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回列表 / 内容
正修文物修护中心—修复与维护艺术品 放诸国际的新蓝海产业
2021-10-04
 
正修文物修护中心 李益成主任

 

 

修复与维护艺术品 放诸国际的新蓝海产业

 

文/李玥瑱丶刘亭君

图片提供/正修文物修护中心

 

位於高雄正修科技大学艺文处的「正修文物修护中心」,正扮演有如产品售後服务部门的角色,将艺术品分门别类送到每位艺术品医师的修复师手上。然而,修护中心不仅止於前端的修复,後端庞大的系统式维护与管理,更是中心前景可期的方向,也将成为以修护师作为灵魂人物所开展的新蓝海产业。本期《亚洲艺术新闻》专访到高雄「正修修护中心」的创办者李益成主任。听他如何以科学研究导入修复,系统化解决仓储系统丶修复师培育等面向。「正修文物修护中心」也是台湾目前在艺术产业的一环里,最有实力输出技术与走向国贸的面向,中心的据点横跨香港丶台北丶新加坡,目前正筹备北京办事处。这座庞大的艺术品医疗机器,正在为那些走过世纪风光的艺术品,从离开艺术家手上丶几经流转後累积的迹痕,他们给与不多不少,最适切的呵护。

 

结合 THE SINGAPORE ART SHOW 办理修复特展

亚洲艺术新闻:高雄「正修文物修护中心」於2005年开办至今,主要的致力方向区分哪些板块?从开办至今,什麽是您们最感到突出的特色?

 

李益成:中心在发展上有几个面向,最关键的一点是「建立台湾自己的修复体制」。原因有两点:第一是,台湾很多修复师都是在国外学习,但国外的修复方式丶艺术家的创作方式或是使用的材料,不见得适合台湾的气候。因此我们觉得应该要建立台湾自己的一套艺术品修护体系。第二是,从国外进口的修复材料成本往往很高,但基於正修科技大学是理工起家的学校,化学材料分析的设备与师资很多,因此我们修复的材料会自己改良与研发。第二个发展面向则是我们很重视使用科学研究方法导入修复,在2008年我们成立一个针对修复检测材料分析的「艺术修复保存科学研究室」,也是台湾第一个通过国际TAF认证的研究室,也就是说我们开出的报告是符合国际标准,而研究室的专业团队也能解决修复师在修复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结合以上两点,我们在台湾培育出的修复师就能够使用更有效率与更低成本的修复材料维护艺术品。

 

正修科技大学艺文处文物修护中心修护中心修护团队

亚洲艺术新闻:「正修文物修护中心」目前在亚太/国际上是否曾在技术或学术交流上扮演哪些关键角色?除了台湾本土单位,曾受理过哪些国际单位的藏品修复合作?

 

李益成:2015年第四届的亚太保存修复研讨会(APTCCARN)由正修主办。当时来了15位国家的修复师如澳洲丶印尼丶马来西亚丶新加坡等,他们的修复师几乎都在当地的美术馆工作,但他们都很惊讶,台湾怎麽会有如此庞大的修复团队,也因为那次年会,文化部的文资局了解TAF认证的重要性,因此也去申请成为台湾第二间拥有TAF认证的研究室。因为如此,我们跟文资局的合作有了不一样的变化,尤其在修复师的培育这块,台湾立法部门一直在推动修复师证照,从前主观上要认定修复师修得好坏难度高,因此我们希望从科学的角度切入,让修复师具备科学检测能力,并且订出一个标准方法,让修复师未来能依循这套方式进行检测。因此我们从前年开始就协助文资局撰写标准方法,去年完成红外线检测的标准指引,今年则是紫外光及正常光的标准方法,有了标准法的建立,台湾修复证照的雏形就这样慢慢建构出来了。未来文资局将开办认证班,再透过受训以及考试,文资局就可以授予证照。

 

「正修文物修护中心」的愿景就是成为台湾最重要的文物修复中心,再进让台湾而成为亚洲最重要的修复重镇。将来国外有东西要修复,就不会只送日本或中国,而是选择台湾。在这点上,目前新加坡的美术馆丶国外藏家,还有日本最大的艺术品收藏中心,皆跟我们有合作关系。尤其香港佳士得拍卖公司,每当香港的拍卖季,中心都会派人过去为当季的拍卖作品做维护,已配合将近了8年左右。在目前的据点配置上,香港是我们当初要进入中国的一个跳板,新加坡则是为了东南亚的需求而设立的点,而这几个据点包含台北,基於便给与安全性,我们也都直接跟仓储公司合作,好让我们的修复师得以直接在仓储恒温恒湿的空间里作业,这些都是在国际推广方面的成就,所以我认为在华人地区的修复圈,目前正修的专业度可以说是第一。

 

正修科技大学艺文处文物修护中心修护团队执行修复工作

亚洲艺术新闻:承上题,可否谈谈正修「艺术典藏管理银行」的管理方式有别於一般仓储的特殊性,这种特殊性是否可另外发展出一套艺术品管理的专业系统?

 

李益成:我们2010年成立的艺术典藏管理银行,就是保险柜的概念。为作品提供安全的环境,包含温度丶湿度丶空气丶照明的严格管理,有别於其他仓储;我们还会有修复师做固定的检查,在保存过程中若发现有问题,就可以直接协助藏家处理。此外,当藏家的作品有交流或展示的需求,藏家可授权中心进行处理,因为借展或取件单位会直接来中心提取作品,我们就协助点交。而藏家的新购进作品,我们也会看有没有地方需要修复,整理完再放入库。以上的服务,藏家便可以安心的将藏品委托给我们管理。这种管理系统在台湾是唯一的,因为这套系统的运作核心围绕着需要靠多年经验的修复师们才得以运作。也因为如此,藏家觉得作品放在我们这边很方便又安心。

 

文物进行X光拍摄进行检测

亚洲艺术新闻:您们如何培养修复师?修护师作为艺术产业的核心一环,未来是否有面临供需失衡的可能?

 

李益成:一个修复师的养成,若是从助理开始被修复师带着学习,每三年考核一次,在经过至少12年的培养後,才能正式成为一位修复师。在修复师的培育上,我们一直致力於教育推广的工作,不外乎就是为了让更多人知道文物或艺术品正确的保存修复观念,修复过程当中,忠於艺术家的原创是很重要的,不要过度的去修复。我们一直秉持着修复过程越少的介入,就是越好的修复。这10几年推广下来,成效有目共睹,所以这一切都必须从基础教育做起。进行多年的「艺术下乡」是针对偏乡学童推广计画;此外,从国小丶国中丶高中丶大学丶研究所或社区班,都有不同的课程在推广,去让大家了解正确的修复,也让学童知道有修复师这个行业,其实这10几年下来,有不少修复师与读修复研究所的学生,都是因为接触过我们的活动而开始感兴趣的。

修复师在未来的需求很大,我们学校在三年前就成立研究所,主要培养专业艺术保存的管理人才。也就是修复师与藏家之间的专业经理人:一个懂修复丶懂管理丶懂保存的人。他们也要学材料分析及估价,判别作品健康程度的能力,与将作品分门别类的专业,这类研究所,正修科大可说是台湾首创。正修文保研究所毕业的学生,扮演着藏家与修护师间的桥梁,我也深信藏品的「管理与修护」做为艺术产业一环,将是未来艺术产业的新蓝海。

(来源:2021年10月号,No.201)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