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無知帶來的自大 才是最該防疫的病毒
2020-07-13
總以為炎酷的天氣,早就把病毒舔得一乾二淨。無奈過度的樂觀,旋即被嚴厲的現實給擊潰。截至目前為止,全球COVID-19確診例已突破一千萬人!這也就是說,對於自身的安全與他人的健康,我們真的沒有一點能力可隨意卸下盔甲。人類慣常書寫歷史,但人類總喜歡不在意歷史。歷史,早早就已經昭示當人類陷入無知情態,連帶而起的就是一種毫不自知的自大,進而帶來難以一時弭平的錯誤坑洞。COVID-19的第一波擴延與最近第二波再創,何嘗不是如此。
 
半年來,全球的經濟都同時被按下暫停鍵,對經濟的惶恐造成政治方面的種種不安,進而不斷推波助燃社會的蠢動,但我發現好像多數人都忘記;我們其實根本沒有解決病毒的威脅,反倒整個環境瀰漫著一股分化、無知、人性剝離的病毒,似乎病毒對人類的摧殘還不夠到位,還得加上人類對彼此的攻訐才比較符合真實。一場COVID-19何嘗不也將人的原形給逼現了呢?
 
視覺藝術產業真的回不去疫情之前的那個時代了。這點,不管您心甘不心甘,您都得情願。
 
很長的一段時間,拍賣公司已經凌駕第一市場,迫逼著畫廊減淡展覽事務的例行性工作;紛紛回到早期跑碼頭、提著箱子參加城市博覽會來創造更多可能性顧客群。這些現象都因為疫情爆發與後疫情時代的來臨,加速了質變。已經行之有段時間的網上交易模式,將會有可能隨著5G(5th Generation Mobile Networks)的催生,進一步會衍生出更多技術性改良,從而讓線上交易的真實與立體、活潑度成為更貼近顧客便於選項一種藝術交易模組。再加上,拍賣內容的多元分眾,拍賣公司制定專拍的選擇度會加速進化,這將大大剝奪畫廊對於展覽的主導權。這也就是說,拍賣公司會更擅長利用本身國際通路與人脈流取得獨特藝術品,不需要等到畫廊來作推廣,直接就能讓市場來證明藝術品的價值地位,此舉,絕對會動搖到畫廊社會地位。因此,畫廊要決勝於關鍵只能跳開拍賣公的選項,先得要面對傳統單一專業時代已經結束的現實,開始要讓自己的畫廊懂得結合各種行銷專才,把自己退回到洞穴的掩耳求生方式已不合時宜。同樣,現階段極端流行的個人化藝術經紀人,也千萬不要得意過早。當網速加深了市場通路頻寬,除非你有藝術強項、懂得市場行銷、又有藝術人脈雄厚,搞直播、當網紅;可不是啥專利獨享。藝術市場專家說「新當代是金融學非藝術學科」。這話,聽來不免刺耳,但確實是如此。這波疫情將藝術品功能轉化,尤其是在時髦的當代藝術根本已成為一種金融產品時,新一代的藏家早已經迫不及待將傳統藏家的社會價值外衣脫下,在快速的買進與賣出,藝術品風險因為時間被壓縮而降低,這無疑讓藝術產業更回不到傳統的閒散安逸。這個時候最能踩一下剎車就只有美術館。美術館在既定商業票房收益考量同時,對於展覽事務的鑿力要與時俱進,不要老是採取上古時代藝術演算法來當行銷策略;得要懂得外面世界的語言、要破除策展人傲慢自大的知識分子優越感、要懂得把流行時尚演繹出藝術高度;而不是一昧拒絕流行。一個已經成年的美術館,應該要有智慧也要懂得找出妥協,讓美術館內的展覽就像是立於激流、且能激出水花的青石。
 
我們或也會擔心這新的概念所帶來藝術產業改變,是否會減低藝術本質?但是,您或許忘記;藝術產業尚未經疫情打潰之前,我們也曾見識過許多藝術本質儼然智障的東西呀!或許這波疫情所帶來危機也是轉機,可以讓藝術家更安靜心面對創作、讓畫廊有機會發現質優的人才,讓商業的機制在常規化之餘,藝術的競爭能導向一個更透明、公開的健康市場。
(來源:2020年7月號,No.186)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