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2019-01-10
有沒有發現自己老了一點?

或者是,老了不只一點;是好幾點!

新的年歲,我突然喜歡起自己老了一點。
 
走在路上時,不經意地;總會接受到陌生人送的微笑。初開始,我老以為是認識的人,但對方總也是匆匆走過,沒有停下來意思。這證明是並不相熟的人。後來,我才發現是自己的問題。原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常常會邊走路邊想心事也一邊掛著一抹笑。這或許會教人誤解是我在對人笑,於是,對方出於禮貌也送回了一朵微笑。發現這個原因之後,我突然有點興奮,覺得長大了。我想到馬克吐溫不也說嗎?『有皺紋的地方,只表示微笑曾在那兒待過』。私心裡,我自然不樂於臉上有太多皺紋。但,我一點都不排斥微笑在我臉上這樁事。
 
2018年的最後一個月,雖然沒有出遠門,卻也走了好些個地方,安安靜靜看了不少展覽。我真心感動的是,這個環境或許沒有那麼令人醉心,但卻始終有一群人能夠定下心去做自己的事,對自己沒有輕易移動過心念,相信自己給自己的承諾,同樣也相信自己可以去實現它。這些人,都在新的一期特別焦點話題【博覽會爆炸】裡。
 
截至目前為止,沒有一個真確的統計數字出爐;到底現在全球有多少的藝術博覽會在打轉?感覺起來,好像一年12個月,真心想要找;不難察覺好像每個月都有至少一個以上的博覽會在地球的某個城市發生。整體的藝術產業,從畫廊時代走到拍賣會時代,現在則是徹徹底底由博覽會掌控的時代。一個業種之所以會出現,它說明是環境的需求。只是,需求固然造就商機,卻沒有一個人會在商機猛如虎的聲勢當中,會停下來想想是否稍有不慎會被虎給咬一口或生吞活剝了呢?
 
當博覽會成為產業交易最大平台之後,相對也讓畫廊因為疲於應付族繁不及備載、千篇一律的博覽會,對於畫廊的本業不得不有犧牲或怠忽。冷林老師告訴我「乃銘,你不覺得這樣的現象很矛盾嗎」?這也就是說,博覽會希望畫廊能夠提出豐富、多元、具有前瞻的藝術讓受眾得以參酌,只是,畫廊為了支援博覽會的數量,展覽都鮮少在畫廊出現,藝術家也都忙著供應博覽會參展品量,試問;我們又如何期待畫廊能在博覽會上出現教人眼睛一亮或驚艷作品呢?
 
博覽會、拍賣場,都有該受到尊重的商業機制,它們本來就不是一個教育機構,但是,美術館、畫廊都是可以兼具教育功能的處所。當本務不再受到眷顧,絕對會影響到產業鏈的連帶性,相對也埋下博覽會迅速被消費的頻率,造成資源被浪費。這個環境最缺乏的是鞏固本務、是對事情的清明看法,而不是先把自己的利放在前方的樑上、心機成為外衣,盡是人間失格的舉措。
 
藝術產業事實上並不需要那麼泛政治性的肢體語言或意識操弄。這個生態確實是有些小奸小惡的人存在,但是,這個產業多數的人,只是很單純在建構自己的小小夢想、小小利益,一如路上陌生人願意給你的微笑。如果,人與人之間的相遇,可以視為是一種久別的重逢,那麼,何苦去消費眾生的這個機緣呢?
 
2019年,新年快樂。不管是在哪個角落的藝術人,都應該值得更好、更快樂。
 
(來源:2019年1月號,No.168)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