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一個講述「世界」故事的國家博物館
2021-03-26

阿布達比羅浮宮建築外觀融合阿拉伯風格語彙與西方當代建築特色,呈現猶如懸浮水上的神秘發光體。
©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Abu Dhabi. 攝影:Hufton Crow

阿布達比羅浮宮  連接阿聯酋與世界  開闢新世界的存在
 
          阿布達比羅浮宮現任館長——曼努埃爾‧拉巴特
Manuel Rabaté ©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Abu Dhabi. 攝影:Mohamed Somji.

Interview by K. L. Chan 
Images ©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Abu Dhabi
 
位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沙漠和海洋的邊界,有著一個由將近兩座艾菲爾鐵塔重量的鋼材打造,直徑180公尺的巨大銀白色穹頂,籠罩著彷彿城市縮影的大大小小白色建築量體,如同浩瀚沙漠中漂浮的閃閃發亮綠洲。它是在沙漠中綻放的藝術殿堂,被譽為「整個阿拉伯世界首座全球性博物館」的建築,由法國著名建築師讓‧努維爾(Jean Nouvel)設計,項目歷時10年,耗資10億歐元的阿布達比羅浮宮。於2017年正式營運並向公眾開放以來,該機構在成立的第一年就接待了超過一百萬的遊客,並且作為一個年輕的機構,繼續吸引著全球的遊客。其現任館長曼努埃爾‧拉巴特(Manuel Rabaté)畢業於巴黎政治學院和巴黎HEC商學院,擔任了法國博物館事務所(France-Muséums)的首席執行官,2016年被任命為阿布達比羅浮宮館長,更曾被授予法國國家功勳勳章。本期《亞洲藝術新聞》獨家視訊採訪了阿布達比羅浮宮館長Manuel Rabaté,聽其娓娓道來博物館成立背後的有趣故事,以及其團隊在面對當今疫情環境下的挑戰與機遇時所展現的韌性和創造力。

「為了創造可持續的未來,博物館將需要成為提供觀賞者混合實體與數位化活動的空間。這是大流行病教我們的事。這也向所有機構發出了強烈的提醒,而我們在由阿布達比羅浮宮和紐約大學阿布達比分校共同主辦的博物館全球研討會中也看到了這一點,即:我們必須提供受眾不一樣的服務,並傾聽當地群眾的心聲;讓博物館的專業與他們相匹配,形成至關重要的平衡。」——曼努埃爾‧拉巴特,阿布達比羅浮宮館長。
 
工程龐大複雜 阿布達比羅浮宮為近來最具創新性的博物館項目之一 

【Furusiyya: The Art of Chivalry between East and West】 為阿布達比羅浮宮2020年最後一檔展覽。
©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Abu Dhabi. 攝影:Ismail Noor


 
2019年的大型展覽【10,000 Years of Luxury】 現場。
©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Abu Dhabi. 攝影:Seeing Things

負責設計阿布達比羅浮宮的建築師正是在世界各地都很活躍的著名法國建築師——讓‧努維爾(Jean Nouvel)。他是一名針對不同語境而打造建築的大師,這意味著在每個新項目中,比起導入預製模型,而是比較屬於針對特定的地點、時間、歷史和文化背景來創造建築。而阿布達比羅浮宮也正是建築師經由此方式設計而成的。曼努埃爾‧拉巴特提到:「在阿布達比建立一個博物館是一個挑戰,因為它是建立在海洋和島嶼沙灘之間的基地上。就環境而言,薩迪亞特島完全純天然而非人造島。它是在這個地方建造的傑作,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博物館,它的名字是源自法國的『羅浮宮』(意思是『博物館中的博物館』或『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館』),但紮根於阿布達比,這個中東區域重要的多元文化且全球化的城市。因此,讓‧努維爾因這兩個名詞而創造了一個穹頂之物,讓人聯想到綠洲中的景色,活靈活現地呈現陽光透過棕櫚葉樹蔭後所形成婆娑樹影的效果。圓穹頂在伊斯蘭或阿拉伯建築中為相當常見的形式。在圓頂下,有一個麥地那(阿拉伯語中『城市』意思),意味著一個經典博物館中有一座『小城市』。在我們的建築物裡,有些相互連接的小型建築。讓‧努維爾使用所有這些不同語境的挑戰和歷史來創造出獨特而又奇妙的空間體驗。整棟建築裡的核心空間形式則是伊斯蘭世界傳統建築中都可以看到的Mashrabiya(窗戶)。通過使用語彙、元素和風格,他確確實實建立了一個非常傑出的21世紀博物館。」
 
「博物館的建立是為了展示藝術品,大部分收藏品陳列在形成麥地那(小型城市)的各種建築物中。您可以走過這些建築物而無需出門,也讓那些在炎熱夏天前來的訪客無需承受烈陽的曝曬。另外,也有一些特定的作品與博物館外部的設計結合在一起。我們有朱塞佩‧彭內(Giuseppe Penone)創作的樹雕塑〈發芽〉(2017),枝椏幾乎延伸到了建築的圓頂,彷彿觸及天空。也有美國藝術家珍妮‧霍爾澤(Jenny Holzer)刻在牆上的裝置作品,該作品以蘇美爾-阿卡德語、阿拉伯語和法語書寫,猶如建築物上的獨特紋身。當建築本身是一種藝術層面時,與它所蘊藏的藝術產生了對話,而您可以不斷地從內、外空間來回穿梭地欣賞博物館,這也就是讓‧努維爾所堅持創造的景象。」
 
阿聯酋和法國兩地前所未有的文化交流合作的產物
 

2019年【Rendezvous in Paris: Picasso, Chagall, Modigliani & Co (1900 - 1939)】特展現場。
©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Abu Dhabi. 攝影:Ismail Noor


【Rembrandt, Vermeer and the Dutch Golden Age 】展覽現場,其中多件大師經典之作來自美國「萊頓收藏」
( The Leiden Collection) 及巴黎羅浮宮博物館 (The Musée du Louvre).
©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Abu Dhabi. 攝影: Mohamed Somji
 
關於阿聯酋在全球藝術界扮演什麼角色到博物館的演變發展,曼努埃爾‧拉巴特表示這方面有太多內容可以談及:「首先,它(博物館)代表了法國和阿布達比之間的一個交會點,這是兩國之間的協商成果,從巴黎羅浮宮擷取了作為世界級通用百科博物館的概念;而從阿布達比角度出發,則是其當今所具有建立世界性聯繫的能力。當兩者並列時,便是在講述一連串的藝術史。我們講的是距一萬二千年或更久以前的世界之故事,同時經歷了時間的洪流,而博物館就像是一台時光機。因此,在同一展廳中,您可以看到世界各地在同一時期內出產的作品。」
 
「在這個世界故事中,因為我們紮根於此,所以阿聯酋的藝術和阿布達比的精髓始終是故事的一部分。我們是一個講述『世界』故事的國家博物館,而非一個單單講述『國家』本身歷史的國立博物館,這方面的使命則是由另一個目前正建造中的國立博物館所肩負。阿布達比羅浮宮基於阿聯酋在歷史上的重要性來講述世界的故事,就像巴黎的羅浮宮不僅在講法國人的故事一樣;
 
而是從法國的角度出發,通過與其他文化的交流,以及所述讓我們可以了解藝術史。它與所有人產生了對話。阿布達比羅浮宮從阿聯酋的角度講述世界的故事,從其位於十字交會點的位置來看,是跨歷史的國際交流基地。訪客看到的最早的展品之一是3世紀的蘇美爾禮拜者小雕像,擺在埃及禮拜者的雕塑(4-7世紀)旁邊。沿著時間軸最後來到阿聯酋藝術家穆罕默德‧艾哈邁德‧易卜拉欣(Mohamed Ahmed Ibrahim)的展示作品,而他也將代表阿聯酋參加明年的威尼斯雙年展。阿布達比羅浮宮與當今阿聯酋的局勢並沒有脫節。阿聯酋的文化景觀和生態伴隨著各種藝術展和活動而蓬勃發展,如阿布達比藝術博覽會、迪拜藝術博覽會和沙迦雙年展。阿布達比正經歷著巨大的變革和持續發展,諸如扎耶德國家博物館、亞伯拉罕故居和阿布達比古根漢,每個機構都有其自己的職責,卻也配合持續發展中的阿聯酋局勢。阿布達比羅浮宮隸屬阿布達比文化與旅遊部旗下,為其與世界聯繫、發展人才和培養下一代文化領袖戰略的其中一部分。在這個世界級博物館裡,我們有一半的員工是阿聯酋人。我們做到了促進策展人、館藏管理人的專業發展,作為參與阿布達比綻放中文化生態的一種方式。」
 
與多家法國機構合作 展出自家與區域合作夥伴的典藏
 

阿布達比羅浮宮展覽現場一隅。©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Abu Dhabi

從法國奧賽博物館、國家現代藝術博物館–蓬皮杜中心到凡爾賽宮等,都是阿布達比羅浮宮的合作夥伴。關於與法方的合作,曼努埃爾‧拉巴也娓娓道來:「兩國關係始於2007年,我們於2017年開業。在過去的10年中,阿布達比文化與旅遊部與法國博物館之間的合作非常緊密。有一個專門的機構叫做『法國博物館事務所』(France-Muséums),它的成立是為了彙整法國博物館在十年內的專業知識,目前也仍進行中。它組織了來自13家法國的藝術品的借貸方,同時擁有提供專業培訓的機構,因此它也是一個學習中心,總共有17家機構。首當其衝的就是要為阿布達比盧浮宮的建立塑造專業,參觀者的建議也包括其中。我們也在博物館開放時迎來了許多展品借貸。如今,我們自家的藏品足以與來自法國博物館的藏品以及我們的區域合作夥伴同期展覽。按慣例,我們每年有四檔以法國博物館的館藏為主的展覽。」
 
「我們最近剛剛開放了我們的首個國際展覽【抽象與書法:邁向一種通用語言】(Abstraction & Calligraphy: Towards a Universal Language),展覽追溯共同的影響和時間軸,探討20世紀藝術家如何通過融合文本和圖像,在最早的標記製作形式,尤其是書法的啟發下建立一種新的視覺語言。此國際展覽匯集了101件來自16家合作機構的藏品,還有本館的7件永久收藏品,以及兩位當代藝術家的紀念性作品,這些藝術家的當代實踐扣緊了展覽的主題。東亞書法對20世紀抽象藝術家的影響是這個展覽故事的重要篇章。」
 
從古老的裝飾藝術到當代藝術 完整藝術史時序脈絡讓訪客進行跨時空漫步
 

陽光穿透阿布達比羅浮宮的穹頂進入室內空間,營造出獨特的光影效果。©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Abu Dhabi.


阿布達比羅浮宮開幕僅一年後,已經正式舉辦了五場展覽,其中不乏以中東裝飾藝術和歷史藝術為主軸的展覽。當今藝術的推廣是否也獲得阿布達比羅浮宮的重視呢?曼努埃爾‧拉巴特提到:「在常設展區中,我們從頭到尾都講述關於人類創作的故事。我們有一個當代藝術專區,但基於年代順序的關係而位於展區最後一部分。我們從講述人類歷史的開始,從中世紀開始…等等,讓訪客在展間進行時空漫步。與紐約的現代藝術博物館或巴黎的蓬皮杜藝術中心不同,它們是以當代藝術作為主要的展示主題,而當代藝術只是我們博物館中的一部分,但並非我們唯一關注的時期。我們的展覽將解決現代性和當代性的問題。我說『現代性』是因為它不僅是『當代性』,而且也涵蓋了很長一段時期的『抽象性』。我們還委託當代藝術家與博物館內合作。博物館必須是當代藝術家的靈感之源,並且必須與他們合作。問題是如何在敘事中選擇、整合和定位他們。」
 
結合線上與線下 重塑參觀體驗
 

阿布達比羅浮宮展覽現場©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Abu Dhabi

COVID-19的大流行期間,阿布達比羅浮宮採取了哪些措施?曼努埃爾‧拉巴特提到官方為確保營運安全而重新規劃訪客的體驗。「 對於敘事方面,我們推出了非常棒的活動,例如:【我們並不孤單】(We are not Alone—與SOUNDWALK合作進行的科幻視聽體驗集)、【時間的脈動】(The Pulse of Time —關於我們典藏系列的第一個短片和錄像之旅)。下一步該做的是如何幫助社會。我們希望在實體活動現場同時推行新的數位化計劃,利用線上平台服務所有受眾。在為期100天的閉關期間,我們推出了20多個線上活動,包括:【Furusiyya:東西方之間的騎士精神】(Furusiyya: the Art of Chivalry between East and West)360度的線上虛擬遊覽。此後,我們通過網絡研討會發起了一系列有關【健康與幸福的藝術】的系列活動,並於1月份啟動【穹頂下做瑜伽】(Yoga Under the Dome)。我們將繼續關注那些處於孤立無援掙扎中,生活經歷著天翻地覆改變的兒童和家庭。我們也線上聯繫阿聯酋的高層酋長,邀請他們分享我們的收藏品為他們所帶來的回憶和對他們本身所形成的關聯。我們也將在學校放假期間繼續為兒童和照顧者提供【做與玩】(Make and Play)系列活動等。」
 
後疫情時代 美術館的重定義
 
美術館的定義在後疫情時代裡是否有所改變?曼努埃爾‧拉巴特覺得它「變」了,卻也「不變」。他認為:「博物館一般來說是存放精美藝術品的美麗建築,而它在管理和運營團隊的幫助下向訪客講述故事。但是,由於COVID-19的危機影響了人們之間聯繫和互動的方式,因此我們需要重新思考博物館的存在。如何讓人們在無法親眼看到藝術品的情況下訴說故事?阿布達比羅浮宮正採用科技來做到這一點。我認為這並不偏離從前博物館所做的事,而是在敘事、創造樂趣和驚喜的重要性上的一次革命。」
 
(來源:2021年3月號.No.194)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