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回列表 / 内容
论述战後中国艺术 绝对不能遗忘「自由中国—台湾」
2020-07-13

 
一直受疫情延宕的香港苏富比春拍,终於要在7月8日起开拍,这次廿世纪暨现当代艺术拍品相当精彩,尤其有一个「相约一九七二:贝氏珍藏战後中国艺术」专场引来市场的关注。
 
香港苏富比「相约一九七二:贝氏珍藏战後中国艺术」专场 
贝氏,指的是贝学仁与贝夫人(Sheridan and Sallie Bell),他们是在1972年来到台湾的美国人,当时正值退守台湾的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1945年联合国成立,此时中华民国代表中国参与联合国,即使1949年东渡台湾後其依然是安全理事会成员;直到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通过决议,中国席位才改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
 
贝学仁与贝夫人回忆:1972年来到台北,尽管非常乐意浸沉於中国文化,但外交人员身份却让我们经常停留在外籍人士的生活圈子;然而,由於我们热爱艺术,很快发现由美国海军医院院长夫人华登夫人开设於台北双城街的「艺术家画廊」,因而结识了当时在台湾的一批年轻新锐艺术家,尤其是「五月画会」的艺术家们;他们打破中国艺术传统,并探索崭新的表现方式,我们频繁地参加这里的每一场展览,并很快开始收藏这些艺术家的作品。
 
「战後艺术」乃全球艺术发展共同章节   但中国的战後艺术一直难以清晰归纳
关於亚洲的战後艺术,韩国的「单色主义」丶日本的「具体派丶物派」,一直有明确的国家定位及美术史梳理,但论述到中国战後艺术的发展就变得相对模糊许多。原因除了现实的二个中国(红色中国-大陆丶自由中国-台湾)与西方世界的政治对应外,1949年後许多中国艺术家离开了中国前往欧美旅居,并晋身投入西方美术运动有很大的关系。例如:旅居法国巴黎的赵无极丶朱德群丶唐海文;旅居义大利罗马的萧勤丶霍刚;旅居美国纽约的赵春翔丶丁雄泉丶庄喆;旅居英国伦敦的李元佳丶林寿宇等,他们都是二战後离开中国大陆前往欧美发展的艺术先趋,同时也是中国战後艺术的代表人物。
除了旅居海外的中国艺术家们,若以70年代联合国中国席位之易位为转捩点,战後的中国艺术於1949年之後从中国大陆转战台湾,加上70年代中国发动文化大革命,共产党所统治的中国对西方世界采取闭关自守,中国境内的艺术发展与西方世界彷佛隔绝,中国走向与苏联更为靠近歌颂社会主义的红色经典,大大远离了与欧美民主国家的艺术对话,而台湾所代表的「自由中国」与西方艺术的互动变得更加密切。

战後的中国艺术发展  不能遗忘「自由中国—台湾」
过去在拍卖市场谈论战後中国艺术,绝大部份是以旅居欧美的海外华人为主,然而这次香港苏富比即将拍卖的贝氏夫妇珍藏,却完整保留了6丶70年代扎根台湾的华人艺术面貌,其中有陈庭诗丶席德进丶吴昊丶顾重光丶吴学让丶文霁丶朱为白等艺术家作品。这些艺术家多半来自於中国大陆,甚少台湾本地出生的艺术家,他们完全可以作为战後中国艺术的代表;也就是说这次的香港苏富比【相约一九七二:贝氏珍藏战後中国艺术】专场拍品,是战後中国艺术在台湾发展的最佳标本。虽然贝氏夫妇的藏品,更多是与艺术家情谊的往来,谈不上专业藏家所谓系统性的收藏,拍品质量无法与旅居法国丶义大利丶英国丶美国的中国战後艺术家相比;但要论述战後中国艺术的发展,贝氏夫妇所珍藏的「自由中国—台湾」艺术家作品,绝对是战後中国艺术家在台湾所遗留的重要美术史足迹。
 
所以往後要论述战後中国艺术板块,除了旅居欧美的中国艺术家外,一定得把1949年後渡海「自由中国—台湾」的艺术家相提并论,甚至还可以把迁居新加坡的陈文希丶锺泗滨等艺术家一并归纳,如此才能完整呈现战後中国艺术家在全球各地无所不在的发展轨迹,而这才是观察战後中国艺术全球化应有的宏观高度。
(来源:2020年7月号,No.186)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