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內容
沒有做不到的事,只有沒想到的事
2018-04-19

已過了12歲的孩子,有了一個新名字。
 
進入第159期的《當代藝術新聞》更改了名字叫《亞洲藝術新聞》,選擇了一個新的高度,要讓別人看自己能夠看得清楚;也要讓自己看別人的視野更寬、更遠。
 
為了能夠扣緊香港整體藝術活動的節奏,截稿作業也整個往後挪,正也因為是如此,我們守候到3月29日保利香港春季現當代藝術專場的4億港元成交紀錄,接著;香港蘇富比春季拍賣當中,5場現當代藝術高達12.8億港元的總成交金額,3月31日、4月1日;連續兩天則有16項刷新世界的紀錄。最令人振奮的則是香港蘇富比現代藝術晚拍與當代藝術晚拍,就達到10.4億港元,這是相當歷史性的一項紀錄。
 
至於,進入第六屆的香港巴塞爾藝術展覽,今年徹底大翻轉亞洲對於藝術的新觀點,抽象藝術的表現大放異彩,深深受到藏家的追逐與青睞。Levy Gorvy的一幅1975年Williem de Koonling所畫的〈無題Xll〉以3500萬美元成交。卓納畫廊Oscar Murillo的〈dia mundial de las aves migratories〉以40萬美元賣出。Tornabuoni Art以200萬歐元成功交易了封塔納的一件作品。Acquavella Galleries安迪沃荷1981年的〈超人〉則以2000萬美元賣出。佩斯畫廊奈良美智2003年〈in the White Room〉作品以75萬美元賣出;至於,奈良美智在H Queen's佩斯畫廊的個展作品則整個售罄。里森畫廊把卡普爾的〈Mirror (Red to Purple)〉以72.5萬英鎊及李禹煥〈Dialogue〉以25萬美元賣出。耿畫廊的趙無極四聯屏則以2500萬美元成交、蘇笑柏有兩項大成交;一件是2017年新作是220萬人民幣、另六件則是800萬人民幣。尊彩藝術中心的趙春翔、李重重更是大有斬獲…,許多畫廊都有交出漂亮的成績單,在亞洲這個藝術市場唯一的大聯盟競技場域中,參與的畫廊幾乎都不再客氣,每個人對自己實力的展現毫不謙虛,為的只是珍惜這個競賽;為的也是希望爭取明年自己能夠再拿到出賽權。
 
香港巴塞爾,今年才是第六屆,問題是為何一個在亞洲才六歲的藝術博覽會,卻能施展出如此巨大的魔力,讓整個香港在一個星期裡面陷入「藝術瘟」裡面?且人人都希望能夠罹患這個「藝術瘟」呢!今年圍繞在香港巴塞爾前與後的展覽,簡直都是大師拼鬥互不相讓,位於皇后大道中的H Queen's也正好選在巴塞爾貴賓預展之前舉行盛大啟用,六家畫廊同時開幕,藝術;首度讓香港皇后大道陷入交通瓶頸。這個現象同時也是香港巴塞爾連續到今年的後段公眾日,一再重複出現的場面。為什麼曾經被國外許多地方視為沒有文化的香港,卻能以藝術成為目前亞洲唯一一個能以藝術交易中心自傲的城市呢?亞洲許多城市型藝術博覽會,何以沒有一個能夠產生像香港巴塞爾如此恢弘的蝴蝶效應?拍賣公司在香港巴塞爾效應尚未產生規模之前,就已經投入耕耘香港這塊環境多年,香港巴塞爾進來;國際一線畫廊也來了,亞洲的藏家也動起來了。香港沒有動用到港府任何文化政策、也談不上拿政府任何補助,產業自己決定自己該往那個方向走,產業自己決定風該往那個方向吹,是產業自己在塑造自己的未來、掌握自己的出路,不是透過政府的輔導、協會的斡旋。產業想要生存下去,只有創造、締造自己更有吸引力的條件來招徠外面的藝術品牌共同加入,這當中;聽不到任何口號、看不到曬照片貼臉表親熱,只有開闢出競技場、只有提供比專業更貴的技術團隊來幫產業,香港的整體環境沒有一絲一毫因為「藝術瘟」而改變硬體或軟體。香港交通依舊恐怖、香港的士簡直要人命的不友善(極少數例外)。可是,香港巴塞爾只有利用六年就翻轉了香港。藝術在這個城市,即便是的士司機都清楚會展中心發生了什麼事!香港透過藝術的效應,一環扣一環的周邊產業都在一星期中獲利非凡。這些,都是民間在種的因,也由私人來收的果。政府,確實是沾光。
 
亞洲藝術產業要自救,該先斷了口水,挽起袖;幹活去吧!
(來源:亞洲藝術雜誌2018/04)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