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下一個路口,遇見誰?
2019-07-08
也許,生活不應該只是一成不變的。

如果,你是位過度耽溺於一成不變生活中,可以稍稍花點時間看看自己的體態。因為,體態會紀錄你的動態。假若心理與身體都不擅長也不喜於活動,但又特喜歡嚷嚷壓力很大…等等諸如此類的鬼話,過不了多久,就會發現自己嘴邊肉更明顯、胸肌長到腹部上、腰間肉溢出、臀部的寬度像被輾過的韭菜盒。接著,渾身散發一股驅之不去的老人味;不再是能撩撥人的賀爾蒙氣味…。
不過,要讓你們失望了。


上述的這些表徵,我都沒有!哈哈哈…
 
我恆常在生活裡體受到淡淡的歡喜,是淡淡的;沒錯。過於激昂的驚喜,多數無法存放很久。
 
尋常的周三上午,東京都美術館【Gustav Klimt:Vienna-Japan 1900】的展覽,人龍已經排到了公園中,克林姆的魅力,對於日本人有一種莫名宿命的招魂作用。排隊的長長人龍,竟然都是上了年紀的男士與女士。原來當天是敬老日,年滿65歲的長者,都能夠免費入場。但是,隊伍與館內人潮真的太爆滿了。儘管如此,卻鴉雀無聲毫無喧嘩。場內,人潮的流動彷若沉默的湖水緩慢安靜行進著,每張專注欣賞作品的神情,坦白說;比克林姆的作品還要令人感動。隔日也是一早,森美術館【鹽田千春:靈魂的顫抖】展覽,滿滿都是小學生竄動,腳步聲與稚小生命的體溫;遠遠凌駕聲音的喧鬧。我完全被眼前小學生肆無忌憚的自我高漲給迷住,慶幸自己早已經把鹽田千春的展出作品倒背如流,也就更樂於看小朋友對於鹽田作品的神態反應。
 
我酷愛觀察在美術館裡的人。
 
基本上,到美術館欣賞展覽的人,都有心事。到畫廊欣賞展覽的人,則是有慾望。我喜歡那種內心能裝載無傷大雅心事的人。因為,這樣的人在面對作品之際,會專注到忘記旁邊的聲線。人,在面對藝術的時候,一旦有那樣的表情與神態,比任何作品都好看。
 
再比如說,太乃與劉悅在瑞士巴塞爾美術館【立體宇宙:從畢卡索到雷捷】展覽現場,在那樣的場景裡面,感受到的觀眾是一種出自內心的安在與飽滿,那是一種人與藝術的沉默對話。然後,如果你夠細心去留意的話,通常欣賞過這類極度經典主題展或個展出來的觀眾,眼神都會出現一種因為滿足之後的迷離,好像猛然被丟擲到地面上的雷神索爾,不可置信眼前的現實。
 
七月,我們要告訴你;許許多多發生在美術館裡的故事。
 
也許,這個之前你已經認識李小鏡的藝術,但這回他到臺東美術館展覽,我們給你一個不一樣的李小鏡說李小鏡。整個西洋藝術史流程,怎可能不談立體主義呢?瑞士巴塞爾博覽會湧入93000人潮,但巴塞爾美術館的【立體宇宙】則是巴塞爾藝術周最重心的主軸。至於,Fondation Beyeler的【The Young Picasso】則揭示畢卡索藍色與粉紅時期的藝術脈絡。東京森美術館【鹽田千春:靈魂的顫抖】展現當代藝術無人能比、最能詮釋內在勇氣風景的藝術家作品。
 
人,在美術館的驛站中停留,藝術;成為生命旅途裡的另一種糧食,只有體溫的人,懂得停下來…尋找…覓食…。生活,怎好意思讓它一成不變呢?生活,最美好的不就是在下一個路口,遇見藝術、遇見能交談的藝術家作品。


2019/6/26
 
(來源:2019年7月號,No.174)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