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心念與材質密切契合 作品彷如自傳的寫真
2021-05-11
賴純純—燦光仙境  4/10-6/06/2021  月臨畫廊


文 / 鄭乃銘    圖片 / 月臨畫廊
 
賴純純說「世界不是用來理解,是用來感受到」。
這話很合適把它置入她從2000年開始以「仙境」為主題所創作的作品身上。
 
賴純純無論是求學期間或生活的中心,幾乎都環繞著城市。但是她說,20年來參與台灣公共藝術的案子,讓她因為案子本身的地域性,而不得不重新去認識不同的城市,從無法位移的地理環境到人文習俗,這些都是豐富公共藝術本身必須含蘊的在地性/溝通性基礎因素。「也許就是這20年的機會,讓我總是很自然就從北到南、東到西,好像一下間就環了台灣島嶼一圈。我逐漸感受台灣這塊土地的美和它所帶有的能量,我的雙眼在收集土地的每一寸美麗身影,我的內心也不斷在增厚對這塊土地那份貼實的感情」。從台北遷徙到台東,賴純純這樣的感受無疑是對自身心靈的實踐,卻也意味著自己藝術創作上的另外一番視野深鑿與鋪陳。
 
過去,賴純純比較趨近於低限主義的書寫創作,有著極為明顯的壓抑與恪守教綱。
但,或許是因為年紀的刻度一記記被劃深、也或許是因為台東這塊被上帝所祝福的土地關係,賴純純在「仙境」主題系列,即便是早期就對色彩相當熟稔,此刻再以富麗的顏色來侵襲視覺,我發現賴純純把陽光與呼吸頻率鮮活抓進到作品裡。她讓顏色不是一種情緒解讀的誘導,而是一種心情上的發萌,是一種適切的視覺書寫。再加上,她擅用鏡面為基底來托顯出海洋的譬喻,這使得台東環境的山/海/陽光/空氣;都一一在她的作品上找到自己的位置。她妥善選擇的材質也完美詮釋心念,更令人想到尼采曾說過『藝術家不只是複製眼前的景物』,更重要的是;藝術家沒有忘記自己的心感。
 
另外,賴純純因為有相當豐富的公共藝術創作經驗,她的藝術格外能掌握到結構本身的視覺引力與色彩的張力,同時;公共藝術本身必須具備不需載明卻絕對必備與公眾的溝通性因素,這種種元素加乘更推助「仙境」這個主題的陳述力。她屢屢能通過一種很意賅的形制結構來點破作品本身意念,而長時間對色彩的關注與移居台東之後所受到的環境潛移默化,她更懂得運用色彩來成為另類的文字載體,這些都讓她的作品閱讀感具有心景的延展性。
 
自此,也才令人恍然大悟;所謂的仙境,何嘗不也是人對於自身內心安置的問題。
 
當內心被妥善安置,身體自然獲得依賴。
 
年近70的藝術家,創作歷程也仿若是對自身心靈的築夢追求,一個個階段的作品淬鍊,仙境;在作品中愈來愈具體,藝術家也終於尋獲安棲之嶼能教身心-安頓。
(來源:2021年5月號 NO.196)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