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風箏總是迎著風高飛,而不是順著風
2020-11-05
對於這個世界,我們會有些意見,無論是對某個人、某件事都會有看法。問題是,似乎我們對於自己這樣的慣性都缺乏了一點空間、一點回過頭去靜思這樣的方式真的毫無瑕疵嗎?從某個程度來看,人;最經常陷入自我感覺良好,覺得自己有份量、也是個角色,甚至會認為這樣的工作或職務,由我來做都比這啥鬼的來得優秀千倍。但,真是如此嗎?你自己在前個工作真的表現得令人愛不釋手嗎?
 
對自己人生有著極大誤會,應該是目前許多人最普遍都罹患的新冠肺炎。
 
當一個人認為自己優於別人,就會對自己行為產生輕忽、對人也起了輕慢之心。就好像自己明明是館長夫人,卻老是把「夫人」兩個字主動刪除,美術館的事務當作是家務,管天管地;就是管不住自己那顆自以為是飛揚之心。結果,先生的職務給管到被掃地出門,醜聞掩天蓋頂。藝術原創與原創被挪用,字面上清楚異常,卻能混淆生事搞得兩造人都不痛快。就是介紹藝術家給展覽主辦方,卻也能在資歷上寫成自己是展覽策展人。民意代表百年難得踏進美術館,卻始終以市民投書來定奪美術館館務與藝術詮釋的得體與否,市長與民意代表所運用的社會裁奪權,何嘗不也曝露積習成垢對於文化本質因無知所產生的自大呢?人在自己的角色中,似乎很盡心全力演出,但卻未曾經轉念想想;當一個人只一心一德活在自己設定的角色裡,卻始終無法對生命進而發生與發現樂趣、沒有對旁邊的人起到基本的同理心,這樣的活著;難道不是一種苟且嗎?
 
2020庚子年,到底還要對此刻的我們揭示多少人與事的醜陋與極端,才能善罷干休呢?
 
人,因為無知,才會踰矩。因為自大,才會養尊。因為無能,才會傲慢。因為沒有謙遜,自然也就沒有餘地。我們或許對世界存在著意見,但殊不知這些看法都是應當回溯到自己身上,到底是什麼塑造自己如此不快樂、暴躁的呢?這場無法預想到的疫情,摧殘的豈止是生命,把人的原形逼現出來的事實,那才是更需要時間慢慢來養復。
 
在這個月的雜誌裡,編輯部將焦點調轉到法國巴黎,嘗試以兩個絕對來對映出早年華人藝術家在巴黎所成就出的獨特藝術表情,而這兩個絕對也與這期封面故事佳士得香港的秋季拍賣的絕對經典拍品,有了一種默默相互輝映/對話的交流。
 
燉熬半年之久的彭萬墀專訪,終於可以跟大家見面了。這位蟄居巴黎多年的神秘華人前輩藝術家,可以說是我從事藝文記者工作以來最希望能訪問到的藝術家之一。但疫情作祟,專訪的工作交給比我還優秀的巴黎特派余小蕙來完成。儘管只能透過視訊,但余小蕙從3萬多字的口述文字中,梳理出近9000多字,再交給彭先生的女兒彭昌明教授耐心校讀。能夠讓彭先生接受訪問,已經是難上加難,還能獲得彭家的熱情支持,這真的是很大的福氣。這是第一個絕對。第二個絕對則是常玉。這回《拍賣年鑑》資料庫單獨爬梳出常玉油畫的裸女主題拍賣排行TOP26,從單一主題、媒材重新閱讀常玉繞樑餘韻的藝術丰采,這個嘗試也是中文藝術媒體的首創。
 
藝術,其實是在教導我們看世界的方法;不應該只有一種。
 
這是我在多年工作位置上,始終樂不知疲的背後箴言。
 
風箏;迎風而行,既能遨遊天際也能被窺見自由的模樣。一旦順風而走,則只能被風帶著走。
 
處事待人端正有序,固然老套;至少讓心清澄透徹,愈加懂得固守初衷。
 
(來源:2020年11月號,No.275)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