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2018 亞洲當代藝術之最 年度最佳畫廊
2019-02-11
30年權衡藝術與商業的兩極 

始終適得其份扮演好角色
 
有一種存在叫誠品存在。
有一種畫廊就叫誠品畫廊。
有一種文化則叫誠品文化。
 
30歲的誠品畫廊,執行總監趙琍說「面對30歲的『誠品』,我們依舊要面對改變。只有改變,才能讓誠品畫廊不斷往前」。只是,趙琍也說,誠品畫廊必須要面對展場空間偌大的問題。「目前誠品畫廊的空間是個超大尺寸的空間,我等於是有三個半空間得要想辦法讓它運轉。這樣巨大的空間,並不是每一位藝術家都能駕馭得了的。藝術家所要準備的作品,都得要有絕對的量體,才可以不至於被空間吃掉。這也就是因為你會發覺誠品畫廊的展覽、藝術家陣容也都在微調。原因就在於,一位誠品畫廊的藝術家過去展覽的週期最最頂多是二年,現在往往都得要三年、或三年多一點才有可能再上場。我把藝術家的曝光週期相對性拉長,關鍵就是你必須幫藝術家考量到作品的量;是否已經足夠能把空間撐起來」。「所以,你也看到誠品畫廊已經在把空間使用多元化處理,除了考量藝術家並非人人都能接受大尺寸空間的挑戰之外,誠品畫廊也讓自己的展務能夠開始走向跨界的豐富表現上」。這點,正好也接續了誠品文化的多面向都會思考。
 
亞洲當代藝術年度之最的「年度最佳畫廊」,向來被亞洲畫廊圈視為一個極為重點的被肯定項目。2018年入圍的最佳畫廊提名有個趣點,也就是2018年的名單有可能是資深畫廊的最後反撲,下一個新的年度有可能會是新生代畫廊的競爭天下了。2018年有16個畫廊進入最後決選,分布的地區也很大,但或許開放讀者票選的時間點;也正好是首屆「台北當代TAIPEI DANGDAI」藝術博覽會上場時間,「台北當代」所引發的正面效應,除了西方主戰區的畫廊大量參與、國際收藏家踴躍出席;帶入台北前所未有的當代藝術國際熱點之外,更也拉抬台灣新生代優質畫廊有了等待許久的被認識空間,不僅台灣新生代畫廊成果豐碩,最大多數的買家都是這回來自海外的藏家群。因此,年度最佳畫廊的投票狀況,資深的誠品畫廊與新生代的台北双方藝廊、亞紀畫廊;最見競爭激烈。這二家新生代畫廊預估在新的年度,絕對會有可能奪下不同項目的寶座。2018年度最佳畫廊最後獲得頭銜的是誠品畫廊。評委的共識覺是,誠品畫廊在權衡藝術與商業的兩極,都能適得其份。它讓一個在大企業書店裡畫廊,依舊能扮演銜接書香人文的氣息,卻也能承續創辦人吳清友先生生前熱心推動藝術、鼓勵藝術的志業,同時也是台灣暨台灣以外的地區;藝術家與畫廊同行樂於合作的畫廊。
 
事實上,吳清友先生當初準備了35萬英鎊,為的就是想去購買亨利摩爾的雕塑。但後來他轉念又想,如果他開個畫廊;假設都沒有生意,那麼應該也能撐個四年,假設一個月一檔,四十八個檔,就能讓一百多位藝術家有個舞台。讓藝術家有個舞台,說來或許輕易,但要持續堅持這樣概念,就不僅僅需要勇氣,同時也要相對有經濟實力,才能讓夢想持續不斷。而誠品之所以在亞洲成為一個文化的同義詞,何嘗不也是與這精神根柢息息相關嗎!
 
(來源:《CANS藝術新聞&當代藝術新聞》合刊 2019年2月號 期數:No.253)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