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2020年藝術產業該注意什麼…
2020-01-08
2019年,畫廊業都不好意思承認有賺錢。因為,真的沒賺錢!被拍賣公司、藝術博覽會霸凌多時的畫廊產業,2020年;新世紀的第一個20年,畫廊生態恐還是面臨更艱棘的挑戰,所謂傳統第一市場也將有可能走入歷史,取而代之將會是資本體制運營下的畫廊市場。
2020年到底該留意畫廊產業會產生哪些變化呢?
 
畫廊進入資本主義運營 小資畫廊生存空間有限
西方一線畫廊進駐亞洲,大家看的都只是名牌,卻忽略這股資本主義在背後產生後座力,將會來年比今年更嚴酷。大資本體系所運營的畫廊,簡單講;其實就是在建構藏家與藝術人才的大數據,這種可謂之datebase的系統,產銷是採取環繞式,透過資本主義所建立的不同城市分據點,網羅各地優秀藝術家,吸引跨地域藏家,畫廊讓藝術家對未來發展有憧憬、藏家對藝術品所發生的有效資本開始有概念,這種藝術產業新革命翻新傳統美學概念化藝術收藏慣性,徹底成為一個絕對「藝術商業」系統。至於,哪些既沒空間也缺乏龐大財力的小資族畫廊,屢屢只能去資本畫廊或二線代購畫廊搶零星名牌藝術品,這樣的人永遠都不可能被資本畫廊列為重點VIP;賣家也永遠不會保留給你最好的作品。在美術館與基金會、重點藏家與品牌化藝術顧問多重夾擊下,小資族要搶得高端藝術家作品的空間將會越來越難。
 
民營美術館與藝術中心 將成為優質藝術家作展覽的首選
這個趨勢絕對會擊敗畫廊,成為主導藝術展覽進入更精細化的時代。事實上,畫廊現在在處理一個展覽,已經不能再像過去只是在處理作品掛在牆上,而是要讓作品與空間成為一個共構,也就是藝術家要與畫廊成為一個共生體。展覽不是一種寄生上流的概念,而是創造共營與互贏的局面。但問題就出在有太多畫廊依舊只是在處理「展覽」;而不是在面對「展覽概念」,屢屢不斷在牆上以過年曬臘肉、掛香腸方式,一點都沒有空間革命進化的概念。這讓民營美術館、藝術中心取而代之,在錢花在能被看得到點上,很自然就能把展覽帶到另一層質感。畫廊可別以為發生在民營美術館或藝術中心的展覽沒有商業效益,問題就在於;這裡…才是最大交易中心。
 
藝博會角色轉趨多元化 將取代畫廊成為一線市場
傳統畫廊本是以發表性為基底,但這幾年畫廊角色逐漸式微,在藏家與觀眾難以上門的流失嚴重下,所謂「專門以參加博覽會為職志的畫廊」就應運而起。這樣的畫廊有的純作熱銷貨;毫不帶藝術使命,有的則是傳統畫廊將展覽開到藝博會展位上;有一種客人不上門、我送畫到您面前的思維。此舉,無疑也宣告畫廊功能與角色價值已發生質變。
 
國際化過於浮濫作祟 畫廊花的比賺得兇
亞洲的畫廊真的不要再自我催眠,不是花錢去參加國際藝術博覽會,就認為已經是國際品牌。國際化的定義,在過度浮濫造作下,畫廊疲於跑碼頭渴望與國際網絡接軌,在沒有豐厚充足的藝術資源與物流配套戰略,畫廊都是在作成本高收益低的賠本生意,這當中產生兩個極端的現實情況,第一;你拿出去的藝術家價格永遠都處於低端的下流,藝術家作品的價格漲幅絕不可能因為國際藝術博覽會的漂泊就獲得加碼。第二;畫廊永遠只幫藝術家賺得起碼生活開銷,畫廊與藝術家個人作品未來,都構成不了財富、成不了有效資產。
 
明心講,亞洲畫廊產業的結構真的沒幾家具備西方資本主義潛質,在相對求取不到大資本的後盾之下,亞洲畫廊產業要生存不是自欺欺人侈言國際化議題,而是應該從內部文化自信先整理清晰。市場,固然有潮流;但市場也未必只有一條河流而無分流。價值,一定都得通過評價。假若,亞洲畫廊內部都經不起自我評價,還談什麼與人比拚的國際競賽呢?這,不是你對自己的人生有太大的誤會;是什麼呢?
(來源:2020年1月號 No.180)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