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現今 中國當代藝術 對西方的吸引力已成過去
2020-10-05
 
常青畫廊在北京798經營15年了
疫情期間做了ㄧ個質量很高的展覽

【未完待续:常青画廊中国十五周年15 YEARS OF GALLERIA CONTINUA IN CHINA:TO BE CONTINUA】
疫情期間來了中國,經過14天的隔離,在北京待了一個多月了,這是我在北京住過最長的一段時間。沒來之前,透過媒體認知到中國大陸和北京印象是疫情應該很嚴重的,但自己親身來了一趟,看到的並不是這樣;相反的,從機場到14天的隔離飯店後,手機有了健康碼,北京市裡面凡是進到人多的地方規定每個人都要掃健康碼、量體溫,中國政府對於疫情發生後的控管做的很積極,這對龐大人口的中國而言不是件容易的事。
 
這波疫情讓西方畫廊找到退出中國的理由  並已作出決定
 
798藝術區是中國及北京對外開放的窗口,過去有不少老外在這裡設立據點,但這波疫情讓這些老外開的畫廊都一一關門了!一如尤倫斯經營權的易手、佩斯畫廊、林冠基金會現今沒有再開門營運的打算。現在園區裡不容易看到有西方人走動,而亞洲臺灣、日本、韓國、東南亞來的藝術人,因入關就必需先在指定飯店隔離14天,來到園區的人也不多。也就是說在北京藝術最開放的798藝術園區,西方來的外國人已越來越少,我想這不僅僅是因為疫情的關係,更多的還是跟近期中美對抗、臺海緊張有關,總而言之現在的中國藝術圈子已逐步走向「內循環」的道路。
 
上個月專欄,我提到了「一個世界  二個市場」的觀點,本期想再就「二個市場」做些延伸的論述。「二個市場」指的是「西方」和「中國」這二個市場。因為中國有13億的人口,這個人口數並不比美國加總歐洲人口數少,所以13億的中國人完全可以封閉起來成就一個市場,所以論述全球藝術市場往後應該要有「中國市場」的概念。面對中美博弈,中國政府已喊出「內循環」經濟戰略應對,而這也是中國政府得以抗衡美國的最有力王牌。
 
就文化藝術來看「二個市場」   更多指的是不同的「二個價值」
 
中美貿易戰和疫情的發生,美國在戰略上有意孤立中國是個事實,而中國不得不採取「內循環」經濟對抗也是個事實;中美兩方的博弈還會持續一段時間或是成為常態,往後兩方必然會因為意識型態的差異影響到對彼此文化藝術的交流與認同。主觀來看,西方藝術要進入中國會比過去困難,而中國也會因為「內循環」經濟的運行,對自中華民族文化藝術的價值更加重視與推動,中國內地的畫廊、拍賣公司、美術館、藏家勢必對民族藝術投入更多關注,這也是為何疫情發生後的這段時間,北京幾家拍賣公司的中國近現代書畫、二十世紀暨當代藝術拍賣屢屢創下佳績的原因,其背景與中美博弈,中國藝術價值重新被認同不無關係。
 
回到畫廊的第一市場,我們剛剛提到老外畫廊已紛紛撤離798,這除了是受疫情影響與中美對弈有關外,中國就藝術品營運、藝術品稅、藝術品進口的規則,都讓這些外國畫廊無法順利在中國營運與獲利,因此堅持那麼多年後,終於在這波疫情下有了放棄的理由,並做出退出中國市場的決定。
 
過去中國當代藝術的崛起,靠的絕對是西方藝術產業體系的推升
 
西方主流體系為何會接納中國當代藝術有二個大前提:
一是因為行之有年缺乏生氣的西方主流體系,需要中國這個非主流新興藝術的介入與刺激。這是為何過去20幾年來,有那麼多西方的美術館、策展人願意在西方主流體系推薦介紹中國當代藝術的原因。而今中國藝術家已不是弱勢的一方,再說西方保護主義的興起與美中對抗的升高。
 
二是因為中國藝術家作品更為便宜更為低價,就投資收藏而言有獲利的空間。這點可以從前幾年包括尤倫斯夫婦及西方幾位大收藏家紛紛出售中國當代藝術收藏都獲利豐碩可以看出,西方藏家已從買方轉換成賣方。那天去曾梵志工作室,他告訴我剛剛在北京永樂以1.6億人民幣拍賣成交的那張〈面具〉,在1996年上海香格納畫廊還在波特曼飯店大堂時才賣了1.5萬美金(約10萬人民幣),這故事述說著20多年前西方收藏中國當代藝術獲得暴利的時間差。但現今中國當代藝術家作品價格相較於西方同齡藝術家已經貴的許多,這也是西方收藏家暨畫廊逐漸退出中國當代藝術的原因。
 
(來源:2020年10月號)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