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回列表 / 内容
藝珍藝術 12/15 下午一點準時開拍!
2018-12-14
 
 
中國地區與喜馬拉雅山區域 佛教藝術 萬千姿態

佛教藝術包羅萬象,形態萬千、千姿百態,大可齊樓,小至盈寸,在萬千姿態中各放異彩。本次佛教藝術專場精品輩出,Lot 365《明代銅鎏金大威德金剛像》以西藏和尼泊爾造像的圖像與風格為基礎,加入大量漢地元素,鎏金醇厚飽滿,工藝精湛細膩,裝飾繁縟,造型繁複,每個細節交代得清楚不馬虎,最重要的是題材少見,比例拿捏得宜,整體舒展自然,將大威德金剛威猛恐怖的氣勢掌握得恰到好處,氣韻生動,充分體現出漢藏融合的精髓。再如Lot 357《15世紀尼泊爾銅鎏金因陀羅與因陀羅尼像》,類此主題造像相當罕見,在博物館中多見濕婆神與其妻子帕爾瓦蒂的雕像,而因陀羅與因陀羅尼則甚為少見。本尊造像型態生動自然,身體比例和諧優美,肌肉塑造寫實勻稱,蓮瓣古樸飽滿,背光雕飾細緻華麗,工藝繁複,更為整件作品增添細膩華美。歷經歲月洗禮的鎏金銅,原金光閃閃的鎏金已經褪去,露出原有的古銅色,銅質細膩潤澤,是一件十分罕見珍貴的尼泊爾造像佳作。
 
另外,曾在1999年紐約佳士得露出的Lot 350《15世紀銅鎏金金剛手菩薩與不動明王像》,全身裝飾繁複,鑲崁綠松石等多種寶石,肌肉飽滿充實等都是丹薩替寺風格。丹薩替寺佛像據研究統計總數約100餘尊,量少珍稀。組合題材本就少見,偶可見金剛手菩薩與大成就者像,本尊金剛手菩薩與不動明王像則是難得一件的藝術珍品,姿態優美、造型繁複又富有動態,體現出15世紀造像工藝的成熟與巔峰。再如來自台灣著名藏家蔡辰男舊藏,同時也著錄在《蔡氏藏珍》中的Lot 401《宋代銅自在觀音座像》,菩薩雲呈自在坐像,右腳抬放在座上,左右下垂,右手擱置膝上,姿勢舒坦自在,輕鬆閒適,既不失莊重,又富有人間的生活情感。衣紋寫實簡括,呈現端莊大方的氣質,平易近人的裝束,簡淡中見慈悲,為當時佛教世俗化的具體表徵。本尊的瓔珞、裝飾風格反映宋、元時期流行的風尚,來源可征,實為不可多得的宋代藝術珍品。
 
輝煌燦爛的帕拉王朝 刷新佛教藝術新紀錄
 
帕拉王朝於8世紀崛起於東印度,繼承笈多時期對於佛教的尊崇,在歷代君主的護持下,佛教發展興盛無似,也是印度最後的佛教淨土,尤其爛那陀寺、超戒寺更是鄰近諸國如尼泊爾、西藏、喀什米爾、中國等朝聖之所,在12世紀末穆斯林入侵以前,在汲取笈多藝術的基礎上,形塑出獨特的藝術風格,為後世保留舉凡石雕、銅像在內的眾多佛教文化遺產。
 
本次佛教藝術專場的重要拍品之一Lot 389《11世紀東北印度黑石雕綠度母坐像》,是一件佈局縝密,裝飾華麗的帕拉風格石雕,周邊輪廓描繪如廟堂宮殿,綠度母居中,頭戴三葉寶冠,釧飾遍滿全身,右手執與願印,左手撚持烏巴拉花,呈遊戲坐於雙層蓮台。著薩爾納特式天衣,輕透貼體,肌理起伏若現,頭光上方,象徵宮殿拱門之上則有小尺寸的五方佛相伴護持。連台兩側,各有一護法浮雕隨侍在側。蓮座下方刻有兩位功德主造像,虔誠跪求。藉由本造像的裝飾佈局、內容與工藝細節,可以推知應屬於皇室供養之用。
 
造像比例勻稱,肌理寫實自然,眼睛圓睜,雙唇豐腴,面容以南亞土著臉孔為摹本刻畫,輔以繁複華美的裝飾,這些皆是公認帕拉後期典型的藝術風格,我們都可以在本尊綠度母身上找到,尤其綠度母手持的烏巴拉花,以及蓮座旁的藤蔓,極其華麗擬真,反映本尊石雕製作的時代、風格。
 
一直以來,帕拉造像因其高超的工藝技巧與藝術表現,受到全球公司收藏機構的歡迎,2017年紐約佳士得春拍一尊高達147公分、如真人大小的12世紀黑石雕觀音菩薩,以逾2400萬美金的高價拍出,打破了佛教藝術拍賣的世界紀錄,也將帕拉石雕的熱潮提升到另一個境界。今年三月份的紐約春拍,佳士得也推出一尊時間略早的黑石雕杜爾迦像,其本尊女體的肌理表現,面目特徵,裝飾風格,皆與本尊綠度母若合符節,該像最後也以912,500美金成交,兩者的時代、產地相仿,保存的狀況也堪稱完美,可以引為本尊綠度母的參考。
帕拉王朝信仰中心那爛陀寺 獨樹一幟的藝術風格

那爛陀寺為帕拉王朝的信仰中心,作為當時的大學,尤其興盛。那爛陀寺的藝術風格也獨樹一幟,在後笈多時期的基礎上吸收、改造,標誌著帕拉藝術風格走向成熟。Lot 366《那爛陀寺釋迦牟尼佛像》表面覆蓋一層漆金與常年煙垢,面部細節並不清晰,但考慮到其圖像學上的特點,諸如卵形背光、肥大蓮瓣,皆反映典型的早期帕拉風格特點。2015年紐約佳士得一尊泛亞收藏、安思遠舊藏的9世紀寶生佛,不論面部刻畫、蓮瓣、背光裝飾皆與本尊若合符節,學者指出,該寶生佛身軀、四肢顯得格外修長,如實反映以那爛陀寺為代表的早期帕拉藝術風格,並不似晚期鑄造對於肌理的過度強調與精確寫實。荷蘭阿姆斯特丹國立博物館收藏的蓮花手菩薩,年代與本尊相仿,亦可作為本尊年代的參照。
 
方寸之間的大千世界

佛像承載的不只是藝術,更多的是內蘊的信仰與文化。本次專場特別自荷蘭知名藏家蒐羅自荷蘭佛像藏家範氏(Paul van Derwish)四十件精品之選。隨身佛是指佛教徒或信仰者隨身配戴的小型佛像,一般尺寸在10公分以下,尺寸雖小,但是展現的豐富多彩與細膩程度與大佛相比絲毫不遜色,反而更為精緻靈巧。如Lot 418《元代銀大成就者像》純銀打造,整體造像雖小,但氣勢極佳,比例合宜。Lot 372《11-14世紀尼泊爾銅鎏金瑜珈母像》,整體造像充滿動感,造型特殊,臉龐豐腴。上身赤裸,配以項鍊、瓔珞,下身著裙。以搖擺的舞姿貫穿整體,帶有儀式感,左腿僅腳尖著地,刻畫相當寫實。雙層俯式蓮瓣、和諧優美的比例,皆符合該地區與時代特徵。而其少有的題材、兩側揚起的飄帶、活靈活現的舞姿,都是本尊造像亮點之一。Lot 371《清代紫金琍瑪騎馬護法》,本尊的整體造型設計,舉凡背光、蓮座的配置,皆與北京故宮藏的乾隆官造紫金琍瑪姬祥天母相仿,只是其具體而微的表現,說明兩者可能屬於同一時期的作品,珍貴非凡,收藏價值不言可喻。以特殊銅質「紫金琍瑪」鑄成,「琍瑪」是西藏對合金銅的統稱,「紫金」則是清宮對該銅質顏色的形容,色紫而含金。由於紫金琍瑪燒製的年份較短,且多數為清宮所藏,故流通量即小,市場上更鮮見其蹤,向來受到公私收藏機構的喜愛。本尊右手持劍,左手持吐寶鼠、旗幟,跨坐駿馬之上,底為覆蓮式蓮座,後設一鏤空火焰形背光。造像體積雖小,但刻畫生動,材質特殊,實為一佳品。本次精選小佛內容題材相當豐富,物件雖小、費工極大,將佛像的千姿萬態透過此次專場盡數呈獻。
 
國之重器 禮樂精華

Lot 243《西周中期青銅簋》,是本次古董珍玩專場另一亮點。周代的青銅代表「簋」,簋作為粢盛器,在商代初期以降,逐漸進入商代貴族禮儀生活的視野,在西周時期,簋與鼎成為穩定的禮器組合,受到周代貴族的重視,所謂的列鼎列簋制度,亦即鼎、簋的數量代表相應的貴族禮儀身份,《詩經・伐木》記載的「陳饋八簋」,即是該禮制的反映。
 
本簋侈口厚唇,豎頸圓鼓腹,高圈足,雙耳飾獸首,下曳扁方垂珥。頸部飾一周鳳鳥紋,浮雕獸首居中,兩側各有一隻鳳鳥對望,鳳首微揚,冠呈多齒狀,長尾上卷,華麗生動。其間並以雷紋襯地,由地紋以至高浮雕,烘托出豐富的視覺層次。腹部光素,唯圈足上有兩道弦紋。長尾鳳鳥紋一般被認為流行在西周中期,為周人特有的審美創造,可以作為本簋年代的證據。同類的簋見於兩岸博物館重要的青銅器收藏:台北故宮的「縣妃」簋、上海博物館的「保員」簋,中國國家博物館的「輔師」簋,皆可茲比較。
器內底共有銘文42字:
 
唯四月,王執魏駒,至于冀,內光宮,休無尤,敢對揚天子光,用作朕文考日癸寶簋,其子子孫孫萬年永寶。
 
大意是說,在四月的時候,周王在魏(今山西)地舉行執駒禮,爾後在冀地光臨的宮室,一切無恙,稱揚天子的榮光,為亡父日癸作簋一件,以茲紀念。
 
執駒禮頗見於文獻,《大戴禮記・夏小正》:「四月……執陟攻駒。執也者,始執駒也。執駒也者,離之去母也。陟,升也,執而升之君也。攻駒也者,教之服車,數捨之也。」 駒指的是剛滿兩歲的成年馬,令其離開母馬,即是「執駒」,「攻駒」則是對成年馬展開訓練,教牠學習駕車。對於以軍事立國的周人而言,馬政是周王而相當重視的一環,根據統計,目前紀錄執駒禮的銅器有六件,無一例外皆是由周王主持,可見執駒禮的重要性。周王在典禮結束後,造訪了的宅邸,這讓他倍感光榮,因此才製作銅簋來紀念此事。再者,根據學界的認識,魏、冀皆是山西周代的封國,透過本簋銘文,這兩處可能與周王的馬政據點有密切的關係。值得一提的是,本簋是唯二記載在四月行執駒禮的銘文(另一器為「作冊吳」盉,見藏於中國國家博物館),適與《大戴禮記・夏小正》的記載相符,不僅表明了本簋銘文的歷史價值,也可以映證本簋的年代,應與「作冊吳盉」相近。
 
在西周中後期,經歷了學者稱之為「禮儀革命」的劇變,商代以來流行在貴族禮儀生活中的部分器物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日益森嚴的列鼎列簋制度。與該制度相應而生的,是西周後期大幅增加的鼎、簋數量。職是之故,在藝術市場上,西周晚期以前的鼎、簋更受歡迎,比如紐約蘇富比在2014年拍出一件「伯」簋,與本簋擁有相似的器形、裝飾佈局,以及齒冠鳳鳥紋,以逾30萬美金的價格成交。西泠印社也在2017年曾拍出一件年代相仿、形制、裝飾模式相同的「史述」簋,以276萬人民幣的佳績成交,本簋的估價合理,銘文所承載的歷史價值,意義非凡,實為不可多得的西周青銅珍品。




千年玉文化 巧作天成

在市場上始終備受關注的玉雕作品也是本次拍場重點之一,上自文化期下至明清時期,蒐羅恆誇千年玉雕文化。Lot 125《戰國玉蟬一對》紋飾刻畫精細,鮮明的南方特色,體現出戰漢玉器無可取代的歷史價值。玉蟬正反兩面皆琢刻紋飾,身體渾圓略厚,翅膀輕薄精緻。雙目圓睜略凸,後頸陰刻短棱線,背部中間微隆,細琢道道刻痕表示蟬身,翅膀刻畫細膩、富層次,以陰刻線條細琢網紋、雙勾雲紋裝飾,兩瓣翅膀紋飾相同。胸腹圓鼓,上琢略粗凹槽表現身體線條,形象逼真、寫實生動。本對玉蟬紋飾繁複別致,翅膀上所琢刻的網紋,在戰國時期中原地區已不見,是為南方玉器的裝飾紋飾,如湖北棗陽九連墩2號墓出土的戰國玉透雕虺龍珮,即可見以網紋裝飾虺龍後頸。Lot 202《宋代以前玉辟邪》玉呈灰青色,獸首、四足等局部帶黑色,質地細膩潤澤,玉色柔和別緻。本件作品為一圓雕玉辟邪,卧伏在地,微昂首,獸首刻畫憨態可掬,生動傳神。頭頂雕獨角後伸,兩側有翼,翼上陰刻羽紋。左前足略往前伸,其餘三足臥於身下,動感十足。此器造型壯碩渾厚,刀工流暢,工匠運刀如筆,神韻兼備。辟邪是傳說中的神獸,形體似獅子,肋帶雙翼。古人深信辟邪可驅邪除穢,佑福兆祥,極受人崇敬,更是中國玉文化中獨特的經典代表。拍場另一件Lot 111《宋-元玉瑞獸》,白玉玉料圓雕而成,局部受沁帶有褐色綹紋,玉質溫潤光澤、晶瑩潤白。瑞獸其狀若獅,獸首正面寬闊,雙眼圓睜直視,獸耳伏貼側邊,眉毛刻畫細緻,張口露齒,下連髯毛,生動立體。獸呈臥狀,四肢粗壯有力、屈曲收於身下,背部微隆,細琢大連弧脊柱,如脊骨筋絡。再以浮雕勾勒腿部線條,展現肌肉力道。尾巴回卷貼臀,以陰線裝飾毛流,縷細如絲。Lot 160《清乾隆黑白玉御制詩羅漢山子(雙面工)》本件山子以整塊黑白玉雙面工巧雕而成,溫潤細膩。本器碾琢一羅漢坐於岩洞磐石,羅漢神情專注,右握經書,焚香冥會。岩頂壁上留白處以陰刻技法提詩,畫面意境悠遠,顯露乾隆皇帝鍾愛作詩之情。匠師尊形惜材,巧借天然玉色、自然的形態安排構圖,層次分明,錯落有致,立體感極強,情景交融。
 
清乾隆時期玉雕作品開創了玉器史上另一個輝煌時期,「乾隆工」即是這精美玉器的代名詞。本件玉器用料上乘,工藝精湛,利用玉色呈現出奇巧構思,結合詩、書、畫三絕於一體,實為陳設器中的「畫意玉器」。清代宮廷玉器之精美,尤其乾隆工的精湛更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今年香港蘇富比推出的乾隆高士圖山子以台幣三百多萬成交,香港邦翰斯也推出相似作品,可見類此作品的受歡迎程度。本件玉雕無論工藝細膩度、質地縝密度,都是傳世藏品中罕見之宮廷玉器。
 
 
(來源:2018年12月號,No.251)
Copyright © 2015, cansar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