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後疫情時代藝術產業轉生術系列 — 壹
2020-07-13
張銀鏘——產業重新階級化 已是回不去的事實


 
當您還處處受制於COVID-19身心理威脅的同時,事實上,您所處的藝術產業已經進行了階級化重新分配。您,真的已回不去疫情之前的那個時代了。
 
張銀鏘,台中資深畫廊-新時代畫廊主持人之一,劈頭就說「這次的危機,不是錢可以解決、不是原子彈,這次是病毒。病毒是很公平的;不管你是有錢人或老百姓,這個病毒都一視同仁。金融危機,政府或許可以靠印鈔來紓解流動停滯的問題。問題是,這次大家所共同面對的狀況是,東西出不去。當一切的一切都發生斷鏈,就會發生經濟危機,出現經濟危機就會產生社會危機,社會危機之後緊跟而來是政治危機,當國家面臨政治危機,勢必會企圖轉移焦點,戰爭;就會是一種必然性的產生。塑造出假想敵,也等於是轉移目標,但危機依舊是存在。因此是否會滋生怎樣的戰爭,就不得而知了」。
 
張銀鏘繼續拋出震撼彈。他說「你放心,傳統的拍賣型式是不會消失的。只是,拍賣會因為拍品的區隔與分眾越來越清晰。傳統的拍賣因為本質帶有一股社會階層渴望獲得的炫耀性儀式感,當一位買家以巨額金錢購得一件藝術品,因為高價受到社會焦點追逐所獲得的『炫耀性消費』根本無法被量化的網上直播消費給取替。因此,我覺得,傳統型的拍賣格式會愈來愈朝金字塔頂端走,它將會大大與拍賣公司目前竄燒的網路型拍賣方式產生了種極端拍品價格差。但有一點你一定要留意。過去,當網絡媒體只能以文字性說明來作為『溝通』時,自然是受限於技術無法支援消費性行為。但是,現在越來越精細的技術得以支援;尤其現在5G旋即要展開,技術能夠幫助消費行為達到一種全面能經由屏幕來了解某件產品的時候,所謂網路性消費也會越來越朝多元化發展,這使得拍賣公司能夠更方便操作技術執行消費達標的美夢,這將使得拍賣公司會大大把產品本身的受眾;作更清晰的分類與產品區隔」。「至於,還位於二線或三線的拍賣公司在面對這樣的超展開局面,一定得要好好盤算自己如何在同中求異;找出一線拍賣公司不見得能全面無縫的產品服務項目,為自己另闢一個唯尊的品牌市場,不要跟著一線拍賣公司的類項走」。
 
另外,拍賣公司大量取代傳統畫廊角色,不僅自設可供展覽的藝術空間,同時拍賣公司到了亞洲市場更屢屢略過畫廊直接與藝術家接觸。張銀鏘對於此也提出看法。他說「我確實有點擔心。這樣的鏈接一旦已經跨過去,就沒戲。拍賣公司開畫廊,這對畫廊是該提高警覺的。你想想看,鏈接;這件事就好比從鐵路時代進入更四通八達公路時代,現在則進入網路鏈接的全面24小時時代,拍賣公司可以在時差區與精細技術來支援消費行為,但是,畫廊不可能做到24小時全面開放。所以,現在的畫廊與美術館一樣,都面臨嚴峻的運營考驗,過去,你可以自視甚高、可搞單向輸出,疫情之後;這個屬於現代藝術歷史範疇的『產業』也將面臨重新洗牌。美術館與畫廊要開始參酌內容是否突破靜態展覽模式,嘗試要加入演出、互動、沉浸式…方式,讓觀眾有了期待與排隊的渴望」。「我真的覺得,過去單一專業的時代已經過去,這波疫情又更會加促這樣的改變。現在,太多太多成功例子都在告訴我們,一定得要更多專業性共謀,才足以製造出更高的獲利。過去,你談印象派是印象派,現在談印象派則可能忽略光學。你談表現主義,現在則可能不去談心理學、社會學呢?過去,普普主義盛行的時候,儘管名人與產品物件的辨識度拉近與受眾距離,但這些嚴格上講都還只是區域經營。現在的當代藝術,一跨入就是卡漫,卡漫是個全球性共同社會符號。潮流型當代藝術家取卡漫為元素,講白了是蹭人家的流量,然後再加上某些○○ⅩⅩ、破落崩壞…的新表現嫁接,就可推展出一組成功公式:先有熟悉+意外=喜歡。當代藝術潮流因為鑑賞門檻低,再加上買與賣當代藝術時間週期大大縮短,當等待時間等於零,相對也沒有風險,也相對讓當代藝術在這個時代儼然具有金融概念、是可以交換的貨幣。藝術越深奧就越難傳播,就只能停留在服務菁英」。
 
藝術品的功能,在後疫情時代已經徹底被轉化,消費行為;就是讓這個功能轉化的最大推手,也是藝術產業重新階級劃分的磨刀石。
(來源:2020年7月號,No.186)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