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内容
過去18個月雖然沒有出門 但卻心心念念這個市場的動態
2021-07-19
專訪 新加坡秋齋主人 曾國和

CANS藝術新聞/台北、新加坡連線採訪

整整一年半的疫情,讓分處各地的收藏圈好朋友們無法像過去如同候鳥遷移般的,總能在各地的拍賣會相見。如今疫情在各國疫苗有效率的施打下,各國的邊境管制將逐步解除,我們即將面對「後疫情時代」的到來。

經過疫情肆虐的中國藝術市場,疫情過後真的就能回歸往昔,重歸過去的榮耀與繁盛嗎?疫情過後的藝術市場會是什麼模樣?《CANS藝術新聞》與各位讀者同感好奇。因此從本期開始,我們將專訪行業裡讓人尊敬的專家,請他們回顧過去一年疫情對市場的衝擊與過渡,並展望對「後疫情時代」的市場期待。首期邀請到新加坡秋齋主人曾國和先生,相信熟悉中國書畫的讀者對他並不陌生,作為80、90年代中國近現代大師吳冠中、李可染的重要推手,藉由他的宏觀視野,長期對藝術市場的獨到觀察與見解,剖析後疫情時代的近現代書畫市場。以下為專訪內容:

CANS藝術新聞:請問拍賣公司過多,拍品良莠不齊,缺乏生貨,結算率低,是目前中國近現代書畫市場的四大硬傷嗎?

曾國和:

是的!受《CANS藝術新聞》劉太乃社長的邀請,我以一個從業及收藏42年的書畫愛好者觀點,來跟大家分享新冠疫情爆發以來,這些日子對藝術市場的觀察與感受。因受到疫情的影響,我待在新加坡已經有18個月沒有出過國,這是從未有過的經驗。和許多藝術圈的朋友一樣,我們都像候鳥般每個月飛往不同的城市觀畫看展。過去18個月雖然沒有出門,但心心念念無時不關心目前的市場動態,這還得感謝網路時代資訊傳播的無遠弗屆。我這裡所說的市場,更加準確的是指中國近現代書畫的拍賣市場。

中國藝術品拍賣業自1993、94年萌芽開始,像朵雲軒拍賣、中國嘉德或者是北京翰海,都是開創市場的前驅;在26、27年前,中國只有3、4家藝術品拍賣公司;但截至去年,準確來說竟已有332家拍賣公司。從3、4家開始發展,就是差不多有近百倍的龐大增長。

 中國近現代書畫項目在中國藝術品整體的拍賣,所佔的比例最高,大概有35%;其次才是古董、油畫。就目前中國332家拍賣行,真正盈利的只有106家,大概佔了32%,只有三分之一的拍賣行是能實現盈利的,那些沒有賺錢甚至是虧錢的拍賣公司卻佔了68%,也就是說有三分之二的拍賣公司是虧錢的,或是沒有錢賺的。

 

 

2016年11月24日佳士得在慶祝成立250週年之際,在香港與秋齋主人曾國和合辦名為【春華秋實——新加坡秋齋藏中國近百年書畫】大展。配合展覽,主辦方精選了250件作品,出了兩本大畫冊,全面展示十九、二十世紀中國畫家們全面轉型的藝術風貌。 開幕式剪綵嘉賓是曾國和最尊敬的香港耆老收藏家張宗憲先生。兩人在海外(一在香港、一在新加坡)同是收藏中國近現代書畫的巨擘,對中國近現代書畫收藏有著惺惺相惜的熱情與執著。
2016年11月24日佳士得在慶祝成立250週年之際,在香港與秋齋主人曾國和合辦名為【春華秋實——新加坡秋齋藏中國近百年書畫】大展。配合展覽,主辦方精選了250件作品,出了兩本大畫冊,全面展示十九、二十世紀中國畫家們全面轉型的藝術風貌。 開幕式剪綵嘉賓是曾國和最尊敬的香港耆老收藏家張宗憲先生。兩人在海外(一在香港、一在新加坡)同是收藏中國近現代書畫的巨擘,對中國近現代書畫收藏有著惺惺相惜的熱情與執著。


2019年,中國藝術品整體成交金額達有230億人民幣,2020年則有260億人民幣,但是在中國卻普遍存在著「結算率較低」的問題。

什麼是「結算率較低」呢?也就是總成交金額好像很高,但真正結算交割的比例其實是偏低的,這不是一個健康的現象。相對於海外拍賣公司,據我瞭解結算率比較真實、也比較高。中國拍賣公司很多,總的拍賣金額很大,但體現兩個問題是:真正賺錢的拍賣公司是很少的,拍品成交真正交割率也是相對低的,這真的是一個隱憂。

回過頭來,如果大家有注意到6月19日北京榮寶齋拍賣,則拍得非常激動人心。無論是齊白石、吳昌碩、傅抱石、李可染、關山月等人的拍品,都取得傲人的成績。

為什麼這組藏畫有這樣的成交率呢?這還是要從「榮寶齋」的藏品說起。眾所周知,有著300年歷史的「榮寶齋」是中國歷史最悠久的畫廊。80年代初我曾經是「榮寶齋」在新加坡的海外總經銷,在合作的12年間,親身接觸並了解這家有著金字招牌,散發歷史榮光畫廊的收藏眼光與高度,在經營書畫買賣之餘,他們更深藏不露地進行系統性的收藏。這幾十年來,這座收藏寶庫裡面的作品基本上是不動的,直到最近開始釋出一些作品,所以就引起收藏界特別的關注。前幾天看到著名收藏家劉益謙先生在微信朋友圈上說:「榮寶齋的品牌效應還真是大……」。近現代書畫,最吸引人的是「新鮮貨」,而且還是「保真的新鮮貨」,這對市場來講是極為重要的,我覺得現在市場就是缺乏這類的收藏出現。

這些年中國藝術品的市場充斥著「熟貨」,同樣的拍品一直在流浪循環,尋找下一個主人。現在互聯網這麼發達,來龍去脈不是秘密,很快都能夠知道。A家賣不去,8個月後又拿到B拍賣行去拍,這種惡性的循環,讓市場上充斥經常熟臉的拍品。拍賣行真的應該花花心思去發掘一些新面孔拍品。若能讓老藏家拿出15年、20年、25年前買的作品,這種「生貨」一旦拿出來賣,只要估價合理,我想成交金額與成交率就會飛躍。這點我覺得香港的拍賣行處理得比較好,我曾經與一些香港的拍賣公司書畫負責人交流探討過,他們甚至表示,一件作品如果在3、4年內曾經在其他拍場上拍過,他們是拒收的。說穿了,再漂亮的姑娘三年嫁了兩次,結局會好嗎?「短期重複上拍」是普遍存在中國拍賣市場裡面一個比較不健康的現象。

 

中國近現代山水巨匠李可染(右)認為,可以媲美西方繪畫一定是東方繪畫,李老也堅信,東方一定會亮起來的,晚年他以蘇東坡《赤壁賦》末句:「東方既白」四字刻了一方圖章……
中國近現代山水巨匠李可染(右)認為,可以媲美西方繪畫一定是東方繪畫,李老也堅信,東方一定會亮起來的,晚年他以蘇東坡《赤壁賦》末句:「東方既白」四字刻了一方圖章……

 CANS藝術新聞:請問目前疫情逐步得到控制趨緩,後疫情時代的近現代書畫市場,該如何調整步上更健全的管道呢?

曾國和:

我認為現階段的藝術市場存在著過多家拍賣公司,近現代書畫拍賣體量太大,良莠不齊的拍品充斥市場的問題。因為中國書畫比起西畫,是一種相對較容易的創作方式,中國書畫在宣紙上的創作相對是快速的。大部份的拍賣公司往往以量取勝,動不動就推出藝術家專場像白雪石,黃冑等,我真心覺得這體量實在太大了,效應也不大。藝術品的買賣不是超商量販店,對藝術品的品質應有嚴格的要求。個人認為,拍賣公司選件必須以量制價,選擇較好品質的拍品是必須的,畢竟收藏藝術品是對歷史、文化,真善美的追求,跟大批量賣衣服賣包包是不一樣的。

我常思考,如果拍賣行能狠狠地,把30%的拍品刷掉,這並不一定會影響它的總成交,因為真的是沒有必要上那麼多拍品,「藝術品拍賣」不是「雜貨拍賣」!我認為疫情後的拍賣行運作應該從減量開始,回歸藝術品拍賣「替收藏家挑選精品」的核心價值。

最近有兩件有趣的事情,第一是5月下旬香港佳士得的張大千潑彩〈碧峰古寺〉賣了近2億1000萬港元。但整個近現代書畫日場拍了兩天總成交1億7000萬港元,這事真的很值得我們深思。第二是北京榮寶齋的精品拍賣策略,總成交金額雖然沒有那麼高,但發揮的整體效益特別好。無節制、無戰略,靠拍品大量上拍的螞蟻雄兵時代過了;上拍的量太大,其實不一定會盈利或者是帶來更多的成交。所以期待市場能夠好轉,解鈴還須繫鈴人,拍賣公司應該開始自我節制,嚴格把關,質量分級,減去無效的拍品,在收貨上再要求一下,這樣市場就能慢慢的從底部開始建立,回歸比較好的面向。

這兩年市場上我觀察到還有另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許多拍賣公司都非得要有件過億的拍品,彷彿沒有過億的拍品就很沒有面子。其實踏踏實實地深耕發掘,能為藏家蒐羅到像榮寶拍賣這樣的15件、18件非常精闢的藏品,還是比較務實的。億元時代的億元拍品,是建立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下,要有具億元價值的作品與相對經濟面的時空環境。

 

留法的吳冠中(左)畢業後執意回返中國,60年代致力於西洋繪畫民族化探索,另一方面又在中國傳統筆墨中開拓更新的表現形式。
留法的吳冠中(左)畢業後執意回返中國,60年代致力於西洋繪畫民族化探索,另一方面又在中國傳統筆墨中開拓更新的表現形式。 

CANS藝術新聞:請問如果拍賣市場規範,透明度高,健康發展,您對中國藝術品市場是充滿信心的嗎?

曾國和:

我本身對中國藝術品市場是充滿信心的,中國在2003年非典以後的藝術市場發展,是逐年增長的,此等增長與中國經濟的猛速發展息息相關,因為GDP說明了這個需要。2003年到2019年中國平均每年的GDP是9.08%;2010年到2019年雖然有一點下調,但這10年也能夠達到7.68%,在這樣的GDP高速成長下,孕育出許多新貴藏家,投入藝術品市場,新血的源源加入帶動藝術品的發展,社會發展到富而好禮,進而有藝術品投資。

隨著中國的國力強盛,經濟上尚有許多發展的空間,我認為中國購買藝術品的這個整體前提,還是保持很不錯的勢頭。2019年瑞銀曾發表一個關於全球藝術品市場報告,全球購買藝術品最多國家是美國,佔44%;第二是英國20%,第三是中國18%。這兩年中國人進入西方藝術品市場力道很強,中國極有可能已經超越英國。

目前在中國,近現代書畫還是領先古畫、油畫等品類,近現代書畫幾乎是大部分中國收藏家進入藝術領域的首選。因為近百年的藝術家都離我們特別近,研究考證的資源、資料比較多,作品判斷比較容易,而且是最深入人心又最接地氣的。無論張大千也好,傅抱石也好,吳冠中也好,這些耳熟能詳的近現代書畫巨匠,其實離我們並不遠。

上世紀的歷史因素使得中國大量書畫文物外流,價值也被嚴重低估。30-40年代,歐美的古董商、收藏家主導了中國藝術品市場,但這是上世紀的事了。現在來到了21新世紀,中國文物書畫收藏的話語權應該由中國人拿回來!長期以來,我持續關注中國藝術品市場的發展,希望這個市場能走得更好、更健康健壯。中國的經濟也好、國力也好,已經來到200年來的新高點,且將持續發展,作為提供中國精神文明的藝術品,必定隨著繁榮復興。我堅信,中國藝術品市場必將繁榮璀璨;對此,我是絕對充滿信心的!

2021年6⽉ 北京榮寶春拍 中國近現代書畫 TOP12 


 

 

(來源:2021年7月號 ,No.282)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