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内容
中國嘉德2018秋季拍賣會暨25周年慶典 中國嘉德創始人 陳東升致詞
2019-01-10
 
 
中國嘉德 / 提供
 
此時此刻我作為家族的創始人,只有兩個字來表達我現在的心情:感謝。感謝今天所有在座的我們收藏界的朋友,特別感謝這些年支持我們的收藏家們、我們的鑒定家們、我們的藝術家們,還有我們這個市場繁榮的大的生態體系,所以首先真的是感謝大家。
 
當然同時也感謝我們嘉德創始的股東我們的董事,沒有股東和董事,就沒有我們這樣一個優秀的企業文化和資本結構,嘉德能夠25年來走得這麼穩,這麼讓大家信賴,特別感謝他們。當然更要感謝嘉德的員工和我們的夥伴們。我們嘉德從成立開始,就堅持堅守專業化的道路,嘉德培養了一批又一批專家、研究人員,各個部門經理和家族員工,25年來用我們的青春和汗水打造了嘉德這個金字招牌,所以要特別感謝你們,辛苦了。
 
這是我想說的感謝兩個字。當然更重要的呢,我覺得還有兩個字,就是感懷。我一直有一句話,現實比理想來的骨感。我最初創立嘉德的時候,是我的一個同學和朋友拿著《羊城晚報》一張報紙上一個豆腐塊大小的文章,說中國有5000年燦爛的文明,有這麼多優秀的文化遺產,居然沒有一家藝術品拍賣公司。所以我們說我們來創辦這家公司,那個時候什麼概念都沒有,不知道怎麼賺錢。不知道藝術品怎麼徵集,什麼都沒有就只有一個想法。我那時候想能夠把公司辦成,讓它能夠活下來,就是我最大的希望,那個時候國內改革開放還沒有像今天一樣走到這個地步,當時人們的看法認為拍賣文物就是拍賣老祖宗,甚至覺得我們是賣國的行為。嘉德作為一個新生事物成長的時候有很多不同的觀念,這樣的事物是不允許它存在的,但是沒有想到隨著中國改革開放40年特別是嘉德第一聲槌響,中央台的記者說,隨著嘉德這聲槌響預示著紐約倫敦北京三山鼎立的時代到來。我們覺得這一句是理想,想也沒想這句話聽了就過去了。但歷史驚人地給我們這樣一個出乎意料的結果,中國北京早已是全球第三大拍賣交易中心,我們在這裡面的貢獻和作用是不用想的。
 
這種對時代、對機會、對命運的把握和理解,我想說的第三個詞,應該是感想和改變,或者感念。確實要感謝鄧小平,在1992年把中國這個航船又扶上了改革開放的這條正道。1992年頒布了有限公司、股份公司的條例,使我們這批機關工作的幹部覺得機會來了,堅定的去創業和下海。其實下海這個詞就是1992年風靡中國的一個名詞。當時有人統計,10萬人在國家機關、在大學裡教授、科研院所的研究人員,依然丟掉鐵飯碗,朝著大海裡去經商。這就是著名的九二派。所以中國改革開放40年,80年代的創業,1992年的創業,還有留學回巢創業,到今天我們講的大眾創新,萬眾創業的這四個創業的浪潮。嘉德就是在1992年鄧小平南巡,誕生的這一批企業之一,當時我說92派有南邊和北邊的兩種模式。北邊的模式就是我的武大同學三位同學,1992年我們在半年的短時間裡拿到三個這個行業的牌照,用我們的話就是找一個空白的行業,創造一個空白行業的領頭企業,帶動這個行業的發展。嘉德就是第一家全國性的股份制藝術品拍賣公司。嘉德的成功可以說帶動了中國藝術品市場的反應和成長,同時也帶動了這個產業的希望和發展。應該說今天中國拍賣行業所有的規章制度和拍賣規則都是嘉德先創先試,和國家文物局幹部共同討論,形成今天打「星」號的制度、文物復出境的制度,還有重要國寶國家優先購買的制度。沒有這些創新和這種大膽的實驗,開拓這樣一批市場出來,就不會有今天這個市場的繁榮和昌盛。轉眼一瞬間40年改革開放過去,嘉德也走過了1/4世紀,嘉德的歷史就是共和國改革開放的縮影和歷史,也是我們學習西方,擁抱專業和現代化,堅定的走誠信經營、客戶至上的經營理念,才有了今天。
 
最後談點感想。我昨天從南京大概晚上10點多飛回來,終於把一本書看完。這本書就是美國大都會博物館一百週年的時候,也就是1970年,卡爾文·湯姆金斯寫的—《商人與收藏: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創建記》。
 
我們有很多人說20世紀是美國的世紀,21世紀是中國的世紀,那用什麼話來說就是你的世紀呢?美國大都會博物館,就是1866年一批商人們在巴黎發起的,說我們應該在美國也要建一個像盧浮宮、像大英博物館這樣的博物館,於是大都會博物館在1870年創立。100年來都是這些最成功的商人,他們的財富、全世界的收藏,最後都捐給了大都會博物館。100年裡面有三個最重要的人物,我們都知道 J. P. 摩根是美國的鋼鐵整合之父、鐵路整合之父、汽車整合之父,曾經拯救過美國,充當了美國中央銀行,挽救了美國的金融危機。這樣一個人。他是大都會博物館第三個董事長,做了八年的董事長 J. P. 摩根去世後,他只有留下了6000萬美金的財富。當時洛克菲勒說就這麼點財富跟窮人差不多,但是他買了6000萬美金的藝術品收藏。他一生的財富——他收藏的全世界的藝術品被他的兒子小 J. P. 摩根基本都捐到大都會博物館。在大都會博物館的成長過程中,幾乎就是紐約的崛起,就是商業的崛起,商業目的的崛起,大都會博物館迅速的超過了波士頓博物館,超過了費城的博物館。J. P. 摩根過後,就是洛克菲勒,小洛克菲勒把法國中世紀的修道院全部搬到美國,他捐了一塊地。在哈佛的河邊上建了這個教堂,他用了整整15年的心血和金錢建了這樣一個偉大博物館,屬於大都會博物館的一部分。在大都會100年這麼重要的時候,又出來一個偉大人物—雷曼兄弟。雖然2008年雷曼兄弟倒下了,但在羅伯特‧雷曼於1969年去世後,也就是大都會博物館創建100年之時,雷曼兄弟基金捐贈了近3000件藝術品給博物館。所以今天大都會博物館就是美國的商業文明,商業文明又推動了文化藝術的文明。
 
我覺得這些故事今天在中國都在開始成長,像劉益謙先生的龍美術館,還有坐在下面我們民生銀行的現代美術館,還有我們很多在座的收藏家。我可以告訴朋友們,我們也一定要建一個讓大家都喜歡的美術館,藝術品拍賣、文化的成長和博物館的相互互動,都是天然的。現代文明的引擎,是商人,而商人是現代文明的發動機。我過去講過,偉大的藝術品背後一定有一個偉大的收藏家,也許是偉大的商業成功人士,或者是企業家。其實美國人也有夢想,他們建大都會博物館的每個人都想成為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梅第奇家族。我相信中國人,我們在座的很多人都會有這樣偉大的想法。我說這些的核心也是幫你們更多的瞭解我們的內心。為什麼今天嘉德有這樣一個偉大的建築?我們不斷追求、推動文明和藝術的進步繁榮,這個文化的精神內容一定要有一個很好的建築來承載。所以我覺得嘉德藝術中心就是這個時代的一件作品,就是現在這個北京偉大城市的作品,更是現在我們在座的所有參與中國藝術品市場25年來繁榮進步的每一個人的作品,所以我說,「這是我們的家,歡迎大家隨時來享用這個家。」
(來源:2019年1月號,No.252)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