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回列表 / 内容
後疫情时代艺术产业转生术系列 — 壹
2020-07-13
张银锵——产业重新阶级化 已是回不去的事实


 
当您还处处受制於COVID-19身心理威胁的同时,事实上,您所处的艺术产业已经进行了阶级化重新分配。您,真的已回不去疫情之前的那个时代了。
 
张银锵,台中资深画廊-新时代画廊主持人之一,劈头就说「这次的危机,不是钱可以解决丶不是原子弹,这次是病毒。病毒是很公平的;不管你是有钱人或老百姓,这个病毒都一视同仁。金融危机,政府或许可以靠印钞来纾解流动停滞的问题。问题是,这次大家所共同面对的状况是,东西出不去。当一切的一切都发生断链,就会发生经济危机,出现经济危机就会产生社会危机,社会危机之後紧跟而来是政治危机,当国家面临政治危机,势必会企图转移焦点,战争;就会是一种必然性的产生。塑造出假想敌,也等於是转移目标,但危机依旧是存在。因此是否会滋生怎样的战争,就不得而知了」。
 
张银锵继续抛出震撼弹。他说「你放心,传统的拍卖型式是不会消失的。只是,拍卖会因为拍品的区隔与分众越来越清晰。传统的拍卖因为本质带有一股社会阶层渴望获得的炫耀性仪式感,当一位买家以巨额金钱购得一件艺术品,因为高价受到社会焦点追逐所获得的『炫耀性消费』根本无法被量化的网上直播消费给取替。因此,我觉得,传统型的拍卖格式会愈来愈朝金字塔顶端走,它将会大大与拍卖公司目前窜烧的网路型拍卖方式产生了种极端拍品价格差。但有一点你一定要留意。过去,当网络媒体只能以文字性说明来作为『沟通』时,自然是受限於技术无法支援消费性行为。但是,现在越来越精细的技术得以支援;尤其现在5G旋即要展开,技术能够帮助消费行为达到一种全面能经由屏幕来了解某件产品的时候,所谓网路性消费也会越来越朝多元化发展,这使得拍卖公司能够更方便操作技术执行消费达标的美梦,这将使得拍卖公司会大大把产品本身的受众;作更清晰的分类与产品区隔」。「至於,还位於二线或三线的拍卖公司在面对这样的超展开局面,一定得要好好盘算自己如何在同中求异;找出一线拍卖公司不见得能全面无缝的产品服务项目,为自己另辟一个唯尊的品牌市场,不要跟着一线拍卖公司的类项走」。
 
另外,拍卖公司大量取代传统画廊角色,不仅自设可供展览的艺术空间,同时拍卖公司到了亚洲市场更屡屡略过画廊直接与艺术家接触。张银锵对於此也提出看法。他说「我确实有点担心。这样的链接一旦已经跨过去,就没戏。拍卖公司开画廊,这对画廊是该提高警觉的。你想想看,链接;这件事就好比从铁路时代进入更四通八达公路时代,现在则进入网路链接的全面24小时时代,拍卖公司可以在时差区与精细技术来支援消费行为,但是,画廊不可能做到24小时全面开放。所以,现在的画廊与美术馆一样,都面临严峻的运营考验,过去,你可以自视甚高丶可搞单向输出,疫情之後;这个属於现代艺术历史范畴的『产业』也将面临重新洗牌。美术馆与画廊要开始参酌内容是否突破静态展览模式,尝试要加入演出丶互动丶沉浸式…方式,让观众有了期待与排队的渴望」。「我真的觉得,过去单一专业的时代已经过去,这波疫情又更会加促这样的改变。现在,太多太多成功例子都在告诉我们,一定得要更多专业性共谋,才足以制造出更高的获利。过去,你谈印象派是印象派,现在谈印象派则可能忽略光学。你谈表现主义,现在则可能不去谈心理学丶社会学呢?过去,普普主义盛行的时候,尽管名人与产品物件的辨识度拉近与受众距离,但这些严格上讲都还只是区域经营。现在的当代艺术,一跨入就是卡漫,卡漫是个全球性共同社会符号。潮流型当代艺术家取卡漫为元素,讲白了是蹭人家的流量,然後再加上某些○○ⅩⅩ丶破落崩坏…的新表现嫁接,就可推展出一组成功公式:先有熟悉+意外=喜欢。当代艺术潮流因为鉴赏门槛低,再加上买与卖当代艺术时间周期大大缩短,当等待时间等於零,相对也没有风险,也相对让当代艺术在这个时代俨然具有金融概念丶是可以交换的货币。艺术越深奥就越难传播,就只能停留在服务菁英」。
 
艺术品的功能,在後疫情时代已经彻底被转化,消费行为;就是让这个功能转化的最大推手,也是艺术产业重新阶级划分的磨刀石。
(来源:2020年7月号,No.186)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