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世界從不寂靜,且讓記憶續相守
2018-12-13
 
也不知道得罪了誰?今年的收尾,盡都是眼淚。憂心亮警訊的健康,眼淚連醫生都安慰不了、止不了。還猛耍幽默說「喔唷,你的眼淚要都是錢的話,你再多哭些,我一點都不在意」!怎會這樣呢?現在醫生都不能好好聊天嗎?革命夥伴的驟世,一邊懊惱一面掉淚,好多天;回到家、開著電視,瞪著屏幕呆坐著,眼淚就自動斷了線…。唯一勾引不出絲毫眼淚的只有工作!不是工作有多順遂,而是當豬隊友漫天飛舞,我反倒內心安靜了。因為,康德(Immanuel Kant,1724-1804)不也說『生氣,只是拿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這招,我斷不甘讓它侵犯上身的。

月刊,開始也要為改變做準備了。
 
新聞,當然還是這本月刊創刊的初衷。只是,新聞的動態,在經過近三年【罐 新聞】的嘗試運作之後,我們將會愈加強化新聞資訊的動態是在即時【罐 新聞】平台上放送,月刊;固然一方面還維持新聞的素質,但是逐漸地我們會將月刊從新聞的基點拉抬到更高質量的新聞專輯化,我們或將把編輯畫冊的概念,將具有時效且能夠延展的新聞內容;在月刊以畫冊專輯的分量來呈現。當現階段的畫冊文化逐漸式微的同時,雜誌將以市場的既定穩靠物流通路;來取代畫冊的單一被動輸送渠道,以新雜誌型畫冊型態來取替「後畫冊時代」。
 
在這期月刊當中,《拍賣年鑑》西畫資訊小組大大顛覆傳統《拍賣年鑑》的思維模式,只取一個項目來放大,這應該是現階段出版編務非常大的冒險,但卻會是最緊緊扣接時代脈動與市場胃口的極大值。戰後華人藝術市場,二年前開始孕育,今年卻不斷推翻舊紀錄而改寫新目錄。由亞洲所帶起的這股戰後藝術市場熱潮,徹底影響到西方拍賣市場的內容,甚至連一線西方畫廊都開始從明年夏季就佈署新的人事來專門處理這個板塊。《拍賣年鑑》在準備多時之後,率先就篩濾出今年從1月到11月30日拍場上的戰後華人藝術成交紀錄,逐續地把這個板塊的新歷史給爬梳出來。與此同時,我們也讓站在拍場一線的關鍵推手;自己來陳述這段歷史的起源與轉折。市場以市場的角度來做梳理,這並非是要推翻學術既定的模板,而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歷史、釐清歷史,尤其是這段歷史越往底層溯源,愈加發現到華人在抽象繪畫的精神領域中,竟然也扮演著重要角色。這就好比5、60年代的電影,現在能夠以數位科技重新加以再製一樣,歷史;慢慢又有了一個清晰的樣貌,不再只是一個含糊灰花的黑影。
 
另外,就雜誌型的畫冊編輯這個環節,我們選擇了日本藝術家金氏徹平來作為第一棒。這位深具偶像型大叔顏質的藝術家,謙遜、內斂,但卻十分溫暖。他勇於面對自己藝術的顛覆性與叛逆性,從來不願意被藝術窠臼給束限,他告訴我「我的藝術始終存在著藝術與非藝術間的關係,它們都被拿來打亂界線,但也因此能夠讓藝術的解讀更自由」。這回,他透過作品娓娓道來對童年、對成人世界的看法。藝術,在他眼中,是時間的輸送帶,人在其中,遍地歌謠也能四處哼唱。
 
當然,我很推薦今年的上海雙年展與台北雙年展,前者幽默又不失現世、後者嚴謹又令人感到有體溫。上海藝術週有70場活動貫穿,西岸與021是箇中翹楚,而榮宅的劉野【寓言敘事】則是最好看的一個展覽,在看這個展覽的同時,我格外想念一位最親的革命夥伴;回到台北第三天,卻接到她過世消息,當時無來由的思念是否是個徵兆…?
 
2018年,就將要過去。謝謝一路相挺的朋友、謝謝歲月,讓我們都能身心安頓、記憶續相守。



 
(來源:2018年12月號,No.167)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