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光州雙年展基金會主席金宣廷(Sunjung Kim) 以邊境做為當代藝術計劃的實驗平台
2019-01-11
姜盈謙 / 採訪報導
 
2018年名列英國《藝術觀察》(Art Review)雜誌排行榜「Power 100」的韓國資深策展人金宣廷,長年活躍於推動亞洲當代藝術面貌。曾擔任首爾現代藝術中心(Art Sonje Center)首席策展人;策劃過第51屆威尼斯雙年展韓國館、第13屆德國卡塞爾文件展的金宣廷,被韓國媒體形容為「韓國當代藝術無法不提及的重要人物」。2012年開始於南韓邊境的鐵原郡推動一系列的當代藝術計劃的金宣廷,以【真實的非軍事區項目】(Real DMZ Project)試圖喚起大眾對南北韓分裂歷史的關注。
 
非軍事區(Demilitarized Zone, DMZ)是橫跨韓國和朝鮮之間的軍事分界線,寬約4公里、長238公里,將朝鮮半島攔腰截斷。1953年,朝鮮、中國與聯合軍簽署《朝鮮停戰協定》,此地帶成為世界上最分裂和對立的象徵。金宣廷回憶起「真實的武裝軍事區」計劃誕生,源自2008年她為宮島達男策劃個展【38】--數字3和8 象徵了劃分南北韓的38度線。在準備展覽的前置作業時,她驚覺自己對南北韓分裂的歷史其實一無所知,「身作一個韓國人,我感到很慚愧。」
 
為了探尋這段重要的歷史,自2012年開始金宣廷於鐵原郡推動【真實的非軍事區項目】,聚焦於38度線的邊境文化。「我當時構想出了十年的計劃,且我認為此計劃不單涉及南韓的藝術家,更包含海外藝術家--藉由他們中立的視角,重新看待這個軍事分界線、分裂造就的社會及環境等相關議題。」
 
首屆場址鐵原郡,占非軍事區域的三分之一,往昔商業活動頻繁,後因戰爭而成為廢墟。金宣廷表示,一開始由於展覽地點偏遠,不容易讓大眾親近。「最初我們以安全觀光路線(Security Tour Course)裡的部份設施為展出空間,而後為深入與非武裝地區的居民交流,我們將地點移至軍人及當地居民休憩的咖啡廳 、店家,遍佈錄像、聲音及裝置作品在鐵原郡的市場、公車站牌、教堂等公眾角落等。」除了現地創作,金宣廷聯同團隊,在周邊廢棄的鐵道空間舉辦公眾講座和人文學科的研討會;亦在鐵原郡的楊智里推出了藝術村駐村計畫。
 
自項目推出以來,引起韓國及海外許多藝術家響應:2012年南韓紀實攝影師盧純澤(NOH Suntag)於鐵原道和平瞭望台攝影一組影像作品〈To Survive VS Once Arrived〉,其中一張照片拍攝了「軍人的背影與照相警示牌」探討禁忌與威權;2014年藝術家林珉旭(Minouk Lim)與江原道水利中心合作〈碑300——尋找水利中心〉(Momument 300, Chasing Watermarks),把傳聞中戰後在鐵原水務局被屠殺的三百人相關記錄展示出來,以類似公路電影的方式,在從首爾出發載往水利中心的巴士上,播放錄像檔案給車上乘客觀看。海外如阿根廷籍藝術家阿德里安.比利亞爾.羅哈斯(Adrián Villar Rojas)在楊智里的藝術村所創作的錄像以及裝置〈戰爭中最美好的時刻〉(The Most Beautiful Moment of War)。2018年度邀請了Michael Joo、拜倫.基姆(Byron Kim)、金泓錫(Gimhongsok)和李受俓(Yeesookyung)為當地創作永久性的裝置作品。
 
原本金宣廷認為此計畫將會以十年期做為一個完整的呈現,但如今她希望更長久地發展下去,「現在有越來越多民眾開始關切邊境議題,兩韓的關係也正逐步改善,讓我感到很欣慰。」她表示此藝術計畫將繼續成為朝鮮半島的調查研究平台,讓人們得以深度理解非軍事區存在的價值,從中開啟展望世界和平的契機。
 
在金宣廷2017年接任光州雙年展基金會(Gwangju Biennale Foundation)主席一職後,她史無前例召集11位策展人,以「想像的邊界」(Imagined Borders)為題,一同參與光洲雙年展的策劃。她表示,南韓前總統朴槿惠被彈劾下台後,引起越來越多藝術家對於政治和社會議題的關注,「邊界象徵著世代、階段、性別和國界等有形與無形的分界,我拋出這個概念作為策展團隊的思考起點,而他們最後的成果和努力讓我很滿意。」
 
談及任期目標之一,她表示期望帶領基金會團隊重新梳理光州雙年展的歷史發展,更新機構的文獻庫,並設立基金會專屬的展覽空間。
 
「2018年光州雙年展中,我們呈現了很多錄像作品,但受限於時間無法讓人一次看完。往後我們希望能固定推出展覽計劃,並成立一個公共圖書館,將基金會的收藏和資料呈現給當地民眾。」
 
問及未來期待探索哪些展覽主題,金宣廷表示:「日本作家東浩紀的著作給了我很多啟發,之後想繼續深入探討關於黑暗烏托邦(Dark Utopia)或是黑暗觀光(Dark Tourism)等議題。」「不過,真正推出計劃應該是十年後的事了吧。(笑)」
(來源:2019年1月號 ,No.168)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