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回列表 / 内容
2020年会是最难预判和过渡的一年
2020-01-08

每年年终,《亚洲艺术新闻》都会与《罐 新闻》合作推动「年度亚洲当代艺术之最」的网路票选活动。今年也不例外的从24日圣诞夜开始,每天开放一个分项由读者票选心目中「年度亚洲当代艺术之最」。

2019年「年度亚洲当代艺术之最」共分10个项目,分别有:年度最佳展览丶最佳策展团队丶最佳策展人丶最佳亚洲艺术家个展丶最佳展场规划丶最佳画廊丶画廊最佳展览丶最佳艺术经理人丶最活跃艺术家丶明日之星。
 
估且不论最後这10个项目谁能脱颖胜出,在竞争激烈评选过程中,能够入围已经相当不易,而且入围的都是过去一年令人惊艳的展览及行业出类拔萃的佼佼者。
 
已进入第13个年头的「年度亚洲当代艺术之最」
至於这10个项目的得奖名单,我们将在农历年前2020年2月红绿本合刊号及《罐 新闻》来发布。
 
《亚洲艺术新闻》从2006年开始评选「亚洲当代艺术年度之最」,如今已进入第13个年头,或许未来得奖名单除藉由版面丶网路公布外,我们还能为这些奖项及得奖者,举办一场晚会来颁发这些奖项,就这些努力ㄧ年脱颖而出的得奖者给予最大的鼓励和掌声。
 
反送中丶中美贸易战
仍是2020年亚洲艺术市场的最大变数
对於过去的一年,就我们关切的亚洲板块,持续长达半年的香港反送中群众运动,无疑是去年亚洲艺术市场最大的公约变数。香港反送中这场群众运动不仅影响到香港,更牵动着香港作为亚洲艺术市场中心的幅射影响,尤其对拍卖和画廊二个板块的冲击,甚至在新的2020年Art Basel能否继续在香港举办也会是一个变数。
 
除了反送中,持续的中美贸易战对中国丶对全世界的影响正逐渐扩大,绝对是2020年全球政治经济无法绕过的大山,将牵动着中国与美国丶中国与亚洲丶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变化;因此没有人能预期未来一年会怎麽样?所以说2020年会是最难预判和最难渡过的一年。
 
我曾经在前面专栏论述过,未来亚洲艺术市场发展将向「国际接轨」和「世代交替」二条大路走去。因为年轻新世代的品味与喜好,与上一代藏家群有所差异,年轻藏家只选择既特殊且独特的当代艺术作品,而不再追随上一代所谓系统性的收藏,未来不管是骨董丶书画市场都会受到压缩。在国际化和世代交替趋势下,品味的改变丶市场的转换丶藏家的更替都将更加快速换位;所谓「适者生存」,新的一年就看营运者能否适应新环境的变迁了!
 
上月,苏富比宣布全球业务结构重大调整,将公司主要拍卖业务划分为两大板块:美术部Fine Art and Luxury和奢侈品丶艺术与器物Art and Objects。这是法国传媒巨子Patrick Drahi入主苏富比私有化後对业务结构的大调整,值得注意的是「亚洲艺术」被归为「关键增长领域」, 可见未来一年跨国拍卖公司对亚洲市场是多麽的重视。
 
展望未来,我还是要说2002年是最难预判的一年;不过,就如同电影《冰雪奇缘 2》中的对白:
如果看不清未来,就走好当下的路,做你此刻该去做的事。
 
在此,对於未来所有的期许和盼望,都得等我们熬过2020年再说吧!
(来源:2020年1月号 No.180)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