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美術館長是人文資產 不該被視為政治意識形態下的產品
2021-01-11
美術館行政法人化,台灣真的準備好了嗎?
 
儘管,國際上多數的美術館都是法人化,問題是即便法國羅浮宮在建構法人化都歷經十幾年才有了規格,但是台灣則好像要在短短2、3年就想一步到位,這終不免會令人狐疑;難道台灣的美術館尋求的法人化與國際各美術館通則的法人機制;是處於不住在同一個星球上的概念嗎?
最詭異的問題是存在於,難道美術館走向行政法人化,就會等於解決了長期以來美術館的問題?或者是會讓社會或政府部門官員、民意代表;就能夠對美術館與美術館館長有了最起碼的尊重與認同嗎?
 
假若,整個社會結構對於美術館本質性的價值不重新檢討,行政法人化的美術館;充其量也只是如國王的新衣,曝露台灣對於美術館文化的自我感覺良好罷了。
 
所謂行政法人,其實是因應公共事務的龐大與複雜性,原來由政府組織負責的公共事務經執行後,被普遍認為不適合再由政府組織來繼續運作,因此才有了所謂行政法人制的概念。可是,行政法人基礎上它的經費其實還是來自政府預算,所不同的是不再以公務員考試的方法進用人員。可是,行政法人係採合議制,也就是設有董事會與監事,得定期召開會議。同時,也會設有執行長制。
 
當美術館採取行政法人化,有二個關鍵點是大大突破過去美術館體制,一個是經費、一個則是任用人員。所謂經費的部分,過去每年美術館從政府獲取多少經費,在歲末都得鉅細靡遺完成每筆經費的載明與核銷。如果業務經費沒有用完,也必須擔心主管單位視你績效不彰給予處份。這也就是說,年度經費核銷是既定程序,即便沒有用盡的經費,也得回庫,而不能留為下年度多的經費。一旦法人化之後,這個歲末的經費核銷都會鬆綁,不再如此死硬需要趕在該年度作完核銷動作,經費的彈性化運用,則能回到執行單位手中。第二點任用人員部分,當美術館屬於所謂公部門系統時,人的任用都來自高考、普考,再經由分發來到不同單位。法人化之後,人員的任用可以採取專業考量,任用適合美術館需要的專才。可是,這樣的人員進用基本還都還是有合約制,等於還是有聘用期限。
 
我們該注意的是在於,美術館一旦採取行政法人化,專業人員進用或不需再經由傳統公務員考試,可是,美術館從傳統公部門體系蛻變到行政法人化,如何確保原本公務人員應有的權益、只熟悉公家事務運作的傳統型公務員與專業美術館員間的謀合,所謂「鐵做的衙門,流水的官」箇中做事待人分寸拿捏,都是考驗美術館館長的能力。
 
再回到經費這個環節。行政法人化的美術館,當然來自政府部門的經費支援是存在,可是,相對也會增添法人化後館長對於美術館運營上的壓力。因為,來自政府的經費支援未必充裕,如果又涉及到大型國際展或龐大專題展務費用,館長就得必須面對籌募資金的壓力。自主財源;在這個時候考驗不僅僅是館長在藝術上的素養,也考驗人際與財務體系的通盤對整概念。而如果要維繫美術館機器的順暢運轉,過於「任性」安排展務內容,社會的反作用力恐怕都會是惡夢的開始。這個過程也還有個模糊地帶會出現,既然經費來自於政府,即便是法人後的美術館還是會免不了得受民意代表監督。畢竟,錢是由政府口袋支出,監管的民意代表自然有權懷疑其所要懷疑的部分、質詢其所要質詢的部分,這純粹是社會角色扮演的問題。所不同會略微減少摩擦是在於,假如法人化美術館依舊處於縣市政府的文化局處轄下,那麼對於美術館事務的質詢會有文化局處作為折衝,但,館長即便不需上台備詢,恐也難逃列席或被叫去某民意代表辦公室聽訓之必要。
 
美術館的館舍成形的那一天,美術館就無法免俗政治化宿命,政治意識絕對凌駕於專業素養與對文化共識。台灣社會在因應許多縣市不斷興建美術館或已存在的美術館法人化之前,應該先檢視整體社會、市民、民意代表,甚至是政府本身;是否已懂得美術館這個機構真正價值在哪裡?美術館,不是教育單位;教育是美術館眾多價值與功能體系其中一環,並非全部。美術館不該是政治意識下執行良民政策的櫥窗,一如美術館館長不是酬庸的公務人員,美術館館長是人文資產,絕非政治意識下的產品。假若,這個社會都還沒有明辨對美術館正確認知、完整的美術館行政法人配套都沒有,那麼;一昧追求美術館要行政法人化,也只是政府另一種自淫行為罷了。
 
(來源:2021年1月號 期數: No.192)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