敷所用。但,我還是想再問;當代館沒有想過要進行館藏作業嗎?
駱麗真:「我們現在設有研究組,也是希望能夠對未來藝術的思潮與發展,多方面進行收集與訊息的累積。但提到藝術購藏/館藏的問題,我們沒有錢,公部門每年的4千6百萬,我得自籌1千5百萬,即便是對於館舍本身的修繕作業,都無法獲得額外的經費。原因在於這樣的支出必須得編列於在公部門款項內。可是,如果是從既定款項中來額外支出作為館舍修繕,那就勢必會縮減到館務運作的經費。而館藏品最起碼都得有恆溫恆濕的控管,這點;我們就條件不足。館藏的想法,應該不能說沒有,但實際上卻很難有條件去設想」。「因此,我想到的是數位典藏。既然,台北當代館是以當代藝術為主軸,同時也對科技數位藝術未來性相當關切,我們或許能朝收藏數位科技藝術作品來作為設想。而且,現在這類的作品價位,基本上都還沒有過高,現在收藏也還不晚」。
 
亞洲當代藝術新聞:無論是由市政府/國家支持的美術館、法人化的美術館也罷,美術館;在國內外都面臨如何吸引觀眾、如何尋找下一波觀眾的問題。以台北當代館來講,過去是學生最愛來訪的美術館,年輕族群必訪的美術館。現在呢?當代館如何找尋下一波的觀眾?
駱麗真:「對!你講到重點了。如何找到未來的觀眾?這的確是國內外種多美術館、博物館會遭遇的問題。以前台北當代館經常是美術系學生必來的展覽空間,但就像空間會有新舊替換的道理一樣,觀眾是游散的,觀眾也會有世代更替的狀況」。
 
「對於當代館來講,它是一個當代藝術專業的館舍,它就得接受確立位置的挑戰,也就是館性的確認度要相當明顯,我們得要全方位去留意國際當代藝術的變化與思潮,對於一個老品牌的當代館來講,如何在展覽內容當中加進新東西,這就等於是找到觀眾的一個途徑,但也相對是在找到觀眾之後;得要有教育觀眾的必要性。因為,所有的觀眾都屬於跳躍性,觀眾容易受視覺強的藝術/展覽吸引,但美術館或當代館也好,都需要在展覽內容上作適度調整與提升,一方面能從展覽裡抽取出能一眼吸引觀眾的內容或元素,但另一方面也必須在展覽裡面植入不同創作的表現形態,讓進入館裡的人,能感受到伴隨一個展覽所共同呈現的時代性」。
 
「藝術的定律本質是沒有改變,但藝術形式會有不同,觀眾能夠在欣賞展覽一路過程中,自己在成長;無論是年紀或對藝術的感知,美術館也在這當中日漸豐富了自身的質量」。
 
「當代館,作為台北市的文化品牌,這項工作更是相當重要」。

現在的基礎都源自於過去經驗的積累,也是推向清楚方向前進的動力。20歲的台北當代館,以青年之姿;繼續前行。
 
2019年《查無此人-小花計畫展》
2019年《查無此人-小花計畫展》

2020年《陶亞倫個展-無處不在的幽靈》
 2020年《陶亞倫個展-無處不在的幽靈》

台北當代藝術館的第一
.台灣第一座以古蹟為體的美術館
.台灣第一座首度任用外國館長出任館長的美術館
.台灣第一座以公辦民營形式出現的美術館
.台灣第一座標榜當代藝術為館務特性的美術館
.台灣第一座以無牆化概念、拉近里民與社區間關係,最具典範作用的美術館
.台灣第一座展務只處理議題為本的美術館
.台灣第一座探討同志議題的美術館,也是亞洲第一座美術館探觸此議題的美術館
.台灣第一座不設置典藏部門的美術館
 
 
(來源:2021年5月號.NO.196)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