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回列表 / 内容
世代交替vs国际接轨 是未来艺术市场的新走向
2021-03-09

农历年前後,跟新接任香港苏富比亚洲区现代艺术部门主管郭东杰有几次较长时间的对谈,
谈的内容不外乎是疫情後全球艺术市场走向及香港的未来,
我们的结论是「世代交替vs国际接轨」,会是香港及全球艺术市场的新走向。
 
 
疫情後的艺术市场会是什麽模样?相信是大家都关心的话题。农历年前後,跟新接任香港苏富比亚洲区现代艺术部门主管郭东杰有几次较长时间的对谈,谈的内容不外乎是疫情後全球艺术市场走向及香港的未来,我们的结论是「世代交替vs国际接轨」,会是香港及全球艺术市场的新走向。
 
艺术从业人员的世代交替
过去大家谈「世代交替」,都只是谈到新世代年轻藏家的出现。疫情期间,熟悉网路并信任线上交易的他们,在线上交易的表现格外的突出,并且彰显出年轻世代藏家的潜力与收藏群体的新旧世代交替的态势。不过,我们聊的不是年轻世代藏家的世代交替,而是从业人员的世代交替,从业人员的年轻化会是未来市场走向的关键。
以新接任香港苏富比亚洲区现代艺术部门主管的郭东杰而言,他是标准的80後,也就是1980後出生的新世代。他从2012年1月进入苏富比任职至今,正好是第10个周年。这10年他历经陈秀玉丶张嘉珍二位廿世纪主管历练。前者对拍卖的贡献是大大提升华人廿世纪艺术的市场价值;後者除开创亚洲现代艺术的整合外,更拉近了华人艺术与西方艺术的市场水平差距,她们都让世界重新认识到廿世纪华人艺术家,例如常玉丶朱沅芷丶赵无极等。
 
所以,我很好奇香港苏富比亚洲区现代艺术部门主管由80後新世代郭东杰掌舵後,会有什麽样的想法与做法?
 
首先是郭东杰的想法。他认为:亚洲地区的现代艺术市场,已经从亚洲杯进入国际奥运的时代。因为随着亚洲现代艺术於学术与市场体系的成熟,无论是华人或是其他亚洲艺术家作品价格已从二十年前的远被低估,至今已经逐步与欧丶美拉近距离,个别大师的市场行情更与西方大师相差不大,这说明了自八丶九〇年代以来,亚洲从业人员数十年的共同努力的开花结果。而这个基础对於新世代所要面对未来的挑战提供崭新的局面。藏家在提升购藏预算的同时,选择必然增多,优秀的西方印象派及现代艺术作品,将同时进入他们的考虑范围,亚洲艺术家的市场亦会从过去亚运会级别的区域性竞争,进入奥运会级别的国际性竞争,与全球顶尖艺术家同台亮相,彼此辉映,也互相较量。
 
再来郭东杰谈到的内容。他说:我们将正式引入西方印象派与现代艺术。自2018年起,苏富比在香港的现代艺术拍卖曾多次以个案或小规模形式引入西方作品,虽然对於拍场的整合尚未完备,但为我们奠下重要的基础;随着亚洲藏家购藏兴趣与能力的成熟,目前正是逐步常规化丶深度化的良机。其次,我们将过去各自独立的「现代亚洲艺术部」和「现代东南亚艺术部」整合为一。过往我们所理解的「现代亚洲艺术」,主要以东亚为立足点,如今我们将「现代东南亚艺术」纳进「大亚洲」的范围之内。这两个举措最大程度上消抹东亚丶东南亚丶以及欧美艺术家市场的地缘限制,形成更完整的现代艺术拍卖规划,广纳全球的优秀作品。因此,香港现在虽然立足亚洲,实际放眼世界。
 
至於谈到即将到来的春拍会有什麽惊艳的拍品,郭东杰很有自信的说,一定会让大家有别以往印象的惊喜,尤其是夜拍,会有几件西方大师作品亮相。
 
香港  将取得全球艺术品拍卖的主导权
这30几年来,香港从作为中国艺术品(包括书画丶骨董丶油画)拍卖中心,转换成亚洲现当代艺术的交易中心,现在的香港有机会与伦敦丶纽约并驾齐驱成为全球国际艺术市场的交易中心,包括过去香港比较弱势的西方现代艺术品拍卖。郭东杰认为,对於西方现当代艺术的交易,现在的香港完全可以与伦敦丶纽约相提并论,并且以东道主的心情与身份,迎接西方现当代艺术品的亚洲化。他说:有了亚洲观点的国际艺术市场会是21世纪全球艺术市场的新走向,而香港的拍卖将扮演关键角色,而我们新世代从业人员的时代任务或许就在这里。
 
的确,在年轻新世代从业人员逐渐接手拍卖大旗後,他们所认知的拍卖丶所认知的香港丶所看到国际市场的未来,都会因为他们的掌舵发生极大的变化。或许这就是後疫情时代全球艺术市场的最大改变。
 
(来源:2021年3月号 期数: No.194)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