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内容
詹元元 專欄 康熙名瓷-五彩十二月花神杯
2019-01-10
康熙五彩花神杯(圖一)是清代瓷器中的名品,完整一組為十二只,器身小巧,仰鐘式造型,胎體薄而均勻,對光幾乎可見另面紋飾。杯身大半面繪時令花卉,小半面書相印詩句,句末書印章款「賞」字。所繪紋樣,按月份分別是水仙花、迎春花、桃花、牡丹花、石榴花、荷花、蘭花、桂花、菊花、芙蓉花、月季花和梅花。具小圈足,足內書「大清康熙年製」雙行六字楷書款。花神杯的設計,可謂詩、書、畫、印四者具足。統計存世的康熙朝成套五彩或青花花神杯數量頗豐,除中國境內各省級博物館,海外以及拍賣市場亦出現過多組,由此數量上的特點,足見花神杯深得皇帝的喜愛,並且曾經多次燒造。至於康熙花神杯燒造的契機為何? 對雍乾的瓷器製造是否有所影響,本文都將試著逐一探討。
 
康熙帝是中國歷史上少見勤勉好學的帝王,在位時曾親自監督編定《康熙字典》、《古今圖書集成》、《全唐詩》、《廣芳群譜》等大部頭套書,其中《全唐詩》於康熙四十四年編成,康熙帝在序中說到:「唐三百年詩人之菁華,咸采擷薈萃於一編之內……以示刻全唐詩嘉與來學之旨,海內誦習者,尚其知朕意焉。」康熙帝遴選唐詩精華,以供海內大眾誦習,足見對於唐詩的喜愛和重視。細察十二花神杯上的詩句,除了正月(水仙)和十二月(月季花),其餘皆取自《全唐詩》中的詩句,景德鎮御窯廠專為皇家服務,燒製皇室專用瓷器,花神杯上書寫皇帝鍾愛的詩句,應當不是巧合。
 
在一件瓷器上,同時存在有詩文和畫藝者,自明崇禎朝至康熙早期便已有之,但其時作品多為粗獷的民間產品;由御窯廠生產,如同十二花神杯設計完整的全套瓷器,卻是首見於康熙朝。有關此一圖文並列的構想由來,部分學者推論是出自《廣芳群譜》。康熙四十七年,皇帝命劉灝等人擴充明代《芳群譜》內容,編纂成《廣芳群譜》,此套書為植物的百科全書,書中載明各類植物花卉的生長所需,樣貌特徵,並搭配相關的詩詞作品,此一設計十分新穎別緻,是前朝未見,與花神杯的圖文相配不謀而合;《廣芳群譜》出書於康熙四十七年,就此估計為花神杯燒造的上限。
 
康熙朝督窯官郎廷極任職於康熙四十四年至五十一年之間,重要成就除燒製著名的郎窯紅外,尚能完美的仿製成化瓷(圖二)和脫胎瓷器;康熙朝前期瓷器胎體較為厚重,細緻瓷器相對少見,在郎廷極經年調教之下,景德鎮窯工已能生產精緻瓷器,於此之時,燒造胎體輕薄,器型雅緻的十二花神杯,應當是水到渠成之事。
 
除了造型特色之外,五彩花神杯的裝飾方法,亦有別於康熙前期粗放的畫風,而強調飄逸清麗,文雅脫俗的文人意趣,畫中使用較多的青花點染,又令人聯想是否與此時仿製的成化鬥彩(圖二左、圖三)有著相當的關聯性。然而,這樣完美的圖文搭配,並非花神杯所獨有,〈清康熙鬥彩飲中八仙圖杯〉(圖四),為八件成套,同樣具詩、書、畫、印於一器,構圖舒朗,筆藝瀟灑,當是為同期而且相同設計靈感之作了。
 
 
雍正朝創造了中國製瓷的巔峰,造辦處所做的琺琅彩瓷器,精美已極,後世無人能夠超越,但深究詩、書、畫三絕的雍正畫琺琅瓷器,其靈感來源卻極有可能受到康熙五彩花神杯的影響。雍正不但完全仿製康熙五彩花神杯,從清宮檔案記載,皇帝也不只一次下令在瓷器上書寫詩句,例如雍正十年,皇帝降旨:「取來一面寫黑色行書字,一面畫玉堂富貴花卉瓷壺,大小三把……一面寫藍色篆書楷書字,一面畫松竹梅花瓷壺一把。」這便和康熙十二月花神杯大半面花卉,小半面題詩的設計相符;更有趣的,雍正帝除了下令在瓷器上書寫,所選詩句甚至與其父亦有重疊,如唐李嶠《桂》中「枝生無限月,花滿自然秋」詩句,亦見雍正琺琅彩綠地花卉碗(圖五)。乾隆時期,無獨有偶的,三月桃花杯的詩句「風光新社燕,時節就舊農」,則可見於乾隆畫琺琅春耕圖瓶。
 
康熙朝十二月花神杯始燒於康熙朝,在製胎、畫藝和文人意境的表現,都獨具一格,少有可與匹配的作品,以至雍正、乾隆、嘉慶,乃至光緒朝都或是完全仿製,或擷取其中意趣而融入當朝作品。現今海內外博物館以及私人收藏,亦以收得完整一套康熙花神杯為驕傲,足見經典藝術品之能感動人心,是不論時間,亦無空間區別的。

 
(來源:2019年1月號,No.252)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