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回列表 / 内容
大稻埕国际艺术节「再现代化」 跨世代新文化运动的发生地
2021-10-04
 

周奕成 Jou Yi-Cheng

 

文 / 李玥瑱

 

 

让跨世代的人在这里发声

成为2020年代的新文化运动发生地

 

台北大稻埕,这座拥有近150年历史的街区,当我们来到此地,总不免怀旧地遥想,这里曾是蒋渭水的台湾文化协会基地,有着人声鼎沸的永乐座戏院,觥筹交错的江山楼,也是郭雪湖笔下〈南街殷赈〉的一景。然而,「大稻埕国际艺术节」的发起人周奕成,最早在2011年熟悉了这里的人文後,便认为;这是台湾最早集现代化精萃的象徵之地。来到现在,他认为这座街区不该只是代表怀旧,反而该提取其横跨百年的创新精神。因此,他以街区公司与大稻埕国际艺术节两者为主轴,强调现代化中的创新精神。2011年周奕成创立小艺埕,再到2015年第一届「大稻埕国际艺术节」的发起,融会现在街区新进驻的各式酒吧丶咖啡厅丶书店丶剧场丶工作室等,百年文化的风华与冒险仍然在这里开枝散叶。《亚洲艺术新闻》专访周奕成,听他如何以面向未来的模式,扭转街区仅止於怀旧的刻版印象,续以这块文化沃土作为当代文化运动的基地...

 

团队将2012至2021十年间,於大稻埕的历程,收录出版爲《大稻埕国际艺术节》

 

大稻埕国际艺术节 重新发起属於当代的新文化运动

10月登场的2021「大稻埕国际艺术节」已迈入第七个年头,是一个以1920年代台湾文化运动与以及1920年代世界性的狂骚思潮为背景,强调「创造力」精神作为主干的艺术节。对於发起「大稻埕国际艺术节」的初衷,周奕成说道:「这是一个非营利的艺术节,大稻埕国际艺术节对我而言,就是搭起一个戏台,让跨世代的人在这里发声。让这里成为2020年代的新文化运动发生地。比如创新与现代化,我希望还给大稻埕一个完整的形象,扭转只有怀旧的刻板印象,我们要忆起这里代表的是现代化与创新的本质,它是交汇各种文化丶政治丶西化丶音乐丶戏剧丶商业贸易之地,当时从这里孵育的每一位企业家的创新精神来到当代,仍踊跃地在这个街区发生,所以希望在当今的社会,继续延续这股基因,这也呈现出大稻埕国际艺术节的个特质:有丰富精神文明做为文化资产传承丶探索及再生丶创业者也是创作者等...我希望这个纯民间发起的独立艺术节回归节庆的原初精神,以永续经营的文化运动为愿景,让这个艺术节即是文化运动。而街区座落於首都台北的精华之地,因此也容易发散它的文化能量。对於周奕成强调的「再现代化」,他表示:「所谓的再现代化是思想上的再进步,不仅科技工业进程的再现代化。再现代化的思考也包含对於现代化的反思。」

 

 

街区公司的社会企业模式 带动街区经济与文化发展

然而,作为一个外来者,周奕成是如何成为这个街区的要角人物之一?他谈到:「学运时代我参加读书会,读到1920年代台湾文化运动的历史,理解到大稻埕是一个意义丰富的地方。2008年我离开政治工作来到大稻埕。我解释大稻埕有三个特质,跨世代的创业宝地丶台湾文化运动的基地,以及1920年代的时光通道。

 

当时我在媒体上鼓吹台湾应该成为起业国,也就是鼓励创业。我担任微型创业顾问,我虽然有美国商学院的学位,但自己并没有做生意的经验,因此我决定自己也要创业。所以便透过最简单真诚的方式融入,也就是创业进驻这个街区,以经济作为地基後,文化则在往上增建。所以在历史街区的振兴策略上,我采用「街区公司」的社会企业模式去经营大稻埕的空间,最初我租下目前迪化街区臣氏那栋楼并命名为「小艺埕」,「小」是带有一种谦卑的心去对应大稻埕的Great Art Yard。此外在这些艺埕里,我所认为的「艺」是一种技艺,而非指称Fine Art,我想触及文化最根本的技艺与手艺,期望把各式各样的技艺带回大稻埕。其实我现在做的所有事情,基本上都是我2011年为这个街区的计画蓝图的延伸,包含大稻埕国际艺术节也是。」

 


本届「世纪艺论 Arts Argued」邀请八位社会思想领袖谈「再现代化」,以不同领域的主题系列论坛,再加上工作坊,探讨从1920 年代到至2020 年代,世界的演变及其意涵,思辩文明价值的道路该何去何从

 

「世纪艺论」讲座 现代化之於台湾的改变与冲击

而这个从10月的第一天到最後一天都有活动的艺术节,今届分为五大主题活动,包含「明日艺人 Artists Next」丶「世纪艺论 Arts Argued」丶「全球艺情」丶「时空艺阵 Arts Parade」丶「街区艺埕 Arts ArtYard」。而今年周奕成特别关注「世纪艺论 Arts Argued」的论坛,他邀请了八位社会思想领袖谈「再现代化」讲座,他表示:「我们这次有邀请青平台基金会董事长郑丽君,回顾台湾人对民主人权的百年追求,并展望民主人权在台湾在现代化进程中的意义;此外,我特别在「岛屿历史」讲座中邀请《斯卡罗》原着《傀儡花》作者陈耀昌医师,借鉴台湾过去族群分立的历史,探讨兼容多元族群的台湾如何再现代化,从讲述1860年间的《傀儡花》与以1920年代背景的《岛之曦》,两本文本互文去比较出台湾现代化,在短短五十年的差距,从「前文明」的生活样态,到开始探讨人权平等哲学的改变与冲击,会有多惊人。另外还有我很推荐的活动是,已常住大稻埕二丶三十年的荷兰人Robin,他将集结大稻埕的居民,以纸箱作为媒材,共创大稻埕居民的生活故事。」

 

周奕成以他抽离的视角综观时空递进,再萃取让时代进步的关键因子,积极地献身去活络它。他不仅能往来快速而庞杂交际的网路世代,也能面对战前世代的长情与礼数。於他个人,更像重现早期仕绅作为文化智识的一份子,以思考如何为公益民权发声为意志。周奕成的理念,也叠合他早期追求自由与人权的初衷,然奠立文化与风尚更是深远而悠长,期待这个结合划/跨时代群众的艺术节「不仅是台湾重要的艺术节,也将成为亚洲重要的艺术节」!

(来源:2021年10月号,No.201)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