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2020年會是最難預判和過渡的一年
2020-01-08

每年年終,《亞洲藝術新聞》都會與《罐 新聞》合作推動「年度亞洲當代藝術之最」的網路票選活動。今年也不例外的從24日聖誕夜開始,每天開放一個分項由讀者票選心目中「年度亞洲當代藝術之最」。

2019年「年度亞洲當代藝術之最」共分10個項目,分別有:年度最佳展覽、最佳策展團隊、最佳策展人、最佳亞洲藝術家個展、最佳展場規劃、最佳畫廊、畫廊最佳展覽、最佳藝術經理人、最活躍藝術家、明日之星。
 
估且不論最後這10個項目誰能脫穎勝出,在競爭激烈評選過程中,能夠入圍已經相當不易,而且入圍的都是過去一年令人驚豔的展覽及行業出類拔萃的佼佼者。
 
已進入第13個年頭的「年度亞洲當代藝術之最」
至於這10個項目的得獎名單,我們將在農曆年前2020年2月紅綠本合刊號及《罐 新聞》來發佈。
 
《亞洲藝術新聞》從2006年開始評選「亞洲當代藝術年度之最」,如今已進入第13個年頭,或許未來得獎名單除藉由版面、網路公佈外,我們還能為這些獎項及得獎者,舉辦一場晚會來頒發這些獎項,就這些努力ㄧ年脫穎而出的得獎者給予最大的鼓勵和掌聲。
 
反送中、中美貿易戰
仍是2020年亞洲藝術市場的最大變數
對於過去的一年,就我們關切的亞洲板塊,持續長達半年的香港反送中群眾運動,無疑是去年亞洲藝術市場最大的公約變數。香港反送中這場群眾運動不僅影響到香港,更牽動著香港作為亞洲藝術市場中心的幅射影響,尤其對拍賣和畫廊二個板塊的衝擊,甚至在新的2020年Art Basel能否繼續在香港舉辦也會是一個變數。
 
除了反送中,持續的中美貿易戰對中國、對全世界的影響正逐漸擴大,絕對是2020年全球政治經濟無法繞過的大山,將牽動著中國與美國、中國與亞洲、中國與世界的關係變化;因此沒有人能預期未來一年會怎麼樣?所以說2020年會是最難預判和最難渡過的一年。
 
我曾經在前面專欄論述過,未來亞洲藝術市場發展將向「國際接軌」和「世代交替」二條大路走去。因為年輕新世代的品味與喜好,與上一代藏家群有所差異,年輕藏家只選擇既特殊且獨特的當代藝術作品,而不再追隨上一代所謂系統性的收藏,未來不管是骨董、書畫市場都會受到壓縮。在國際化和世代交替趨勢下,品味的改變、市場的轉換、藏家的更替都將更加快速換位;所謂「適者生存」,新的一年就看營運者能否適應新環境的變遷了!
 
上月,蘇富比宣布全球業務結構重大調整,將公司主要拍賣業務劃分為兩大板塊:美術部Fine Art and Luxury和奢侈品、藝術與器物Art and Objects。這是法國傳媒巨子Patrick Drahi入主蘇富比私有化後對業務結構的大調整,值得注意的是「亞洲藝術」被歸為「關鍵增長領域」, 可見未來一年跨國拍賣公司對亞洲市場是多麼的重視。
 
展望未來,我還是要說2002年是最難預判的一年;不過,就如同電影《冰雪奇緣 2》中的對白:
如果看不清未來,就走好當下的路,做你此刻該去做的事。
 
在此,對於未來所有的期許和盼望,都得等我們熬過2020年再說吧!
(來源:2020年1月號 No.180)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