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刺繡
2019-05-15
 德國哲學家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1788-1860)曾經這樣比喻人的前後半生。他說『將人生比作一幅刺繡作品,在人的前半生,看到的是刺繡的正面,後半生看到的則是反面。反面不如正面那麼漂亮美麗,但卻更富有教益,因為它顯示了針線的進出、拼成圖案的方法』。
 
這話,總讓我覺得好像是在對藝術家說。也可以說,是在對待如何看待藝術的我們說的。
 
4月1日,愚人節。香港蘇富比NIGO的收藏專拍上,NIGO的主人長尾智名(Tomoaki Nagao)在2005年委託KAWS製作的〈The Kaws Album〉作品,從500萬港元起拍,最終以1億港元成交,創下了單場最高價,也締造KAWS個人藝術品在市場最高紀錄。事實上,這場收藏專拍處處藏著高價的奇蹟,也似乎在暗示著當多數的藝術界人士或市場都還停留在所謂街頭塗鴉、公仔文化…是否可論觀為藝術?是否只是一種潮文化的意喻?這場專拍則徹底顛覆了社會的現階段世俗概念,通過被庸俗化認定的價格來點出;世俗眼中的潮文化,根本已經是主流文化。畢竟,它們已經默默在這個市場、這塊場域活了20年,從90年代末期到現在。大家嘴巴所講的潮文化,都已經在這個環境歷練了20年。再回到NIGO專場裡,長尾智名所屬的時尚品牌BAPE,一雙球鞋就賣到8萬5千港元;是原估價200倍。KAWS的Astro Boy(原子小金剛),高47cm,估80萬港元,賣出則是250萬港元!…
 
當KAWS這個破億港元的紀錄竄出時,許多人一昧倒的認為;這還有天理嗎?
 
但一位朋友很冷酷的說「這關大家啥事呀!現場就三個人在出價,只要這三個人『願意』喊價,這個市場就會存在、這個事實就是成立的。拍賣,本來就是一個公開喊價的地方。有人願意賣、有人願意買,跟那些連出價都沒資格的人什麼關係」。這話說得多有情緒。但這話也說得真天殺的對呀!
 
是呀!碰藝術的人似乎都普遍罹患一種自以為優越、卻又搞不清在優越什麼的病。
 
收藏是個很本我的行為。基礎上,花的是自己的錢。但是,這個社會永遠有一種人;永遠在不滿意別人如何花錢。今天,有三個人特別喜歡KAWS的藝術,他們就認為;KAWS的作品值得花這樣的錢,而且還是花他們自己的錢。身為沒有這樣的錢的你,憑哪條道理去不滿呀?除非,有人提出,這件作品是不對的。那麼,還能以技術的層面挑出那枝枝節節來。否則,一件作品公開出價與公開成交,幹嘛要被扣上一個罪孽深重呢?顯然這種自以為優越的人,應該是對自己的人生有很大的誤會吧!
 
藝術的閱讀,本來就會隨著時間、時代而有所改變。它,沒有一個永恆不變的法則,也不太可能適用一個永恆不變的方法。道理;其實人人都知道,卻不見得都懂,也未必見得都會服膺。我們習慣以藝術的表面去論斷它的價值,但是,卻總是忘記個體並非是一種完美的形態;而只是一種有限的形態罷了。藝術市場,絕對存在著人為操弄。只是,價格是個浮動的標球;藝術,則是一個必須長期安放的象徵。我們當然可以不喜歡某類創作,但卻得試著去尊重,而不是不明究理加入罵街行列。從親近到閱讀、再到收藏藝術,先吸引你的絕對是光鮮華麗外表(一如青春的生命)。後來,會留下來與你溫存的;一定是那經驗過針針縫逢補補的滄桑(就如邁入成熟的生命)。
 
(來源:2019年5月號,No.172)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