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内容
我怎麼看這場佳士得香港夜拍
2022-06-16
5月26日晚間,香港佳士得舉行「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夜場拍賣,我認為這是一場攸關全球現當代藝術市場未來發展的重要拍賣,尤其是對中國當代藝術而言。首先看一下數據。本場共拍出59件拍品,總成交14.07億港元,成交率95%;誕生了二件過億級拍品、26件千萬級拍品;41.4%拍品超過估價成交,44.8%的拍品在估價內成交。從數據看來,這是一場成績不錯的拍賣成績,尤其是高達95%成交率。
 
二件過億成交拍品都是廿世紀現代藝術。趙無極〈29.09.64.〉以2.78億港元成交;畢加索〈畫框中的男子半身像〉以1.7495億港元成交。可惜的是,原本預期可以過億的張大千潑彩〈山寺飛泉〉慘遭流標,這讓原本好不容易找不到核心的近現代書畫市場再度陷入泥沼。
 
本場廿世紀中國現代藝術有吳冠中、劉抗、陳文希、丁衍庸、趙無極、陳逸飛等6位藝術家作品入劄,除一件趙無極撤拍外,其他作品都在超過高估價成交。中國當代藝術家同樣有6位入劄,分別是曾梵志、劉野、劉煒、陳飛、李華、張恩利。相對於西方當代藝術家佔比增加,今次中國當代藝術家作品減少於往年,的確有被邊緣化的現象。
 
6件中國當代藝術家作品成交分別說明了什麼?
 
本場備受關注的曾梵志〈協和醫院系列之三〉以4845萬港元成交,此拍品曾在2013年香港佳士得秋拍以1.13億港元成交,本場含傭金不到5千萬,賣方經過9年沈殿,還足足賠了6千多萬港元。劉野〈拿紅旗的海軍〉以3765萬港元成交;張恩利〈女人〉以1005萬港元成交;至於底價1000萬港元的劉煒〈革命家庭〉則流標了!
 
原因為何?劉野為西方卓納畫廊David Zwirner代理、張恩利為霍夫肯畫廊 XavierHufkens 代理。相對於本場無西方畫廊代理的劉煒作品的流標,或許這就是答案。本場中國80後唯一藝術家陳飛〈憂傷的農夫〉以1,008,000港元成交,其代理畫廊是貝浩登畫廊Perrotin。本場反應出一個現實,「只有被西方畫廊代理的中國當代藝術家,才能在拍賣二級市場保證成交」。
 
一場與中國完全沒有關係的拍賣會
 
這樣說,有點偏勃。畢竟中國藏家多少有點參與,但比起往昔,本場參與的中國藏家真的少之又少,甚至連微信朋友圈那些過去關心拍賣的人都消蹤了!中國的缺席,絕對是這場中國當代藝術家作品拍賣不如預期的主要原因。如果中國對於疫情的封控還是如此嚴格,我更擔心的是中國經濟真的出現問題後,中國當代藝術市場下調將更為嚴峻。中國當代藝術市場可能就這樣被疫情封控,給玩完了!
 
本場拍賣結果,還說明了三件事:
 
一、被西方藍籌畫廊代理的中國當代藝術家,才是拍賣二級市場成交的最佳保證。沒有被代理的藝術家,將難以入劄香港拍場。二、中國當代藝術家拍賣二級市場,如同中國骨董、近現代書畫,將逐漸移往中國內地拍賣。未來內地拍賣才是中國當代藝術市場的主戰場。三、香港的現當代藝術板塊將逐漸從中國、亞洲轉向西方,並納入西方藝術產業結構。未來西方現當代藝術作品將以正規軍進軍香港。
 
從本場拍賣成績來看,西方現當代藝術作品成交還是可圈可點的,畢竟西方藝術作品不會因為中國人不買而崩盤。西方藝術市場跟全世界有錢人的財富很有關係,有著全球範圍的參與支持,這就是為什麼全世界的有錢人都想投資西方藝術品,包括中國的有錢人。但中國藝術品卻只有中國人的參與,就連最國際化的當代藝術市場,也只有中國藏家願意購藏,很少聽說西方藏家跟進。這就是今次夜場所呈現的「當中國藏家無法跟進時,中國當代藝術市場便馬上陷入困境」。
 
一個國家財富越多,藝術品就越貴。藝術市場絕對是國家經濟實力的展現。今次受中美對抗、疫情封控影響的中國經濟下滑極為嚴重,其對中國藝術市場的衝擊將是巨大的,甚至已到危機的地步。因此,當晚我看到的不僅僅是畫作價格的下調,中國當代藝術市場甚至可能出現流動性的危機。如果中國經濟真的出現螺旋下降進而引發房地產崩盤,所謂「藝術品缺乏流動性」的問題更是無可避免⋯⋯且求售無門。
(來源:2022年6月號,No.293)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