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回列表 / 内容
香港苏富比秋季现代艺术拍卖 大师巨作重磅预告!
2021-09-13
 

2021 Estate of Pablo Picasso/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2021年上半年,苏富比亚洲区现代艺术拍卖雄取13亿港币,缔造历来现代艺术半年度最高成交额;同年六月公布将与殿堂级国际导演王家卫谱写传奇联乘,让全球藏家翘首以待!十月举槌之香港苏富比现代艺术拍卖,聚献东西方现代及战後尖锋杰作,由毕加索为第二任妻子贾桂琳创作之甜蜜肖像〈抱膝女子〉丶常玉顶尖魅惑巨献〈睡美人〉丶梵高首幅登临亚洲拍场之〈静物:花瓶与菖兰〉丶罗丹极罕博物馆级大理石雕塑〈逐梦的拿破仑〉,以及赵无极问鼎巅峰之狂草巨作〈30.09.65〉领衔,与朱德群丶康丁斯基丶林风眠丶贝尔纳.布菲丶乔治.马修丶费南度.索培尔丶梅忠恕等亚欧巨匠,共创本季拍卖最强阵容!

 

〈抱膝女子〉是毕加索为他的晚年缪斯及最後一位妻子贾桂琳所创作的精彩肖像。本作诞生之时,毕加索在爱情的呼召下踏上璀璨人生的崭新阶段,触发前所未见的魄力与创意,画中强烈的色彩及光线运用,无不反映艺术家此时内心之喜悦。贾桂琳的抱膝姿态,除了是爱人在画室舒坦惬意的肢体语言,对於毕加索而言,亦另有一番典故;在初遇贾桂琳时,毕翁马上从其面容联想到法国浪漫主义殿堂级大师德拉克洛瓦(Delacroix)创於1834年之名作〈闺房中的阿尔及尔女人〉,画中抱膝而坐的女人拥有地中海典型风韵的长相,与贾桂琳的神情酷似;如此巧合,让毕加索怜爱地惊叹:「德拉克洛瓦早已遇见贾桂琳。」贾桂琳的形象首次出现於1954年6月的两幅作品中;沉淀数月後,毕加索於同年10月再次以贾桂琳为灵感,创作了七幅肖像,当中包括本作及〈坐姿的贾桂琳〉(马拉加毕加索博物馆藏)在内之五幅作品,均以抱膝侧像为型,足证艺术家对此一构图尤感兴趣,而创於10月14日之本作在时序上属最後一幅,堪称此系列之终极呈现。本作诞生後不久,毕翁即展开十五幅致敬德拉克洛瓦及马蒂斯(Matisse)笔下宫女题材之〈阿尔及尔女人〉系列,而〈抱膝女子〉即为此系列之构思雏型。本年四月於香港苏富比春拍呈献的毕加索〈斗牛士〉曾创下港币1亿3994万的艺术家亚洲纪录,〈抱膝女子〉如今紧接於秋拍登场,让人拭目以待!

 

常玉 〈睡美人〉 油画纤维板 一九五〇年代作 71 x 127 cm HKD 100,000,000 – 150,000,000

常玉五〇年代巨作〈睡美人〉应是其毕生创作中唯一明确以恋人为模特儿的大尺幅油画;画面以满喻暗示性的情色笔触,雕琢伊人入梦之绝美时刻,同时融合东方「留白」美学与禅宗「空灵」意境,突破性地重塑超现实主义视角。睡美人酣睡中吮含手指,两腿大开的体态带有明显的情欲暗示,身体私密之处却隐匿於一床雪白隐形的被子,与背景融为一体,模糊现实与梦境的界限。〈睡美人〉不仅见诸两本常玉全集,还参与了2004年巴黎吉美亚洲艺术博物馆举办的〈常玉:身体语言〉大展,无论从艺术性丶美学高度丶学术价值,还是历史意义的角度而言,在常玉作品之中无出其右。

 

奥古斯特.罗丹 〈逐梦的拿破仑〉 大理石雕 一九〇四至〇九年作 68 x 60 x 45 cm HKD 70,000,000 – 90,000,000

罗丹对现代雕塑发展举足轻重,其於1904-1909年创作的大理石雕〈逐梦的拿破仑〉,从主题丶媒材到来源,堪称拍场所见最传奇的罗丹杰作。拿破仑是法国近现代史上最重要的国家领袖,他的崛起与征战,不仅彻底改变西方历史发展,更曾以狮子的沉睡与苏醒,留下中国崛起的惊世寓言。罗丹以半抽象形式为拿破仑披上古罗马帝国军服,象徵他如凯撒大帝般无坚不摧,亦寓意其毕生追逐的帝国蓝图,展现丰沛的历史浪漫主义情怀;〈逐梦的拿破仑〉最早由美国商界巨擘托马斯.福顿.莱恩直接购藏自艺术家,并於1912至1929年长期借展纽约大都会博物馆;1942年,本作辗转进入新泽西州哈特利.道奇纪念堂,此後八十五年一度尘封於历史,直至2017年重光於世,再度震撼欧美艺坛,并於同年在费城艺术博物馆隆重展出。本作不仅留有1909年与罗丹的珍贵合影,以及逾百年来的出版展览纪录,罗丹博物馆更保存着本作的石膏初稿,诚为罕贵非凡的艺术瑰宝。罗丹的大理石雕极为珍稀,纵观艺术家全球拍卖纪录,其大理石雕仅占拍品总量不足百分之二,每有释出,必然引起藏家争夺;现时的艺术家拍卖纪录,即是於2016年由纽约苏富比以2041万美元成交的〈永恒之春〉大理石雕。适逢本年为拿破仑逝世二百周年纪念,〈逐梦的拿破仑〉於亚洲隆重登场,更添非凡历史意义!

 

文森.梵高 〈静物:花瓶与菖兰〉 油画画布 一八八六年作 51.2 x 38.8 cm HKD 70,000,000 – 100,000,000

文森.梵高创作於1886年之〈静物:花瓶与菖兰〉乃艺术家历史性首度登临亚洲拍卖的作品,本季亮相於香港苏富比晚拍,意义非凡。本作体现梵高艺术生涯中最具变革性的一段时期:1886至1888年间,梵高旅居巴黎,亲炙发展蓬勃的印象主义等前卫艺术,开创极富个人特色的艺术语言。静物是梵高最重要的创作主题,艺术家在本作一改以往受荷兰古典艺术感染而惯用的沉郁色调,在画面挥洒艳丽的红丶橙丶黄等色彩,厚涂之笔触满蘸情感丶富艳的色彩洋溢激情,不仅体现艺术家在巴黎踌躇满志的心境,更预示其稍後震古铄今的向日葵作品的诞生;本作自1912年以来展览与出版不断,经历逾一世纪依然深深触动观者,散发经久不衰的魅力,实属博物馆级藏品。

 

赵无极 〈30.09.65〉 油画画布 一九六五年作 150 x 162 cm HKD 70,000,000 – 100,000,000

 

朱德群 〈无题〉 油画画布 一九六八至一九七〇年作 162 x 127.2 cm HKD 30,000,000 – 50,000,000

 

乔治.马修 〈图兹盐湖〉 油画画布 一九七八年作 250 x 600 cm HKD 14,000,000 – 18,000,000

一九六〇年代是赵无极事业的全盛时期,时值艺术家结束五〇年代美国之旅,深受抽象表现主义启发的艺术家回到巴黎,自信盎然地投入抽象创作,画面彻底摆脱物象干扰,直指内在精神与情感,开启「狂草时期」的巅峰。这一时期,赵无极开始尝试於巨幅画布丶甚至订制特殊尺寸的画布上作画,是次秋拍苏富比隆重呈献之〈30.09.65〉所使用的150 x 162 公分画布即为艺术家特别订制款,相较於常规的100号的画布,本作更接近正方形,艺术家在画布方阵之上以湛蓝色调主导画面,力发千钧的线条相互交织冲撞,促成生生不息的能量圆环,涌动翻滚向画面中心。据艺术家文献与拍卖纪录统计,赵无极「狂草时期」与〈30.09.65〉相同尺幅之作仅十七幅,其中一幅更长期借展於斯坦福大学,足见本作价值非凡;〈14.12.62〉为赵无极「狂草时期」另一经典代表,以光线和空间探索宇宙哲学,翌年展出於巴黎法兰西画廊及伦敦雷德芬画廊双城联办的〈赵无极〉个展。本作构图垂直分布,画面笔触沿中心纵轴连天接地,照亮四周,不仅彰显东方哲学「一以贯之」之精神,更呼应美国抽表大师巴内特.纽曼〈太一〉系列垂直而下分的经典构图,似是象徵赵无极此时正值事业与爱情巅峰之际,内心强大意志的一道不灭之光。

 

林风眠 〈宝莲灯〉 彩墨纸本 一九五六年作 68.9 x 67.3 cm HKD 3,000,000 – 5,000,00

 

梅忠恕 〈母与子〉 水墨丶水粉绢本 一九四二年作 70 x 34.5 cm HKD 1,500,000 – 3,000,000

 

贝尔纳.布菲 〈斗牛士贝尔纳.大卫〉 油画画布 一九六三年作 130 x 97 cm HKD 3,500,000 – 6,500,000

 

瓦西里.康丁斯基 〈暗点〉 水彩丶水墨纸本裱於木板 一九三一年作 39.5 x 50 cm HKD 3,500,000 – 5,500,000

 

赵无极 〈无题(风景或高跷房屋)〉 油画画布 一九四八年作 81.2 x 65.2 cm HKD 5,000,000 – 8,000,000

 


费南度.索培尔 〈莱索纳〉 油画画布 一九五九年作 81.5 x 100 cm HKD 2,000,000 – 3,000,000

〈无题〉创作1968至1970年,是朱德群立足全球抽象浪潮之巨作。此时,艺术家代表中国参与巴西圣保罗双年展,尊享独立展厅之殊荣,在美洲艺坛大放异彩,创作上亦更显大气磅礴,画中线条自由流动而豪迈奔放,经营出壮阔自由的空间场域,其早年脱胎自中国传统山水的抽象结构在大笔回转丶停顿丶泼洒丶震颤间全然释放,其强烈的流动性及表现性,与荷裔美国抽象大师德库宁的绘画手法不谋而合;同时,画中红黑配色强烈而震撼,呼应俄裔美国抽象大师罗斯科的色域绘画,使观者之情绪随着顿挫的色彩而起伏,绘画由此变为一种超越题材丶接近意识本身的精神体验。

(来源:2021年9月号,No.200)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