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藝術,不僅是表達;更是職業
2018-06-14
成功,不應該是一個形容詞,真心要講;它應該是個動詞。

5月26日,香港佳士得春季「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夜拍,76件拍品,以1,040,390,000港元的總成交金額闖過10億大關!這是佳士得在香港推出西畫夜場的拍賣以來,首度拿到第一支10億港元金鑰匙。事實上,今年春季香港蘇富比「現代及當代藝術」夜場,也跨過12.8億元港幣的欄杆,這同樣也是蘇富比在香港推出西畫拍賣以來;成果最豐碩的一項紀錄。
 
藝術市場,不斷又不斷地在改寫著自己的紀錄。尤其是在亞洲所發生的拍賣,同樣是跨國性的國際拍賣公司,那份存在的競爭與聲嘶力竭更是可怕到駭人。一個國際拍賣公司,在香港舉行拍賣,競爭的何止是同行的其他拍賣公司,更還有自己在倫敦、紐約的同屬公司,你必須如何在香港的市場創造出好的成績,更也要同季去競比自己公司在紐約或倫敦的拍賣成果。這或許也就更能解釋,在亞洲發生的國際拍賣公司所需要花費心力去思考「策略」、去「梳理」拍品歷史脈絡,幾乎已經成為蘇富比、佳士得兩家國際公司在香港從來不敢輕易鬆懈下來的運營格式。
 
但是,你也不得不承認就因為拍賣公司極端近乎偏執的比賽心理,才能夠讓整體的市場不斷出現有系統、條理的藝術市場生態學。
 
亞洲的美術館,長期以來並沒有對藝術市場生態產生太容易被看到的顯學,美術館從制化的官僚體系進到私人企業的框架,競逐的往往只是一種對自己容顏(自尊)的自戀;卻鮮少看到對於外在世界的全體關注。
 
亞洲的畫廊市場格局小,缺少因為從事畫廊事業而晉身成為大鱷型的畫廊鉅子,畫廊的負責人沒有深沉專業學養、不願意延攬好的技術人才,也就無法在論述上成就一方之霸,當然,就更無法在社會階層成就出一方之位。再加上,畫廊業者普遍存在利己觀念強,公眾性、公益性、公權性意識薄弱,也就更難被期待畫廊面對自己事業的思創能力能時時保持精進。
 
從上個世紀末開始,拍賣市場逐漸主導整體性的藝術行業、 藝術生態走向和選項,作為第一市場的畫廊狠狠地被甩在後頭,即便是現在已經進入新世紀的第18個年頭,畫廊;始終還是無法「掙」回自己本來就很弱的發言權。我總覺得,問題的核心發生在「對自己價值不夠確定」。拍賣公司花很多時間在檢討自己;檢討自己何以沒有創見去領先同行。因此,拍賣公司的專家花了比藝術行業的其他人更多心神去追逐、去羅織下一季的拍品,同時也在這些拍品裡面;理出線索、建立脈絡,為的就是要說服客戶願意花比拍賣公司預期的估價更高的代價來競逐。畫廊呢?則花很多時間去檢討別人、去講別人是非,就是死也不肯反省自己。當然,在拍賣公司與拍賣公司之間,也未必就一定發生願意、樂意誇獎另外一家拍賣公司,但;至少保持禮貌是一定有。畫廊卻未必了。畫廊同行間,最少發生的就是對別的畫廊真心發出讚美。固然,你可以不一定要對別人誇獎,不過,但你至少應該可以管管自己的顏面神經吧!可以不翻白眼、不撇嘴吧!
 
我們常常以過度自傲的優越感來面對許多事。
 
對於工作或對於人,沒有深度;可能來自於教育,沒有寬度;卻來自於家庭與性格。這個社會本來就不是拿來「教育」人的。可是,它確實也可以來「教養」一個人如何能夠更好。徒有知識缺乏正直是危險的,但空有正直卻缺乏知識則是軟弱無用。選擇藝術,就應當懂得它不僅僅只是能作為表達的一項工具;更可以是一種職業。既然是職業,就可以、也更應該更深邃它的層次,讓人看懂這項職業,也能看重這項職業。
2018.05.29
(來源:2018年6月號,No.161)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