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世代交替vs國際接軌 是未來藝術市場的新走向
2021-03-09

農曆年前後,跟新接任香港蘇富比亞洲區現代藝術部門主管郭東杰有幾次較長時間的對談,
談的內容不外乎是疫情後全球藝術市場走向及香港的未來,
我們的結論是「世代交替vs國際接軌」,會是香港及全球藝術市場的新走向。
 
 
疫情後的藝術市場會是什麼模樣?相信是大家都關心的話題。農曆年前後,跟新接任香港蘇富比亞洲區現代藝術部門主管郭東杰有幾次較長時間的對談,談的內容不外乎是疫情後全球藝術市場走向及香港的未來,我們的結論是「世代交替vs國際接軌」,會是香港及全球藝術市場的新走向。
 
藝術從業人員的世代交替
過去大家談「世代交替」,都只是談到新世代年輕藏家的出現。疫情期間,熟悉網路並信任線上交易的他們,在線上交易的表現格外的突出,並且彰顯出年輕世代藏家的潛力與收藏群體的新舊世代交替的態勢。不過,我們聊的不是年輕世代藏家的世代交替,而是從業人員的世代交替,從業人員的年輕化會是未來市場走向的關鍵。
以新接任香港蘇富比亞洲區現代藝術部門主管的郭東杰而言,他是標準的80後,也就是1980後出生的新世代。他從2012年1月進入蘇富比任職至今,正好是第10個週年。這10年他歷經陳秀玉、張嘉珍二位廿世紀主管歷練。前者對拍賣的貢獻是大大提升華人廿世紀藝術的市場價值;後者除開創亞洲現代藝術的整合外,更拉近了華人藝術與西方藝術的市場水平差距,她們都讓世界重新認識到廿世紀華人藝術家,例如常玉、朱沅芷、趙無極等。
 
所以,我很好奇香港蘇富比亞洲區現代藝術部門主管由80後新世代郭東杰掌舵後,會有什麼樣的想法與做法?
 
首先是郭東杰的想法。他認為:亞洲地區的現代藝術市場,已經從亞洲盃進入國際奧運的時代。因為隨著亞洲現代藝術於學術與市場體系的成熟,無論是華人或是其他亞洲藝術家作品價格已從二十年前的遠被低估,至今已經逐步與歐、美拉近距離,個別大師的市場行情更與西方大師相差不大,這說明了自八、九〇年代以來,亞洲從業人員數十年的共同努力的開花結果。而這個基礎對於新世代所要面對未來的挑戰提供嶄新的局面。藏家在提升購藏預算的同時,選擇必然增多,優秀的西方印象派及現代藝術作品,將同時進入他們的考慮範圍,亞洲藝術家的市場亦會從過去亞運會級別的區域性競爭,進入奧運會級別的國際性競爭,與全球頂尖藝術家同台亮相,彼此輝映,也互相較量。
 
再來郭東杰談到的內容。他說:我們將正式引入西方印象派與現代藝術。自2018年起,蘇富比在香港的現代藝術拍賣曾多次以個案或小規模形式引入西方作品,雖然對於拍場的整合尚未完備,但為我們奠下重要的基礎;隨著亞洲藏家購藏興趣與能力的成熟,目前正是逐步常規化、深度化的良機。其次,我們將過去各自獨立的「現代亞洲藝術部」和「現代東南亞藝術部」整合為一。過往我們所理解的「現代亞洲藝術」,主要以東亞為立足點,如今我們將「現代東南亞藝術」納進「大亞洲」的範圍之內。這兩個舉措最大程度上消抹東亞、東南亞、以及歐美藝術家市場的地緣限制,形成更完整的現代藝術拍賣規劃,廣納全球的優秀作品。因此,香港現在雖然立足亞洲,實際放眼世界。
 
至於談到即將到來的春拍會有什麼驚艷的拍品,郭東杰很有自信的說,一定會讓大家有別以往印象的驚喜,尤其是夜拍,會有幾件西方大師作品亮相。
 
香港  將取得全球藝術品拍賣的主導權
這30幾年來,香港從作為中國藝術品(包括書畫、骨董、油畫)拍賣中心,轉換成亞洲現當代藝術的交易中心,現在的香港有機會與倫敦、紐約並駕齊驅成為全球國際藝術市場的交易中心,包括過去香港比較弱勢的西方現代藝術品拍賣。郭東杰認為,對於西方現當代藝術的交易,現在的香港完全可以與倫敦、紐約相提並論,並且以東道主的心情與身份,迎接西方現當代藝術品的亞洲化。他說:有了亞洲觀點的國際藝術市場會是21世紀全球藝術市場的新走向,而香港的拍賣將扮演關鍵角色,而我們新世代從業人員的時代任務或許就在這裡。
 
的確,在年輕新世代從業人員逐漸接手拍賣大旗後,他們所認知的拍賣、所認知的香港、所看到國際市場的未來,都會因為他們的掌舵發生極大的變化。或許這就是後疫情時代全球藝術市場的最大改變。
 
 
 
 
(來源:2021年3月號 期數: No.194)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