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内容
2022威尼斯雙年展
2022-07-18
除黑人藝術當道更能看到策展人對90後藝術家的發崛

 
這是我第三次來威尼斯看雙年展了!尤其是疫情封控二年後的首次出遊,對於這個世界的變化充滿著好奇。
 
在我眼前所呈現的便是第59屆威尼斯雙年展。二年前因疫情停辦了一屆,今年是第59屆。這是一個擁有上百年歷史的藝術展,與德國卡塞爾文獻展、巴西聖保羅雙年展,並稱為世界三大藝術大展,資歷影響力排行第一。
 
而且威尼斯是最貼近藝術市場的雙年展,在這裡可以看到藝術家與畫廊之間的代理關係,甚至展出作品直接標示來自那一家畫廊提供,就差沒直接寫上價錢。看威尼斯雙年展還能感受到藝術市場的風向,以這屆為例,隨處可見的黑人藝術家作品便可以感受到近年黑人藝術受重視的程度,甚至解釋香港、紐約、倫敦當代藝術拍場,為何黑人藝術家作品行情會不斷攀高的原因。
 
這屆威尼斯雙年展不見悲憤議題作品,這或許跟90後藝術家的加入有關
 
展場除了Simone Leigh雕塑(主題館暨美國國家館個展)所引領的黑人藝術家被重視外,90後年輕黑人藝術家如Jade fadojutimi、Precious Okoyomon、Jamian Juliano-Villani也在這次雙年展中嶄露頭角,顯見策展人已對90後新世代藝術家的重視與發崛。不僅僅是黑人,我們也看到90後中國年輕藝術家陸揚Lu Yang的影像作品、還有匈牙利館Zsófia Keresztes的馬賽克雕塑作品,就是這些造型怪異新穎的年輕藝術家作品,才讓這屆威尼斯雙年展看來更有朝氣。一如過去總是以原住民藝術老調重彈的澳洲館,這次改以Ashley Hans Scheirl & Jakob Lena Knebl兩位風格特異女性參展,許多觀眾還以為走錯展館了。
 
過去我們對雙年展的印象,還停留在對殖民主義的反抗、弱勢族群的社會問題、兩性平權的議題,但這屆威尼斯雙年展已不見這些悲憤議題作品了!8, 90後年輕世代對於殖民主義的壓迫及貧富差距帶來的矛盾較無感,他(她)們甚至能自由表達並決定自己的性向。所以說:這是告別悲憤議題的威尼斯雙年展一點也不為過。
 
具有hi-tech能力的日本、韓國所展現的科技藝術,或許可以成為亞洲當代藝術最大特色
 
讓人印象深刻的日本、韓國館均展現兩國在科技藝術的能力,尤其是結合聲光機械的韓國館GYRE / Yunchul Kim呈現出人類對未來藝術的想像與追求,這些具有科技能力的藝術創作方式,或許可以成為亞洲藝術的最大特色,有別於歐美藝術的表現。
 
至於「中國館」及「台灣館」展覽則令人感到失望且遺憾。中國館【元境】展,策展人寫的是張子康、孫冬冬。參展藝術家有劉佳玉、王郁洋、徐累、AT 小組。「中國館」展場一向偏遠,但每次來都會去走一趟看看,但每回都失望的想說;為何「中國館」的展覽總無法跟上世界前進的腳步?本世紀崛起的大國,以如此品質展覽面向世界,難道不覺得遺憾嗎?
 
自1995年便參與的「台灣館」,因政治因素不在國家館之列,只能在城裡承租展場。今年以「不可能的夢」為題總結介紹了每回來參展的展覽內容,比較像是文獻展。個人覺得「台灣館」一直停留在介紹台灣給世界認識,無關台灣當代藝術發展的現況,同是一大遺憾。或許,台灣可以學習日本、韓國,以科技能力專注於數位藝術展現,如此可以更明確的讓世界對台灣當代藝術留下印象。
(來源:2022年7月號,No.294)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