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回列表 / 内容
百年古迹养出当代魂 活用古迹空间 吸引下一个20年新观众
2021-05-24
活用古迹空间  吸引下一个20年新观众

台北当代艺术馆馆长 骆丽真
台北当代艺术馆馆长 骆丽真
 
郑乃铭 / 台北专访    
图片提供 / 台北当代艺术馆

 
台北当代艺术馆的前身为日治时期建成小学校,成立於1919年。1945年小学校舍作为当时新成立台北市政府办公厅舍使用。1994年北市府迁至信义区。1996年基於古迹再利用政策,将原建物南面主楼厅舍修建为台北当代艺术馆使用,另两翼的建筑则划归建成国中教室使用。1998年被评定市府三级古迹,当时任市府文化局长龙应台始正式更名为台北当代艺术馆。2001年宏碁集团董事长施振荣捐助开馆经费,5月26日由赖瑛瑛所策展的【轻且重的震撼】正式开幕。同年,财团法人当代艺术基金会(2001-2007)也正式设置,经费比例分别是基金会出资51%丶文化局出资49%,以公办民营方式来运营台北当代艺术馆,汉宝德接下首任馆长丶赖瑛瑛则为副馆长,正式开启台湾第一座以当代艺术为核心宗旨丶公办民营的美术馆。当财团法人当代艺术基金会退出运营之後,2008年台北市文化基金会则成为台北当代馆直属主管,运营经费则分为:文基会每年给4千6百万经费,馆长则需自筹1千5百万,以维持整个当代馆的运行。

历任与现任的当代艺术馆馆长皆非等闲,里昂.巴洛希恩(2001-2002)丶谢素贞(2003-2005)丶赖香伶(2006-2007)丶石瑞仁(2008-2016/07)丶潘小雪(2016/07-2019/10)丶骆丽真(2019/10-)。

这个没有设置典藏组,直到现任馆长骆丽真到任才设置研究组的当代艺术馆,以议题为导向罗织出每年四个大展,其中;2017年9月9日至11月5日的【光.合作用-亚洲当代艺术同志议题展】,绝对是划时代节点,台北当代馆成为亚洲第一座推出探讨同志议题展览的美术馆,这个展更将当代馆的国际知名度拉抬到高峰。

《乃铭会客室》这个月作客贵宾是现任台北当代馆长骆丽真,这位将带领当代馆迈入第二个20年的馆长,会有怎样的新思维灌注在成年的台北当代馆?《乃铭会客室》跳开既往一问一答格式,让问与答充分密接与融入,以贴映20岁的台北当代艺术馆新气象。
 
台北当代艺术馆外观
 台北当代艺术馆外观
 
台北当代艺术馆馆长骆丽真的坦率与真诚,在第一则提问答案里就显露无遗

2018年【晃│影─史帝夫·麦柯里个展】
2018年【晃│影─史帝夫·麦柯里个展】
亚洲当代艺术新闻:您2019年10月接掌台北当代馆,已经快要满二年。您觉得,台北当代馆的强项与尚需强化的地方在哪里?
骆丽真:「我觉得,台北当代馆的强项也正好是它的弱项」。「比如说,当代馆的建筑是古迹建物,它应该也是台湾目前唯一古迹建物的美术馆,这样的例子;不仅仅是在台湾或者是在国际上,都会是很突出的代表。可是,也正因为是古迹建物,相对之下就有很多对於建筑本体的维护要更妥善与小心,但也很显然因此在空间的灵活度就会不够。任何一个建物基本上都会老,更何况是一座古迹建物;它本身就已经有了年岁,举凡是白蚁或者其他气候因素,都会需要更细心且又不能动到建筑结构的照顾。所以,以一个古迹建物来作为当代艺术展览场域,这是个亮点。但也只能以现有的空间来作为用途而不能轻易擅用,这也是当代馆的弱项」。「再比如说,当代馆的建筑是与建成国中形成一个建筑体共构,一个美术馆与学校能够紧邻,这是很难得的机会,也相对能提供给当代艺术的发生有多可能性的想像。但是,建筑体本身没有太多的空间得以乘载内容使用,这也会是困扰所在」。
 
2004年【虚拟的爱】奈良美智+graf,台北夏之屋
 2004年【虚拟的爱】奈良美智+graf,台北夏之屋

2009年《派乐地》
 2009年《派乐地》
 
亚洲当代艺术新闻:所以,您提出古迹活用丶也开始在这波疫情蔓烧过程,藉着今年是台北当代馆建馆20年而重新制定突破既往的创新服务?
骆丽真:「我想,古迹活用;应该是台北当代馆历届馆长都会面对的共同问题,只是每位馆长的做法都成为当代馆空间改善的一项基础,让每位接棒的馆长都能在基础上再进一步去扩延」。「比如说,一进入当代馆大厅,大家都会对山口胜宏那件色彩鲜丽的装置数位管状作品印象深刻。但实际上,这件作品确实也对当代馆本来就局限的空间就更显得有压迫感,历届的馆长都想如何突破这点,可也都没有具体改变过任何。没有错,这件作品确实是当年山口胜宏特地为台北当代馆量身订制的作品。但是,他当初在订制这件作品之初,勘查过当代馆场地丶也确认过作品的规格与空间是不会造成有任何视觉压迫性。问题是出在当代馆本身!当代馆开始进行内部规划工程时,因为是古迹建物,在不能损及建筑任何基础结构原则之下,楼地板采取垫高而不直接触及古迹的地面,这一小小的改变,相对就让大厅的高度有一种往中间挤压感觉。可是,你不可能要山口胜宏去改他原初的创作!这就使得原初的空间适切性与现实的和谐度有了差距。另外,这几年来作品内装的影片也都不同。严格上,这件作品已不是原来山口胜宏的创作原样,更何况艺术家已经过世,也没有他的技术团队可以支援再进行维护。我因此想,这件作品其实可赋予另外再生的机能。由於当代馆不具有典藏艺术品的机能与空间,我们无法有个典藏库来收置这件作品。所以,我想为它找一个适合单位来继续担负展示功能。因为这件作品的颜色相当鲜艳,很适合被放置到中小学学龄的单位,也能重新赋予作品内装软体内容,继续扮演艺术角色」。
 
「一旦能妥善处理这件作品,就能够把当代馆大厅净空。现在大厅兼具两种功能,服务台/售票台丶纪念品区/结帐柜台,我要将服务台/售票台/结帐柜台;整合在一处,在关照与功能也较凝聚。在这个空间我比较要强化的是,既然当代馆本身是历史建物,建筑本体的古迹感就相当具有可观性丶也是这个馆很大一个亮点。可是,大厅具有时间感的窗户,过去因为服务台/售票台的占据,相对就无法让人很清楚丶完整感受/看到大厅那股历史建物的配备。如果能将服务项目的配备规整,也让空间视觉动线变得更清新,窗户的完整性;就会被一览无遗。相对的,当阳光经窗户投射进入大厅,光线;也会丰富了空间在不同时间底下的表情」。
 
「历史建物是台北当代馆受到瞩目与特殊的馆性特质,这就是我所讲的强项。但长久以来,因为空间本身的限制与展厅不够,当代馆的这个强项也相对成为当代馆的弱点,这一体两面的状况,彼此成为相互牵制,反而没有办法凸显特质。当代馆20年,我想要让空间更回到纯粹,让古迹建物的本质更被看到与感受到」。
 
 2013年《後人类欲望-当代艺术中的性别观与数位性》-派翠西亚·佩斯尼尼〈迎接宾客〉
 2013年《後人类欲望-当代艺术中的性别观与数位性》-派翠西亚·佩斯尼尼〈迎接宾客〉

亚洲当代艺术新闻:古迹建筑空间活化与再利用,除此之外;我知道您也积极增添服务内容与着力品牌形象升级。关於这些部分,您的想法是什麽呢?
骆丽真:「受到疫情影响,全球的艺术沟通方式也都做了一番调整。台北当代馆突破既往的新服务内容有:VR线上展览,将馆内展场实景透过3D虚拟实境技术,结合对作品的解说,让你可透过电脑丶手机或平板;就可以进行360度全景导览。Podcast「MoCA on Air」,首季规划七集,每二周播出一集,由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进行跨界对谈。多语导览,为了因应文化平权,也因为现在台湾新移民丶新住民人数已达55万人,我们从今年开始也投入多语导览的规划工作,与馆外平台合作,希望能够让更多不同语系的观众能更接近当代馆的艺术活动」。「我记得2019年10月接下当代馆的时候,跟你聊过有关建立文化品牌的事情。当代馆的视觉辨识系统进入第2个20年之际,我们也着手以新的视觉辨识符号来与大家见面,这也是给当代馆重新定位品牌形象的开端。我们将当代馆设定为一个艺术通道丶平台,新的视觉符号41道类似光栅片的直线刻度线来作表现,最中间突出的那一道线是代表现在的当代馆,一边是曾经走过的20年(道)丶对称的另一边则是即将要迈开前去的新20年(道)。你可以看到这有着渐层视觉效果的41道光栅片就好像是个流线的曲度,也好像是一个飞翔式的波纹。这个新的视觉辨识系统,其实还是有撷取过去以建筑造型为模式的概念,只是新的视觉符号没有之前以建筑图案为诉求的框架性,但它还是保有从原来建筑造型演化的意象式,只是新的辨识系统显得更轻灵丶更具有扩延性丶更有想往外触及与大众沟通的延伸感」。
 
2017《光・合作用——亚洲当代艺术同志议题展》席德进 Shiy-De-Jinn 黄衣少年Male Youth-in-Yellow-Shirt & 红裙少女Young-Girl
2017《光・合作用——亚洲当代艺术同志议题展》席德进 Shiy-De-Jinn 黄衣少年Male Youth-in-Yellow-Shirt & 红裙少女Young-Girl

2016年-《蜷川实花展》
 2016年-《蜷川实花展》

亚洲当代艺术新闻:20周年的系列展览要从今年5月,一路走到明年3月,一年的时间跨度,计划是以什麽内容来带领大家回顾过去台北当代馆的20年,眺望当代馆未来的20年呢?
骆丽真:「我之前就提过当代馆的空间展厅不够,能够一次呈现的展览就相对有限,通常情况就是一丶二楼主展场是一项展览,MoCA Studio则是另外一个,与其他的美术馆同时间能够容纳多项的艺术项目,当代馆的空间灵活度与其他美术馆相较,自然有极大的差距。因此,你也很清楚当代馆这20年来相当擅长以议题性来作为展览的策划核心,或许也因为如此,也为当代馆塑造出另外一种不同於别的馆的特色」。「针对20周年目前排定有四项展览:5月15日陈贶怡的【历史.当代】是一种展中展的概念,从当代馆20年的展览为轴心,回溯1990年代起台湾当代艺术形成丶当代馆的成立丶发展与脉络,邀请几位曾经担任策展人为展览顾问,提出展览建议或重新诠释过往展览的经典概念。还有,彼勇.依斯玛哈单丶黄又文丶冯馨的【为了明天的进行式】丶陈湘汶的【过站不停】丶沈伯丞的【盖娅:基因丶演算丶智能设计与自动机】」。「对於展览我也有另外期许。过去,美术馆总认为把国际展引进台湾,就等於是一种国际化。但我现在想的是,我们要如何提升自己的展览策划的质量丶如何把自己的艺术家就像推销品牌一样带出去丶让国外的美术馆也愿意向台湾的美术馆自制展览下订单,这才是一种交流丶一种文化品牌的建立」。
 
2017年《世─李真个展》
2017年《世─李真个展》

 2018年《华丽转身─老灵魂的魅力重生》
 2018年《华丽转身─老灵魂的魅力重生》

亚洲当代艺术新闻:您提到台北当代馆馆舍灵活度不够,这也等於是当代馆的空间是不敷所用。但,我还是想再问;当代馆没有想过要进行馆藏作业吗?
骆丽真:「我们现在设有研究组,也是希望能够对未来艺术的思潮与发展,多方面进行收集与讯息的累积。但提到艺术购藏/馆藏的问题,我们没有钱,公部门每年的4千6百万,我得自筹1千5百万,即便是对於馆舍本身的修缮作业,都无法获得额外的经费。原因在於这样的支出必须得编列於在公部门款项内。可是,如果是从既定款项中来额外支出作为馆舍修缮,那就势必会缩减到馆务运作的经费。而馆藏品最起码都得有恒温恒湿的控管,这点;我们就条件不足。馆藏的想法,应该不能说没有,但实际上却很难有条件去设想」。「因此,我想到的是数位典藏。既然,台北当代馆是以当代艺术为主轴,同时也对科技数位艺术未来性相当关切,我们或许能朝收藏数位科技艺术作品来作为设想。而且,现在这类的作品价位,基本上都还没有过高,现在收藏也还不晚」。
 
亚洲当代艺术新闻:无论是由市政府/国家支持的美术馆丶法人化的美术馆也罢,美术馆;在国内外都面临如何吸引观众丶如何寻找下一波观众的问题。以台北当代馆来讲,过去是学生最爱来访的美术馆,年轻族群必访的美术馆。现在呢?当代馆如何找寻下一波的观众?
骆丽真:「对!你讲到重点了。如何找到未来的观众?这的确是国内外种多美术馆丶博物馆会遭遇的问题。以前台北当代馆经常是美术系学生必来的展览空间,但就像空间会有新旧替换的道理一样,观众是游散的,观众也会有世代更替的状况」。
 
「对於当代馆来讲,它是一个当代艺术专业的馆舍,它就得接受确立位置的挑战,也就是馆性的确认度要相当明显,我们得要全方位去留意国际当代艺术的变化与思潮,对於一个老品牌的当代馆来讲,如何在展览内容当中加进新东西,这就等於是找到观众的一个途径,但也相对是在找到观众之後;得要有教育观众的必要性。因为,所有的观众都属於跳跃性,观众容易受视觉强的艺术/展览吸引,但美术馆或当代馆也好,都需要在展览内容上作适度调整与提升,一方面能从展览里抽取出能一眼吸引观众的内容或元素,但另一方面也必须在展览里面植入不同创作的表现形态,让进入馆里的人,能感受到伴随一个展览所共同呈现的时代性」。
 
「艺术的定律本质是没有改变,但艺术形式会有不同,观众能够在欣赏展览一路过程中,自己在成长;无论是年纪或对艺术的感知,美术馆也在这当中日渐丰富了自身的质量」。
 
「当代馆,作为台北市的文化品牌,这项工作更是相当重要」。

现在的基础都源自於过去经验的积累,也是推向清楚方向前进的动力。20岁的台北当代馆,以青年之姿;继续前行。
 
2019年《查无此人-小花计画展》
2019年《查无此人-小花计画展》

2020年《陶亚伦个展-无处不在的幽灵》
 2020年《陶亚伦个展-无处不在的幽灵》

台北当代艺术馆的第一
.台湾第一座以古迹为体的美术馆
.台湾第一座首度任用外国馆长出任馆长的美术馆
.台湾第一座以公办民营形式出现的美术馆
.台湾第一座标榜当代艺术为馆务特性的美术馆
.台湾第一座以无墙化概念丶拉近里民与社区间关系,最具典范作用的美术馆
.台湾第一座展务只处理议题为本的美术馆
.台湾第一座探讨同志议题的美术馆,也是亚洲第一座美术馆探触此议题的美术馆
.台湾第一座不设置典藏部门的美术馆
 
 
(来源:2021年5月号.NO.196)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