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慢慢相遇
2020-09-08
 
 
時間,走到9月。
 
COVID-19疫情依舊像鎖喉般緊緊掐住每雙驛動的腳步,當移動成為生命無法承受之重的時候,停留在原地或者是以原地畫圓擴延,幾乎讓每個人都只能在方寸間尋求一個假想式的浪跡。
 
這段持續在進行的疫情,已逐漸浮現許多「COVID-19社會症候群」確實在翻轉過往慣性的行為。
 
1 / 藝術市場模組重新制定:線上平台的服務本來就有,在疫情發生不鼓勵群聚原因之下,線上交易成為消費新選項,更間接促成電訊技術更新的進步。
 
2 / 藝博會因封境效應加速體質轉變:封境一旦持續啟動,勢必無法讓境外畫廊順利進入,藝博會的量數減少,線上展廳經濟效益畢竟有限,藝博會的陣痛期才正要開始發酵。
 
3 / 區域藝術市場價格自治化:區域藝術家跨市場面臨極大考驗;尤其是在當代藝術家這個區面。過去好不容易奪下的跨域市場價格將會重新洗牌。除非是已經成為泛國際性品牌的藝術家,否則區域性藝術家市場將會更強大在自己本地的藝術市場交易上,形成自己的藝術家自己捧的自治文化價格趨勢。但相對的,當代藝術將會面臨更嚴酷本質性考核。到底是藝術?還是產品?到底是藝術資產?抑或是庫存?疫情,可以駑鈍情智;也能開化人智。
 
4 / 新觀眾大量湧入本地美術館:當觀光輸送人群在疫情期間發生斷鏈,文化產業是門賺錢的行業;似乎再度還魂。有條件開放的美術館、博物館,躍升為都會人潮就近可賞心悅目休憩處。這大半年來,可以開放的美術館與博物館大量湧入新觀眾,多數是非經常性進入的觀眾。這並非出自於文化誘因,多數落點是門票低廉、交通便捷或根本採免費入場,讓美術館與博物館發生爆棚現象,這個局面尤其在台灣最為白熱。這個現象是最有隱憂。令人模糊的是;到底是疫情讓文化水平提升?抑或是疫情讓人無處可去,只能就近選擇呢?假設,疫情遠去生活回歸日常,這些新觀眾是否依舊是文化消費的當然者?就像疫情期間想消費、渴望消費卻不能出門消費,透過網路平台失心瘋採購藝術品的新觀眾,是否能面對這些藝術品並非純良好物且毫無價值可回收的殘厲現實,會繼續對藝術感興趣嗎?文化價值,在這波疫情之下,將有可能是觀察/測量地方文化水平儀失衡與否的參據。
 
哥本哈根林冠藝術基金會創辦人嚴斯‧法斯高(Jens Faurschou)在接受《亞洲藝術新聞》訪問時,提到的一段話,最令我心有戚戚。他說『藝術是提醒我們要如何「花」時間的。藝術本該讓人放慢腳步,讓心慢下來,細細欣賞體會的,即使在我們這個飛快節奏的新時代也一樣』。
 
但實際上呢?在擠爆的文化機構人際高溫下,哪一個人是把腳步放慢、心放慢了呢?最令人感到挫折的是,幾乎每個地方的政府或文化主管單位都一昧耽溺在鼓勵消費行為,而不是鼓勵這個之外的重新學習;學習對待生活與人的態度、學習對待文化。
 
現代人似乎都很焦慮,因此都選擇以一種趕投胎方式去做任何事,深怕自己被笑話不合時宜、深怕積攢不夠錢財,一昧忙著趨炎附和四周的觀感;卻一點都不在意自己的本心。
 
在文化的閱讀與累積領域裡,在藝術欣賞範疇裡,為何我們不能從這波疫情高高緩緩過程中,嘗試把心慢下來,把做事情與創作的心;藉此機會調撥速率,因為有了慢,才有餘暇可轉圜、可發現,可以找出讓美術館新觀眾持續再回來,讓藝術與群眾的溝通能建立出新語言,讓藝術創作能不顯急躁愈顯精萃。
 
慢慢相遇,不只是四個字,而是一種生活、也是一種態度。
 
(來源:2020年9月號,No.188)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