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耽於安逸是一種慢性病
2018-08-13
當現在多數的展覽普遍散發出一股「厭世」神態時,我反而喜歡回到更純粹的視覺觀視、我反而更喜歡多聽聽藝術家、專業的藝術人如何闡述自己面對轉折的流程,這些經驗都會激越人能夠反過來看自己。
 
想想,你有多久沒有機會能夠像鏡子一般,在工作與生活的汲汲舒舒裡;看過自己、真正的看到自己呢?
 
徐冰,在北京UCCA的大型回顧展,再度提述了一個他講過的內容。他說「透過展覽,透過作品,我讓自己有個反思的機會與空間,作品像鏡子;能夠讓我看到自己,能夠讓我再度意識到自己曾經在過往的那個片段、對什麼產生興趣」。這話很雲淡風輕,一點都沒有絲毫的自足。但是,仔細去想、或者檢視他40多年的創作轉折,或許才會深刻明暸徐冰講這樣的話是多麼對得起自己。
 
在日子的來去間,你有曾經停下來,過對自己講過的話、做過的事,真心地感到對得起自己嗎?
 
我相信,多數的人只會讓自己陷入詞窮、語塞的地步吧!
 
工作愈久,愈來愈發現;喜歡上工作的原因,不單只是因為它會成就生活上的收入,更關鍵性因素是在於;透過工作可以有機會反視自己。
 
基本上,我很難因為慣性的工作內容而感到沮喪,原因出在我總是會從慣性裡試著找出不同新鮮點,只要一點;就一點,我會極度滿足奮力往前。我更經常在一個個相同或不同的人與事裡面,因為對方的一句話、一個作為,讓我重新有了另一項學習功課。當然,也會因遭遇拐瓜劣棗、臭澤瘴氣而氣悶,但長時間擔任記者角色,無形間早已訓練自己爐火純青的離魂術,懂得把人當空氣;調適心情明天與太陽一起上升。
 
學習,其實是個極為有意思的事。
 
兩岸三地藝術人熟悉的台北市立美術館創設35年來,首度閉館修繕9個月於7月20日再度開館。館長林平說,外界可能不曉得北美館35年來在空調設施都是打帶跑,原因是美術館當初在建築的時候,根本沒有留管道間。歷任館長都想過修繕,但計劃始終無法落實。對於台灣美術館歷史以來首度遭遇的空調設施修繕,林平認為這是自己生命過程的契機、是眾多人幫忙來成全的完整。她坦言,這個經驗對公部門、美術館都是未經歷過。但是卻會因這個經驗有了全新的學習,讓工程與空間美學首度有機會一起走在交集上。
 
首次躍上《亞洲藝術新聞》封面故事的大阪関西拍賣,同樣也在五周歲的秋拍環節上,給自己加入了一項新的學習功課,首度推出具有日本特色的現當代藝術專場。上明先生以日本藝術家具有東方人文情懷;嘗試梳理出對於當代藝術的概念與表現形式,接著再將原產於西方的當代藝術內化成為檢視日本人特有的藝術脈絡。他說「這些重要的藝術品明明就在我們家門口,卻被拿到紐約、香港拍賣,為什麼我們不能自己做呢」?他提到,日本匠人精神固然強調小範圍製作,但容易導致在大格局上無法創新與突破。所謂業內互派制,幾乎有點像近親聯姻,限制了與外界的溝通交流。因此,這讓関西拍賣的現當代藝術專場有絕佳切入點、有了自己的態度。他認為「真正的本事是妥善運用日本既有資源,通過藝術品拍賣,持續將藝術普及化並傳承下去」。
 
生活、工作,選擇一種安逸、不事改變的方式,自然是最輕鬆的。畢竟,誰喜歡冒險呢?冒險意味著改變,改變意味著推翻框架、離開了舒適。可是,人生最奇妙的,不就是無法事先去預期下個轉彎會遇到誰嗎?同樣的路走久了,會無視旁邊的一切,這無疑讓自己損失了發現的驚喜。20世紀美國現實主義作家傑克倫敦(John Griffith London,1876-1916)不也說過『在骰子賭中輸了錢,卻也贏得等值輸的經驗』。無法預設成功,並不意味不能挑戰自己。安逸;本身就是慢性病,你或許未必察覺自己沾染了它!


2018.07.28
(來源:2018年8月號,No.163)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