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COVID-19,讓社會失去了什麼?
2020-08-13
 
 
疫情爆發之後的人際關係真令人不敢恭維。

或許,我們都花了時間在感謝防疫有功的醫護人員。可是這個之外,人與人之間的攻訐也沒因疫情而減少。因為疫情;封城、封境,人都被打回原形。過去,忙著汲汲營營的活著,現在,突然移動與活動喊停,社交距離;原是為了提醒你防護自己與尊重別人。殊不知社交距離反而讓人人都更睜大眼睛去檢驗別人、攻擊對方,少了包容、耐心與謙和;甚至學習。社會;是如此,政治;亦然。疫情讓人類對演化史有新的推翻與認識,最終發現原來人類是目前生活在陸地上最嗜血的鯊魚群!
 
5個多月,因為無法出國,工作計劃得重新制訂,一個月一個美術館;走回每個我曾熟悉但又有些生疏的城市,《乃銘會客室》的作客貴賓是城市美術館的館長/文化處處長。私心裡;我計畫再次把台灣的城市美術館走全,待疫情完全解封後,計劃再擴及台灣以外。美術館在這個世紀已經成為城市美學行銷的重要發電廠。只是,中央政府轄下的美術館與地方政府所擁有的美術館,在資源的駕馭自然有所差距,人力配給也會不同。藝術資源的均質化,並非是統價城市美術館高度的唯一方式。該重新檢視的是,城市每個人對待藝術的價值認定與對待藝術所站的態度而定。我們不能再將美術館當作教育單位!教育,只是美術館眾多價值體系中的一環;卻不是它的單一。美術館是藝術發生的地方之一;更不是唯一。藝術,可以散諸於生活之間。但最要緊的是;我們對待藝術的態度到底21世紀了沒?美術館是文化單位,文化是一種積累的動作,是一種時刻要在心裡懷抱著;但卻不是步步為營。可是,現在太多城市美術館被社會丈量的標準,竟然都被取捨於展覽的票房數據而非展覽的質量。就像我們總習慣問畫廊的展覽賣了多少?卻不是去讚美、肯定畫廊用心在展覽價值高度的調整。
 
重新聆聽美術館長談談計劃、講講困難或挫折、扯扯內幕八卦,我發現自己相當喜歡這種很真實的溫度、很日常、很認事而不是認命的工作哲學。我常會想,假如我們能在一項工作做了那麼長時間;卻還能堅持下去,這項工作勢必有些什麼是令人感到可學習之處。這個月,臺東縣政府文化處長鍾青柏、也是掌理臺東美術館主要負責人,在我問及東美館行之有年的南島國際藝術獎,對於東美館有何獲得時,處長回答「…對我們來說,這不只是一項國際藝術盛會,它同時也是二年一次學習謙卑的一種儀式」。頓時,我的眼眶為之一熱。這個社會有太多自我感覺良好的妖魔,但卻無法期待這些鬼怪能說出:工作讓我學習到謙卑吧!後來,我在非畫廊觀賞柳美和以日本福島桃樹為主調所發想的【桃樹春秋】系列作品,柳美和總在夜間、總是整個人平躺在地面上、總是以桃農的視角來仰視纍纍豐碩的桃子;卻無法再回到2011年核災之前受到的喜歡與信任。柳美和透過桃樹的豐碩牽引出現世黯淡枯扁的內心,藝術家表現的視角、對事件不先帶有批判成見、對桃農的善意、對土地的謙和,都把作品與藝術家的高度整個拉高到另一層次。我想,欣賞一項展覽,能從作品學習到人生功課,真令人感到無比幸福。只是,這種平實的日常,如何期待在這波疫情的現在與未來;可以有多少人能夠呢?
 
疫情,把人有形與無形距離拉得更開,也把人的美、善、純良;摧毀殆盡。太多人像喪屍,只曉得前進與攻擊,卻忘記當人的美好。操作藝術這個行業的人,卻處處內心充滿計算與攻訐,這般變態的獲得,還能沾沾自喜,也可算是變種的病毒株了。
(來源:2020年8月號,No.187)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