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沒有說的再見;不算
2019-11-07
是不是有的時候,並不是不願說再見。只是,來不及。
 
時間的輾轉,其實未必會讓人變得更灑脫,相反的;對有些事內心反倒更斤較。比如說,每次的道別,心理總格外慎重;慎重的說再見。深怕沒有好好地說,就真沒機會說了。
 
10月10日武明中;56歲、10月20日黃永砯;65歲、10月21日Ingo Mauer;87歲,不同領域、不同背景的藝術人,都沒有來得及道別,就匆匆趕赴另一個旅程。
 
去年11月13日,昔日報社時代的革命夥伴李維菁在12日赴醫院的例行檢查中突然休克,醫院儘管立即展開搶救,但始終沒有任何轉變,直到13日凌晨過世。同月的23日,親朋好友送走她,我始終還是渾渾噩噩不覺得這是真的,常常一個人陷入呆滯的哀傷狀態;尤其是下班回到家之後。有天夜裡/夢裡;她來了。當時,陽光一片亮燦,暖洋洋的陽光,很舒服。她看著我,掛著笑;像她生前無數次看見我一樣,過來緊緊抱著我,只是,這回抱得比過去更久更久。我記得,她就在我耳邊說『你不要擔心我啦!我很好的』。於是,我放開她,看著她說「嘩!妳給我長胖了」!她本來尖尖的臉,夢裡;圓圓的,滿臉堆著深深的笑。我想,她或許不願看我哀傷至此、也或許我們並沒有好好說再見,於是特地來道別。這個之後,距離現在都快滿一年,她不再入夢,我也不再有莫名的哀傷情緒包裹。
 
現代人總是會認為自己很忙。為家人忙、為自我感覺良好忙、為理想忙、為事業忙…,好像自己格外重要,但真要問;又說不上自己有多重要、多偉大。尤其是在這忙與盲過程中,幾乎都能感覺現代人都不快樂,都有一肚子怨氣。現代人最偉大不在於自己多有成就,最大的成就應該是身上無邊無盡猛長肥肉;卻始終長不了智慧。畢竟,如果有長智慧,又怎會老有怨氣呢?會有怨,基礎上不就是因為過度期望。我們總會希望所有的人與事,都吻合自己打造的標準,也就是這樣的期望,一旦失了準頭,就心生怨念。但是,我們總學不會回過頭檢視自己,是否自己一昧耽溺於自我打造出的期望,真的是密不透風的完美嗎?
 
做事與做人,不在於甘心嗎?有了甘心,專注都來不及,幹嘛會有怨氣?
 
這個月,我們用三位藝術家的故事來推展出相同的處世情懷,那就是-甘心喜愛自己的選擇。巧合的是,三位不同時空背景下的藝術家,也都不約而同以「手的體溫」來豐富自己的藝術。漢斯‧哈同(1904-1989)在1940年代就受到聖光般注視。但是,這位畢生不斷在超越自己的藝術家,不停的創新語言,他說『我畫畫是為了活著,我活著是為了畫畫』。嚴培明不論是自己或者與庫爾貝的對奕,嚴培明的繪畫展現一股終算整個環境都在質疑這項創作的同時,他依舊堅持以繪畫來展現生命的重大質量。徐永旭的陶土裝置,超越材質的拘限,他讓陶土不再只是土;而是時間的載體、是生命的記憶,是長途馬拉松的堅持到底。
 
達文西,走了500年,〈蒙娜麗莎〉的微笑,還始終征服一代又一代的眾生。常玉繪製於1950年代的繪畫,一再挑戰市場價格高度,背後的原因不只是資本主義的煎煮,更多的是藝術家放在作品裡的智慧;而不單純只是美麗。
我們捨不得跟親愛的人說再見,對於好的藝術作品,何嘗不也是呢!






 
(來源:2019年11月號 No.178)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