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2018 亞洲當代藝術之最 年度畫廊最佳亞洲藝術家個展
2019-02-11





 
她的抽象畫並非單純造形創作  

而是在畫裡住了一位巨人
 
在疾緩的線中,薛保瑕;始終不肯放過自己。
你很少發現到一位藝術家,竟然是靠著藝術來反擊自己、靠著畫布來對自己做重量訓練的。
或許就是因為如此,才更讓人心疼她的勇敢。
 
2018年度最佳藝術家個展競爭著實太激烈。最後進入決選名單總計有24個展覽,,發生展覽的地點更是擴散四方,顯見亞洲藝術家的活力完全抹除了畫廊經濟不景氣情態,呈現一股反常的高成長性。這當中,高露迪、王濛沙、劉港順、蔡佳葳,都是名列前茅。提名進入決選名單裡面,有幾個展覽簡直是經典中的經典,但或許是投票的讀者沒有機會看到,無法締造出高的名次。例如,台北亞紀畫廊的森山大道展覽,村上隆在上海貝浩登、台北双方藝廊的崔廣宇、台北非畫廊的許唐瑋,這幾項藝術家個展,都展現藝術家獨特的魅力,再加上畫廊的大力相挺,展覽整體效果都出奇的好。其中,亞紀畫廊的森山大道展,讓作品以燈箱來展現,森山大道的作品因此被導向一個未曾有過的神秘幽微氣息,大大超越過往給人的觀感,真是相當難得的優質展覽。最後,評委的共識覺落在首度進入「亞洲當代藝術之最」榜單的薛保瑕。理由是:薛保瑕在這個展覽,呈現自己對自己的跨度挑戰,在她的抽象畫裡面,出現極度微妙心理空間與筆觸間的深刻互融性,在有跡可循的筆觸落點當中,彷彿帶領著觀者一塊進入她內心起伏的空間,令人悸動。
 
日本藝評家千葉成夫形容薛保瑕的藝術,他說『她的作品,特別是最近的作品,既是滿佈畫的作品、又針對滿佈的畫面找出破綻,她將自己的身體織入畫面之中。…,在她的作品深處流動著的意圖,指出了抽象繪畫並非單純的造形創作,她將抽象繪畫帶往另一個高度』。千葉成夫對於薛保瑕作品的「空間本身」與「比空間本身更過去的外邊」之間的關係,特別有所指涉。也就是說,薛保瑕的抽象畫已經能夠不侷限於單一空間表述,而是因為「織」這個動作,產生一種擴延性的連結,更能被觀視到她是如何在引導視線逐續走入畫面的空間疊映與外擴。
 
最特別的是,薛保瑕在這次近作展當中,圖面的顏色也較諸過往使用得繽紛一些,但是她以單純黑白兩色所構築的幾件作品,則是更加耐人尋味。她在〈聚變〉、〈游移之光〉作品中,透過大量的黑與白色線條的對接,第一次讓人領受到這位向來極度堅毅、內心強壯的藝術家,則在畫面的底層婉約地透露出對生命的惶惑、驚懼,那種很細微的線條游移,就如同腦膜瘤開刀後,等待例檢報告出爐的忐忑。薛保瑕讓作品本身的空間是與自己內心形成一種相互牽扯的關係,千葉成夫所謂「織」的概念,就在這當際成為一個最顯像的「動作」,一個沉默卻壯闊的動作力道,就這麼像漣漪般擴散到觀者的心底。
 
(來源:《CANS藝術新聞&當代藝術新聞》合刊 2019年2月號 期數:No.25)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