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回列表 / 内容
收藏 是件残酷的事…
2021-06-07
 
台南德鸿画廊  Der-Horng Art Gallery 
陈世彬Benson Chen
 
郑乃铭 / 专访    图片提供 / 德鸿画廊
 
彬哥(陈世彬)即便是在说着他多年的画廊经验,都显得一派的轻松与云淡风轻,却言简意赅令人玩味。
他说「我们接触的是视觉艺术,视觉;就是心胸,就是要能够收纳各种知识,然後;要自己去找出看法来」。
 
陈世彬好整以暇打开话匣子「『德鸿』创立於1993年。但在正式创设之前,一开始的时候,你现在所看到的这幢楼房,其实是分成两个店面,一个是租给艺术家作为画肖像工作室丶一个则是父亲拿来作为店面卖台南小吃。後来,因为台湾环境逐渐好转,对艺术方面的爱好也逐渐加温,艺术家退租;想要自己有画室可创作;也想要能从事绘画教学。结果,这个店面就空了下来。我跑去跟父亲商量,询问是否能将两个店面合为一栋,二楼可作为展览空间,让我和两位弟弟一起来作为裱框工作。会想到成立画框的框裱丶裱褙工作,当然是起因於我从20几岁就开始学习这项技术。没想到,父亲竟一口答应支持这个构想。於是,『德鸿』的起家是从裱框工作开始的」。
 
「我常常会这样觉得,『德鸿』创立的精神核心,一直是建立在所谓应用美学上。也就是说,艺术家完成作品,我们则为作品搭配好最适合的手工制画框与裱褙。这个核心精神说起来似乎没有特别深奥道理,但仔细去想,则不难印证後来『德鸿』这28年的运营性格,我们始终强调任何艺术要能走入生活丶要能反映时代,呈现最吻合当时的庶民生活。这个心念即便是『德鸿』从台湾80後艺术家开始经营到现阶段有西方当代艺术,始终没有轻易改变过」。「与两位弟弟共同经营裱框事业的时候,我经常会在空间中展示一丶二件作品,我应该说;那是1993年正式创设画廊的雏型。我记得;当时父亲的朋友跟他说,这个地方不该拿来作为裱框事业,拿来租给别人;都会比较实际些。我一直记得父亲是这样回答:这事业或许不是赚钱的事,但至少不需要付人租金丶看人脸色,只要把成本控制好,总是一个好事业」。「我必须承认,父亲并没有说错。做画廊的确是亏钱。开始投入画廊业的时候,我也做不起台湾前辈艺术家,毕竟;那需要很大的本钱。要碰;也只能碰年轻艺术家。画廊成立的那个时间,流行的是在地性。但对我来讲,在地性的成本也是高的。於是,我想到另辟战场。既然在地性难全,我心里盘算那就把眼光放到亚洲性寻求可能的发展机会」。
 
关键节点出现在2000年。那年,陈世彬买了机票从台北飞抵比利时,再到法国。由於有亲戚在比利时,也能陪他去看看美术馆,观摩国外画廊的营运模式。幸运的是,他拜访的一家资深画廊老板非常热心与他分享经验。这位法国画廊老板说「作画廊,第一要有研究的精神与态度。研究什麽呢?研究关於自己所碰触丶经营的艺术家作品/派别…。你当然要相信自己对艺术的直觉,但除了直觉能力,接着就要进一步去研究。第二,画廊要有当艺术家『伯乐』的准备。遇到好的艺术家,不仅仅只是後来所延伸的商业性合作行为。更重要是要成为艺术家的好朋友,要懂得欣赏对方的艺术。第三,画廊不可能做尽丶做满所有的事务。因此,要懂得借重社会人材丶社会资源,透过这些关系去帮助画廊提升质量」。陈世彬初探画廊这个行业,怎麽都没想过自己的「导师」竟然是远在千里之外的法国人!那一次,他在那个画廊也首度接触了法兰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 1561-1626)丶阿雷钦斯基(Pierre Alechinsky 1927-)丶赵无极…等人的版画,首度为画廊收藏了第一批国外艺术家版画作品。他说「我从相信直觉的喜欢,再到买了之後,又仔细去罗织关於艺术家及作品的资料,我告诉自己,画廊的未来哲学是;一个画廊一定要有好的收藏,没有好的收藏;就等於没有好的眼力。一直到现在,即便是我万分锺爱米里亚姆·卡恩(Miriam Cahn 1949-),买回她的作品,被太太笑说:这好像画的是鬼喔!我依然爱不释手」。
 
2003年中国艺术热度窜起,2006年「德鸿」进入中国参与展览活动。除了引进,他更积极想要把台湾艺术带出去。他觉得,艺术是没有疆域限制,也没有材质的约束,只要是好的艺术作品,它一定能与你达成一种精神性共鸣。他尤其喜欢找机会训练眼界。随着画廊协会萧耀丶王瑞棋两位理事长到日本丶德国…,他像海绵不断吸收。与日本画廊建立的良好关系,後来他们也成为YAT创设时最大海外资源。2015年在德国初次接触塩田千春的作品就无法自拔。到现在,他依旧是塩田千春作品的藏家也是铁粉之一。
 
陈世彬对「德鸿」的运营,始终不显躁气。他一直权衡画廊两个不同角色;收藏型与发表性,两者都是在赌自己眼光也是在考验自己眼光。「南部艺术生态圈存在着潜规则,艺术家对本土色彩有相当强烈护持心理丶藏家慎入心理浓郁,往往得要有相当程度掌握价值性後,才会与画廊所引荐的西方艺术或任何艺术表现发生关系」。这样的环境氛围与陈世彬内敛个性格外叠合,自然造就德鸿画廊行事风格更显稳扎稳打。当代艺术瞬息万变,陈世彬一方面乐於当一位前瞻者,端出自己的眼光也提出供众人思考与沉淀的馀地。他说「收藏是件极端残酷的事。不能当哪天你打开仓库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拥有那麽多走不出去的东西」!这话够呛!但也具体说出这家28年历史的画廊,一路小心翼翼打造的信誉。
 
 德鸿 春季特展【第一人称】
【FIRST PERSON】Der-Horng Art Gallery Spring Exhibition
(来源:2021年6月号 合刊)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