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藝術,到底為何物;直教人如此聲嘶力竭呢?
2018-05-21
城市的地圖上,一個看著許許多多小孩從出生、就學、就業、結婚、生子的書店,因為無法再承受房租的調漲,只得選擇歇業。書店所在的位置是一幢百年洋樓,歷史的餘蔭,至此無法再伴隨著書香飄逸。環境在更迭,人;當然都應當也可以選擇對自己最好的方式善養自己。但或許我們都太汲汲營營於眼前的苟且,反而對於城市人文的記憶不會過於在乎。好像人只要能活著,就能可以、有權利…遺忘。
 
人文的地圖上,謝素貞;這位在中國西部養出第一朵漂亮當代藝術白蓮…銀川當代美術館的美術館專才,也在4月24日正式離開任職四年半的美術館藝術總監職務。銀川,西倚賀蘭山、東臨黃河,這裡曾是歷史西夏的王朝、中國文化古城、匈奴昔日游牧的處所。這裡曾是與當代藝術全然沒有關聯,四年半前;這位來自台灣的美術館專業人士,隻身一人來這裡;在這裡開鑿引渠長出了一朵當代藝術白蓮。從此,國際美術館界、學術界才開始注意起銀川。我們總認為,人對美術館的記憶是因為建築、因為城市。但實際上,人對美術館的記憶,百分之百卻因為…執事者。此次離去,天高雲遠,沙漠裡的白蓮,又會如何續長…?
 
畫廊的地圖上,尊彩藝術中心25歲了。人總是在時代的篩子篩濾中,渴望尋求一個安身立命的處所。「尊彩」從小小的畫廊空間開始,夢;做得有多大,路;就要走得有多遠,空間;就要推得有多開。25年,這家畫廊沒有悖離創設畫廊之初所擇定的台灣藝術,從長到幼、從具象、抽象到錄像,藝術的河流怎麼曲折,「尊彩」就試著去爬梳世代的歷史,整理妥善後;才能夠把藝術介紹出去,才得以把藝術家放入未來。
 
藏家的地圖上,從來沒有人很嚴肅去問過收藏家:到底,是什麼因素打動你;要把眼前的作品帶回家?今年五月罐子茶書館七周年展--【青鸞舞鏡-太乃與10位藝術家的作品敘事】終於登場,這是一個跨界、跨域的展覽,在這個展覽當中,可以看到優秀藝術家是如何孕育而生,也能看到收藏家對於鑑賞的遠見。收藏家透過每位藝術家的作品來檢視彼此走過的青春歲月,與作品所引發的悸動。作品與書寫并構,這是眾多的收藏展,鮮少陳述的展出格式。
 
藝博會的地圖上,1967年創設的德國科隆藝博會,則相當緊守城市型區域博覽會特質,全視角展現德國目前藝術的發展現況。亞洲,首屆成都藝博也成功登場。五月,伴隨著TEFAF紐約春季博覽會(5/4-8)的開始,最受到矚目莫過於每回TEFAF慣常會利用自己的博覽會發表藝術市場報告。藉由藝術博覽會來彰顯對於藝術市場的統計與閱讀能力,這點TEFAF堪稱是鼻祖,ART BASEL同樣也善用此道。可貴的一點是,這樣的市場報告都不是像亞洲媒體或自媒體自我感覺優良的自吹自擂;這樣的報告充分集結銀行金融、經濟學、產官學的盤整與彙編,每一年都提出數據上的更新和對藝術市場走勢分析。藝術市場要充分成就到產業的概念,不是取自於這個區域的人;砸了多少錢去買一幅畫作,而是市場得密合更詳實的學術基礎。五月,亞洲城市另一個焦點要落在出色的上海021團隊第一次跨出上海、進入北京操作的藝覽北京博覽會JINGART身上。這個有可能會成為亞洲迷你型的TEFAF,整合了古美術與現當代藝術,將會強烈的塑造一個所謂Art Style、Life Style。至於,JINGART是否有可能繼021成功經驗,一舉攻下北京的藝博會市場?結果,很令人期待。
 
五月,城市的許多藝術活動列隊待發,有人暫時選擇離開跑道、有人續留跑道再衝刺、有人則選擇初躍跑道待鳴槍起跑…,城市,因為藝術顯得如織錦般引人入勝,起與落、靜與動;藝術,到底為何物;直教人如此聲嘶力竭呢?
2018.04.26
(來源:亞洲藝術雜誌 2018/05)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