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
2021-05-11
我們其實都在逐漸適應一種改變,一種因為疫情無法移動之下,只能由政治型態來決定我們的活動空間;而不再是自己的意願。當這樣的改變似乎已經變成了所謂日常,好像連自己的感知也在適應了這種耽溺於有限空間所提供的窄化心理視野,過去;滿滿的鬥志與昂揚的作戰奮能,一點一滴成為似有似無的細流,看得到;卻未必那麼地老擱在心上了。


COVID-19整整過了一年,與病毒同時能夠並駕齊驅是口水;是國與國之間、是政治與政治之間、是人與人之間毫無止境的口水!如果,這些占比在9成6毫無異能的口水,都能化成一股抗疫的力量,也許這個世界會乾淨一點;無論是疫情或是環境生態。仔細去想想,儘管因為封城、距離造就視訊的普遍性,但是隔著一個小框框,人對於這個世界的感知其實會變得沒有那麼切身之痛,口惠成為一種便能,而不是真心。如果疫情還是沒有辦法能輕易移開的大石,疫情改觀的何止是生活的自由,更痛的、更回不去的應該是人的初心了。
 
正因為受到移動的箝制,才會愈加凸顯當某些城市逐漸放寬封城禁令,藝術活動慢慢地又回到生活時,讓人驚覺現代人對於藝術活動那種猛烈擁抱力量有多彪悍。「台北當代」的聯合總監Robin Peckham在罐講堂就說,未來,藝術博覽會會加強體驗功能,實體空間會再回來;只是這樣的空間質量會愈來愈高,而重要的作品會選擇在藝術博覽會上亮相;這將會使得藝術博覽會能夠擁有一種高密度的語境。這也就是說,雖然線上交易或線上展廳是受到疫情推湧成為生活選項,問題是,在藝術的這個領域中,語境;將會成為大家更樂於親近、且無法被取代的方式。這也就能解釋,何以實體的藝術活動一點一點重新再回到城市,它所吸引的人數是令人咋舌。同樣的,拍賣公司努力徵集的作品,也還是有買家願意出高價買單。藝術品除了自身的價值之外,它所被賦予的價值,是現代人因為環境整體塑造出來的共同需求、是一個時代被翻湧成雲的具體表徵。
 
雖然封境造就了區域市場的高效能,但更多的藝術市場專家也憂心;這樣的現象一旦繼續沉溺下去,勢必會造成窄化的市場效能,也愈來愈拋棄好不容易建立的跨區域市場生態鏈。拍賣公司固然能透過線上毫無時差概念的交易,破除了所謂疆界性。可是,撇開了商業效能這個塊面,回到純藝術展覽|活動的領域,鎖國現象;則已經逐漸在浮現。也就是說,展覽|活動,不得不附應政治顯學,而不是美學品味。當然,這樣的行徑也有可能係出自於疫情重創現狀所影響的各行各業,尤其是旅行與運輸。現在有太多的展覽|活動因為運輸成本的不斷增加,使得表定的時間無法落實。當這樣的費用也成為成本一大負擔,自然也就有可能讓區域間的藝術內容,只能從最容易取得之處來作因應。這樣的結果,自然就帶來了另一種判讀,也讓區域文化的性格更為高顯。
 
疫情,改變許多常規,也重新制定了所謂常規。
 
但也許我們都該這樣想,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那麼,至少我們都該奮力為自己再搏擊一次。
 
(來源:2021年5月號 NO.196)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