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她的畫,澄清了惶惑也安靜了歲月
2021-04-14
 
王亮尹  蘋果樹下  壓克力顏料、畫布  
182x156cm  2020 (局部)
野獸的虹膜-王亮尹個展  3/6-4/24/2021 大未來林舍畫廊
 
文 / 鄭乃銘
 
王亮尹試著一次又一次在作品中梳理自己,梳理的倒並非只是自己內在糾結的一團毛球;更真確一點來講,她梳理的是自己對外界;也或者是外界對自己的看法。更或者是,在這些惶惶惑惑的歲月中,她自己又如何將自身放到一個愈來愈自在的蒲團上;不興事也不生事。
 
王亮尹可說是台灣70年後的藝術家群裡,對於繪畫層次的內裡處置得最精湛的一位。
 
通常,藝術家在架構作品多元空間視角是通過疊構或剝離兩種方式,但是,王亮尹卻擅長在相同畫面讓主體能夠共處;卻只運用畫面底景的多層次技法處理來牽引出不同空間、牽曳歲月的亡靈,一層層被她逼入現實。
 
在這次【野獸的虹膜】個展裡,她首度嘗試最大尺幅的作品〈天使、蘋果、野獸〉,畫面主要是描述挪亞方舟的故事。本質上這個故事絕非是新鮮,問題就在於王亮尹描述並非是末日逃難的現況;而是沒有趕上方舟的動物。挪亞方舟是個很既定成俗的社會規範經典,既然是規範就不免陷入窠臼的禮俗,但現實上有太多的選擇是不能成就在既定禮俗規範。王亮尹在這件作品突出的表現是對於襯景那種多層次暈染、洗滌的技法處理,她透過自己最擅長的暈式技巧,卻又比過去更無孔不入、鮮活多幻的技術,將畫面那一股經歷過時間千瘡百孔鍛鍊後,那股潮濕、發霉,甚至散發出潮味濕濕悶悶的氣息,一股腦就衝進觀者鼻翼。王亮尹讓空間本質的遙遠,變成一種走到觀賞者跟前的清晰。她不需要細瑣拘泥在描寫那些動物主角身上,她轉了一個心理視野去觸碰人在自己或長或短的生命過程,總是會遭遇到若干狀況是自己趕不上個人或社會期望之下的「理想」,原以為就這樣安安妥妥被掩埋在時間厚厚灰塵底下,突然被撢垢抹淨「挖掘」出來,蒼蒼惶惶又得爭一輪現實春秋,畫面的那股因為潮濕/乾透之後,所呈顯出來的掉落痕跡,她寫來不卑不亢,又令人心疼。她這種以非主流細述語體來描繪作品心理故事,毫不避諱去拉抬出破敗、殘缺、凋零的記憶;那種被打入時間背後的不完整過去。


王亮尹  天使、蘋果、野獸  壓克力顏料、畫布  178x400cm  2021
 
她在自己的藝術,以一種緬懷又思痛的方式去逐一澄淨自己記憶,那種與俗世社會的對峙也罷、抗爭也好,都能成為鍛造自己的動能,也是讓自己能夠去想像、自構圓融的未來。
 
如果,心都能找到跌坐與安放的蒲團,蘋果樹下;可以有亞當與夏娃、自然也能有亞當與亞當、夏娃與夏娃。
 
(來源:2021年4月號,No.279)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