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内容
台北故宮19件院藏以不同角度 與大阪市立美術館展件相互輝映
2021-08-16


江瑄/專訪

台北故宮、大阪市立美術館/圖版提供

有鑒於2019年台北故宮借展顏真卿國寶〈祭侄文稿〉至東京國立博物館,成為【顏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筆】重要展件之一,不但展出成功,並獲得熱烈迴響與關注;大阪市立美術館也向台北故宮提出了借展計畫,耗時三年時間協商,在台、日雙方積極撮合下,【遺珠─大阪市立美術館珍藏書畫】於7月24日順利推出。

【遺珠】展覽聚焦在日本商業鉅子阿部房次郎爽籟館收藏為主軸,不論從學術性或藝術層面而言,都相當可觀,其中更有許多宋元時期的孤品。策展人何炎泉副研究員特別提到:「每一間收藏中國藝術品的博物館都希望擁有大阪市立美術館這批極具價值的藏品,但卻都未有機緣,這也是本次定名為【遺珠】的緣由。」



梁 張僧繇 五星二十八宿神形圖(局部) 卷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宋 李成・王曉 讀碑窠石圖 軸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宋 李成・王曉 讀碑窠石圖 軸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從阿部房次郎160件收藏,精挑出40件 ,彌補台北故宮院藏的不足

本次展覽共計59件展品,大阪市立美術館除了宮素然的〈明妃出塞圖〉正在修復中外,對於台北故宮挑選展件更是毫無上限,「隨便你們選!只要展廳容納得下。」展現出日本的友善。2018年,適逢阿部房次郎誕辰150周年,大阪市立美術館於秋季推出其中國書畫收藏特展,精選約半數名品展出,並匯聚了由東京國立博物館借展之20餘件書畫作品及封泥,共同呈現更為全面的阿部房次郎收藏品。

阿部房次郎捐給大阪市立美術的160件藏品中,當屬「宋、元」兩時期最重要,展覽名為【遺珠】強調的是彌補故宮收藏的不足,所以特地選擇了台北故宮沒有的藏品,如:張僧繇〈五星二十八宿神形圖〉、吳道子〈送子天王圖〉...等。「精品很難再有主題,若要有主題,必須捨棄某些精品,為了不捨棄這些精品,本次展覽寧願沒有『主品』,而是將展覽鎖定在阿部房次郎這位偉大的收藏家。」何炎泉說到。另外的遺珠之憾還有:蘇軾〈行書李白仙詩〉、王維〈伏生授經圖〉…等3件作品也未能在本展覽露面。

另外,日本書畫文物有借出60天的規定,展覽將於9月21日閉展。【遺珠】展推出前,台灣剛好面臨疫情節節攀升,是否能如期推出,一直讓台、日雙方相當擔憂,但經過多次溝通,訂出了如期舉行的計畫,「哪怕解封最後一天,無論如何都要推出大展。」另外,展前已經全面準備就緒,不論是運輸、保險、人力安排…等。由於目前疫情趨於穩定,看展採線上預約制,希望藝術愛好者,都能藉機一睹阿部房次郎的精彩收藏。為了特別配合這次展覽,台北故宮特別調整將其他展覽期限都稍加延長了一些。
 

宋人 秋江漁艇圖 軸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宋 燕文貴 溪山樓觀 軸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台北故宮19件院藏以不同角度,與大阪市立美術館展件相互輝映

台北故宮這次【遺珠】中的展件,皆曾於香港和上海展出過,但備受重視程度似乎比不上這次,何炎泉提到:「大阪市立美術館負責本次展覽的弓野隆之先生特別期待親身蒞臨這次展覽,還提到目前正計畫施打第二劑疫苗,在九月前一定要到台北故宮看展,還有阿部房次郎的後代也都希望來台北參與這次展覽,顯示這次交流展特殊地位。」

「亮點展品中,必須要提到的就是燕文貴〈江山樓觀圖〉這件經典孤本!與其對照的是本院的〈溪山樓觀〉。〈江山樓觀圖〉因年代久遠,但仍呈現出非常多精緻微妙的細節,此兩件作品有史畫所稱『燕家景致』。」何炎泉說。

 展呈的作品以不同角度對照呼應,包括:構圖相似、作者、收藏家作與收藏作品…等參照,更多的是保留空間讓觀眾或學者研究其中奧妙。大阪市立美術館收藏的〈臨盧鴻草堂十志圖〉和代北故宮院藏〈草堂十志圖〉堪稱是一對孿生畫作,皆描繪了盧鴻隱居生活;宋徽宗〈晴麓横雲圖〉和〈秋山溪色圖〉風格相似,兩件作品在煙雲及幽微的氛圍營造上,令人玩味無窮;易元吉的〈聚猿圖〉曾由溥心畬收藏,他也創作了一張〈七猿圖〉與〈聚猿圖〉情態相近。由於台北故宮院藏揚州畫派作品數量對稀少,華嵒〈秋聲賦意圖〉、高鳳翰〈山水人物圖〉、蔡嘉〈古木寒鴉圖〉格外吸睛。 

 當初台北故宮專門為了蘇軾〈行書李白仙詩〉這件作品,訂製了一個燈箱,讓觀眾能透過燈光,看出因歷史而逐漸消失的紙上砑花箋紋路,這件品紙上的蘆雁紋也是傳世宋紙絕無僅有,不過這件作品因故未能前來,改由台北故宮院藏黃庭堅〈致齊君尺牘〉上陣,這件作品的細節一樣精彩絕倫。

 
宋人 臨盧鴻草堂十志圖(局部) 卷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唐 盧鴻 草堂十志圖(局部) 卷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阿部房次郎的中國書畫收藏鎖定在宋元精品上,兩大顧問:內藤湖南、長尾甲功不可沒

論阿部房次郎書畫收藏,當屬金字塔頂端,尤其在宋元書畫精品上,更是一絕,其收藏題材廣泛,包括山水、人物…等,而有如此多的精品收藏,內藤湖南功不可沒,他開創了日本東洋史學京都學派、《唐宋變革論》為其最有名的這著錄之一,內藤湖南對宋代書畫有獨到的鑑賞眼光,對當時藏家們有深厚影響力,另外,鑑賞家長尾甲也阿部房次郎的重要收藏顧問,不過阿部房次郎本人對藝術的品味與態度是無可厚非的事實,這也是他擁有完整收藏系統的主因。

值得一提的是,在當時中國文物以洪水之姿傾瀉至海外,不是落腳歐美就是到日本,加上中國與日本地理位置接近,貿易往來頻繁,所以現今日本才有機會收藏大量精彩中國文物精品,像阿部房次郎這些商業鉅子,當初都是以「購買」的方式收藏文物,每件精品皆有購買紀錄。阿部房次郎的收藏更是出於個人對文化的喜愛與保存觀念,他在爽籟館藏品目錄中序文中提到,歐美較注重物質層面享受,但「精神層面」文化層面卻更加重要,他認為流入不論是日本或是從海外流入的文物,皆妥善保存,弘揚文化精神。

 何炎泉補充:「明年底台北故宮將推出一檔板橋林家『蘭千山館』特展。板橋林家當時在日本,親眼見證很多中國文物外流,並認為身為華夏子孫的一員,有義務保存文化,因而致力於收藏中華文物,這就是為什麼蘭千山館書畫收藏如此豐沛的原因。」

(來源:2021年8月號 No.283 合刊)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