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2020年,讓我們一起重新定義對工作的價值
2020-01-08

 

慢慢,多少也能體會;其實選擇藝術產業這項工作的人,骨子裡或多或少都有種自虐傾向。

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1844-1900)說過,藝術家與愛沉思的人,寧願選擇自我毀滅也不去做沒有樂趣的工作。對這類的人來講,工作與多數日常人是有不同定義的。多數的日常人會認為;工作只是一個手段而非目的本身,因此對工作不會多加選擇,只要能提供豐厚酬勞即可。可是,對於藝術家或喜好沉思的人則會視工作的本身就是極大的酬勞。因此,極樂意去做那些最沉重、最艱難的工作。

問題是,現在有太多的日常人在藝術產業工作,對這些人來講,藝術本質的純粹是過度矯飾、不需太多加浪費時間討論,只要藝術是個好商品,那才是真正的硬道理。

時代是推翻歷史定義的最佳劊子手。即便是在人文歷史的這個段落上,我們依舊無法免俗地遭受環境所賦予的市儈、簡易價值分類。在現在社會裡,討論藝術更多數的篇幅是在議論藝術價格,而不是對藝術的分享。不管是政府的美術館或民營藝術單位,檢視這個組織的社會價值,竟然也會花很多時間去檢討、批判哪個展覽無法衝出好票房。我們的社會逐漸把人訓練得比你能想得到還要功利化,嚴重價值扭曲會不自覺讓人陷入不去真正欣賞、尊重藝術行為背後的心血,卻很容易陷入迷惑在社群平台架設出來、似是而非的假象價值中。過度倚賴資訊卻無暇全盤通解,造成現代人的理解力模糊且易斷章取義,整個環境如何會對於用心的人尊重、正視呢?無端由的暴躁、易怒,經常顯現在個人行為中。社會價值導向大量偏差,從政治人到庶民百姓,充分曝露這一代人文史的嚴重土石流現象,你如何期待換一個領導人就能扭轉偏差?因為,歸根結柢是現在的我們在讓下一代的他們變得更體量不夠營養。而如果連藝術這個極端偏向心靈感受的對話,都變得如此以功利論成就的話,藝術產業如何能變好?

新的年度,整體亞洲藝術產業將會進入一個前所未有更嚴酷的挑釁期。當拍賣與藝術博覽會成為主流市場的當然順位之後,畫廊;會變得必須比過去要更花時間在思考展覽該如何做到有思想;而不只在處理展務。開年的第一個月,我們選擇的封面故事是陳昭宏。這位長年旅居紐約的台灣藝術家,70年代就以照相寫實風格在紐約大獲讚譽。但是,不論是在美國、歐洲;甚至是亞洲,眾人對他的藝術印象都停留在海灘裸女主題,鮮少有哪個單位願意花時間去梳理陳昭宏如何變成陳昭宏。亞紀畫廊,台灣新生代畫廊群裡;被譽為最能夠再詮釋藝術家、最能夠作出不一樣展覽的畫廊,這回把陳昭宏還沒有變成陳昭宏的早期作品整理出來,從對藏家微量的試探,再到個展、台北當代國際藝術博覽會的接續有系統曝光,以全新的視野來重新介紹陳昭宏。這何嘗不也說明在因應諸多不可預期的外在環境下,畫廊如何走出框架,以畫廊史的書寫模式重新定義藝術家;不管藝術家是有年資或年輕。在顧及商業基礎之餘,更掌握住不僅僅在處理藝術家作品,而是懂得去「陳述」藝術家的藝術本質,而不是像曬香腸臘肉般的展示藝術家價格。

2020,您好。

新的一年,讓我們一起來學習對工作價值的重新定義吧。

(來源:2020年1月號.No.180)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