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是誰謀殺了美術館長?
2019-10-04
台北當代藝術館的現任館長潘小雪在任期滿格之際,已正式提出不再續任館長職務。在台灣,總統選舉都能人人出來選、個個沒把握(本事)的自由風氣底下,台北當代藝術館的館長徵選,卻比總統選舉還要冷門、還要更令人引不起興趣(興緻)!文化,在島內是個最墊底的墊底工程難惹興頭。即便是浮出檯面的總統候選人,對於文化建設工作也當作客訴、有客訴才面對、才處理。政黨意識形態徹底左右文化本質的根生工作,毫無實質意義的政府文化獎項;給的是桂冠的形式、給不起的是對文化工程的長遠靈魂。文化人,總是淪為意識形態下的政治殂肉,始終以單「蠢」養身。文化機制無論政黨如何去來,總是形同束衣在糟蹋文化專業人,這些都是讓文化沒有長遠未來被期待的主因,也難怪公務層級低階如台北當代藝術館長,都難期待一位能深耕的館長。
 
台北當代館有沒有可能納歸臺北市立美術館體制裡?
沒有什麼不可以,但卡住的三個環節則必須尋求紓解。第一,官僚位階極不相等。北美館屬於台北市政府文化局附屬二級機構,它可獨自發文。但是,當代館的公務層級太低,它的主管機關是台北市文化局;沒錯。可是,當代館是文化局底下財團法人台北市文化基金會所經營管理的單位。第二,員額轉換的問題。這個問題牽涉的層級令人傷感。簡單講,當代館所屬的工作人員,「假如」真有可能被納入北美館體系,那麼到底有多少人得以真正轉換成功呢?有多少人夠資格被納編呢?員額的轉換,牽扯的是職等轉換與工資結構調整,最利害關係是;到底有幾人能夠呢?第三,預算經費增編。當代館現年總費是6千多萬台幣,文化局補助預算是4千6百萬台幣,其他則需要當代館自己來籌措。「假若」真思考整併的可行性,北美館是否有可能獲得經費的增編呢?
 
整合,確實是台北市政府必須考慮的文化策略
事實上,台北市政府應該思考是對於轄下藝術單位的有效整合問題。因為只有通過整合,才能真正落實行銷。普設單位,卻欠缺完足的經費與軟體的有效管控;讓轄下的藝術單位感覺上就好像都被無形彈力繩綁住。
 
舉個簡單說法,台北市政府可以考慮「總館長制」。這個方式其實也是法國羅浮宮與巴黎各級博物館、美術館的運用模式,它採取各分館的清楚定位、獨立自主卻又能共構合作的操練。如果說,台灣的各級美術館單位都得面臨法人化必須趨勢,那麼;台北市所屬的市府藝術單位,何妨從另一個思考角度來考量未來運營可能性。也就是說,一法人多館所。設置一位總館長,但各其他館所都維持原來有的館長編制,各館所還是有獨立自主的運營角色與功能,當然也能有自己各館的專業人員與預算。維持各館的特質,也就是在激發各館尋求高度的競爭力。一個城市有多個不同特質的藝術單位,如果能夠有效獲得導航,這些藝術單位往往會成為一個城市在國際上的軟實力。
 
當代館最大的敗筆,就在於不夠當代
台北當代館受制於量體不夠大,館性定位上,就已經標明不做典藏。有沒有典藏的能力,尚不足以拿來論斷一個館的優劣與否。但是,當代館「一旦」可以分擔北美館僵化的展務與行政官僚的束縛,那麼;就更應該具體成效一個有高度前瞻未來的前衛藝術性格,而不是一昧陷於自我呢喃、個人迷幻的當代詮釋。
 
當代館長期來就讓人感覺它的當代性,有一種極端尷尬復古性。藝術的復古性,還是必須要有新意去領先潮流,不是寫報告做資料整理。當代館既然沒有典藏、研究部門,那麼就更應該在展覽內外視野有開發的眼光。問題是在於,當代館還是抱持傳統行政官僚思維在運營,並沒有站在「當代」基礎上「眺望」出未來,當代藝術;在這個地方顯不出個性、看不見「驚滔駭浪」的暗湧可能。
 
我從不認為當代館體位丙等,就不能做出大視野。眼鏡的度數不夠,就去配一副對的,既然是當代;就不要老花。選出合宜性的館長,在這裡適得其所吧!
(來源:2019年10月號.No.177)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