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架上繪畫也感染變種病毒
2021-03-09
年後,所有的該回到常規的生活/工作流程都逐一歸位。

因為參與一項藝術海選的事務工作,先是從線上看了二天的百多件架上繪畫作品,整個看完,心理卻一陣反胃到不可理喻程度!我想,從線上就已經覺得無力到極點,那…還得到現場參與實際選件,這般內心折磨如何能消受呢?硬著頭皮如約到場,果然在第一輪篩選裡,先做好記號的作品與第一輪初選件數,竟然連一半都達標不了。在現場,沮喪到好像自己是送件的藝術家!
 
視覺藝術,這一二年不斷出現質量上的問題!這個問題是在於愈來愈多的所謂新生代藝術家或半生不熟的藝術家,都極度耽溺在所謂命題性創作概念裡。也就是說,很喜歡在自己的創作上談所謂「結構」,這個結構並非是在畫面上講求布局的完整,而是很喜歡拘泥於陳述內容的結構,在創作論述上大談特談,但回到創作本質上,卻漏洞百出,所謂創作論述與實質性創作根本是產生不了任何交集,這讓人不得不起疑到底是現在的藝術創作者出了問題?還是閱讀的人出現認知程度上代溝?更可惡的是,有多數的創作論述簡直到達令人在讀有字天書的髮指程度。假若,把文字與作品反覆推敲再看,只能怨恨自己不理解創作者的了解;而無法對投件者生氣。
 
過度沉迷於結構性命題,此是其一。其二,則是太多作品都出現普遍性仿效,也就是作品的習氣太過於近似,近似到都懶得再去尋思是否應該想想在技法上稍作調整都覺得是多餘。創作的技法如出一轍,這已經夠令人懊惱,最懊惱又無法青出於藍;對於新媒材的嘗試也都停留在既定成俗的框架之下,既然創作的立意無法突出、技法表現又流於老套,且不願意嘗試新的媒材來跳脫既往,那麼很顯然的是;如此環境的藝術「人才」絕對是被這個時代寵溺姑息出來的。
 
是不是這場疫情轉換了藝術展示/交易的途徑,也連帶讓藝術創作的本身有了苟且的縫口呢?
 
藝術的本質出現了問題,更嚴重的是現在許多藝術家極度熱衷在展覽呈現上賣弄許多附加配料,把展覽空間搞得像是競選總部/選舉旗幟、像建案樣品屋、像夜店的洗手間…。
 
空間,當然可以成為作品裡的一個環節,甚至空間也能被視為一件作品,這其實無可厚非。可是,空間不應該成為轉移個人藝術低能的平台!對於這個很容易被洞穿的心機,我確實相當反感。
 
疫情,確實讓為數不少的五流藝術家,因為炒作話題、衝流量,而轉變成為網紅。問題是在於,藝術本身的純粹性也罷、藝術家的人格特質也好,這些難道都不應該受到檢視嗎?藝術,在疫情的壓抑之下,成為合理被扭曲或者被消費的物件,那請問當疫情趨平、生活秩序回復的時候,這些在疫情期間讓人欲仙欲死的所謂價美物廉藝術產品,不再讓您心生貪嗔之時,您想交給誰來轉售呢?屆時,恐怕連回收都難以歸類吧!
 
藝術;是一種緩調的生活日常,它是屬於藝術家沉澱下來的純菁,而能提供令人溫存,可以被欣賞者找到共鳴的情感記憶入徑,而不應該是建立在激情的消費與鼓譟上。
 
感染疫情,我們可以等待疫苗。
 
藝術,病態了;再回頭或也真是百年身。
(來源:2021年3月號 期數: No.194)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