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回列表 / 内容
除了做一位艺术家 我还能为台湾做些什麽?
2021-07-05
艺术家 纪嘉华 Jason Chi
 
具整合力与参谋性格 的艺术家
 
文 / 李玥瑱 
 
与纪嘉华访谈的当日,他人已一派轻松惬意地在工作室里一边为即将於10月在耿画廊的个展做准备,这位同时具有艺术与建筑学位的艺术家,自海外求学回到台湾後,除了在台北最具国际知名度的耿画廊举办过个展【奇妙机缘】,他在台湾艺术圈的能见度更是无所不在。《亚洲艺术新闻》对於纪嘉华的关注除了艺术创作,今次将焦点放在他之於台湾艺术圈Key Man的角色越发崭露头角,尤其出自为了「共好」的初衷在推动各方事务,使得台湾艺术圈与国际的连动更为密切,无疑是台湾艺术圈走向国际能见度的最佳推手之一。

面向国际,他可以是台北当代艺博会创始总监任天晋在筹备期的密会对象,并作为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的顾问,而他今年也出现在香港巴塞尔的宣传片中作为发言者之一,成为西方艺博会与台湾艺术圈之间的引路人 ; 2020年他为台中臻品艺术中心30周年所策划的【叁十而俪】女性艺术家联展,表现了作为策展人的统合力。今年,他更为获得2020入选台北美术奖的90後艺术家杨立,在台北伊通公园举办个展【煞风景田园诗】大获藏家好评。而他也同时身为台北两家各以茶叶与和菓子知名的百年店家「幼濑伍号」与「幼濑明月」的艺术总监,曾企划以郭雪湖的〈南街殷赈〉作品与品牌结合行销 ; 另外,也曾与金车噶玛兰品牌合作,推出品牌首次与艺术家联名而打造的【噶玛兰艺术大师系列:江贤二】威士忌系列。本篇将听听这位理性方法与感性思维兼具的Key Man纪嘉华,如何游刃有馀地跨领域丶跨地整合…
 
2014「伊通公园限量版」
 
家风的培养  具整合力与参谋性格的艺术家

虽然纪嘉华笑着说自己像是亲力亲为的志工,但在旁人眼里他更可以说是一位艺术圈的参谋。是怎样的成长背景让他有这样的能力,可以将艺术作为核心,进而跨域的串联资源?纪嘉华回答道:「我觉得有两点:核心价值观和学习思维的养成。第一,是我家庭的教育,我的父母亲很善良与热心助人,在中部地区,我父亲主要以赞助的角色去帮助地方艺术家,例如有艺术家要出国深造,他就会买作品捧场。第二,我於罗德岛设计学院学建筑时期所被训练的思维,建筑是一个很好的教育,因为思考很全面,强调Problem Solving,一件事怎麽从无到有?怎麽去解决问题?综合这两点,我就想,除了做一位艺术家,我还能为台湾做些什麽?这是回台後最常问自己的提问,而目前我所做的这一切,无非就是对这个问题的答案。」
 
因此早在2014年,纪嘉华便为台湾重要的前卫艺术空间伊通公园发起了「伊通公园限量版」计画,他说道:「其实我是伊通很外围的人,不过一直知道他们的营运很辛苦,所以这个计划的初心就是『怎麽样协助这个空间营运?』,这个计划在2014至2016年与刘庆堂为伊通艺术家作品募了三年的款,共有700多万台币的净利,期间我是亲力亲为地整合当时身边的资源。」而因天马行空的点子或对话所开启的计画,也是今年替杨立在伊通公园策划展览【煞风景田园诗】的缘起,纪嘉华说:「刚开始我并不认识杨立,但在北美馆第一眼看到杨立入选台北奖的作品就非常喜欢。第一次会面我就主动提起要帮他办展览和找策展人。而杨立一句:『为什麽不是你当策展人?』我当场有点傻眼,不过因为想不到什麽推辞的理由,就这样子我当起了策展人。从挑选作品丶展场规划丶论述丶艺术家简介丶拟定合约丶广告邀请卡设计丶作品清单,图档 PDF丶运输联系丶公关宣传丶外烩接洽等,大家想到的我都有做,想不到的我应该也有做,被朋友笑说是一人『行动画廊』的角色。」
 
介於西方博览会与台湾艺术圈的引路人

而问及作为台北当代艺博会顾问的缘起,纪嘉华说:「我在台北当代担任顾问完全是个偶然,我自己主要是创作者,但因偶而也会在国外的画廊丶拍卖会买些作品,所以就认识曾是香港邦翰斯拍卖公司的亚洲艺术总监任天晋。筹划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之前,他也来台中拜访过我两次。後来他找我当顾问时我也蛮讶异的,但可能他觉得我至少比他懂台湾的人和事,而第一届我也真的是花很多时间在帮他们组织推广,包括媒体公关和VIP的部分。对我来说,这些事是帮他也好,帮我也好,但更广的角度来说,是帮整个圈子。」而疫情发生後两年迎来的第一个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 (ABHK), 在香港展会直播第一天的Supercut影片中,他的ㄧ句「Hello from Taichung, Taiwan」令人印象深刻,他说:「从2013的首届,我连续七年从台中飞香港参加这个艺术盛会。此次是因着我的好友,巴塞尔艺术展亚洲总监黄雅君和台湾贵宾代表李晏祯的邀请,让我录制了这一小段欢迎所有艺术爱好者去香港看展览的影片。」
 
2019年第一届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开幕记者会,主办方与各界来宾合影。
左一:陈允懋(瑞士银行台湾区总经理);左二:孙怡(顾问团成员);
左三:曾文泉(顾问团成员);右三:Magnus Renfrew(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总监);
右二:孙启越(顾问团成员);右一:纪嘉华(顾问团成员)。
 
对於密切与西方艺术产业的往来,培养了他对国内外艺术产业的敏锐,让他带有预言式的角度思辩,问及西方产业与国内艺术产业的异同,他说:「不管面对国外什麽艺博会还是画廊,当然本土的经营者,可能会疑虑他们来台湾是为赚钱,虽然确实如此,但是最终对我们还是有帮助的,比如有很多艺术家习惯把作品卖给身边的朋友,久而久之就安逸了!而这个状况至今还是没什麽改变,有外来的刺激是好事。此外,就收藏的看法,台湾的藏家有时不大相信本地艺术家,这是一个问题,曾经有位很有智慧的前辈收藏家跟我说,台湾的藏家在全世界都很有影响力,是可以透过支持本地艺术家进而创造市场的。但是一些资深藏家对自己或许没有信心,因此跑去问拍卖公司,而拍卖公司就会介绍其他国外艺术家给他们。另外,我觉得台湾艺术产业需要培养有战略与全面思考能力的人,西方相较之下的思考与执行就较具有统合能力,像Hauser & Wirth经营画廊之外又有自己的复合式农场,画廊关注要怎麽跟策展人与美术馆保持良好关系?但台湾的画廊可能也因资源限制的关系,较无法加码投资,投资一定是有赚有赔,但相较之下,西方的画廊比较愿意为未来投资,即便再厉害的高古轩也不是每个艺术家都能赚钱。」
 
最後他说道:「我比较幸运的是,这几年我站在这样的位置,虽然我只想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但我的家庭教育告诉我,有能力的人就该多帮助别人。所以我会去做符合我核心价值的事,这个核心价值就是对大家都有利的事。妳问我,除了做艺术家,我还能为台湾做些什麽?我想:能做的事应该还很多吧!」
(来源:2021年7月号,No.198)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