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賣結果 Results Top 20 >《拍賣年鑑》應真藏主人 許志平:藝術品被低估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應真藏主人 許志平

〈拍賣年鑑〉台北平藝術空間創辦人許志平,於1990年代開始接觸現代水墨及中國當代油畫,繼而投入中國古代佛教文物與古董收藏。平藝術的古美術部門「應真藏」聚焦中國佛教藝術,從2003至2019年已舉辦15次佛教文物專展,並出版10餘冊專書,持續耕耘漢傳佛教藝術市場,在業界廣受好評。雙軌經營當代藝術及古美術的許志平認為:「藝術不分新舊,只論高低。」

回顧其從事代理經紀這二十餘年,許志平以一貫理性思維解讀整個藝術產業鏈;與此同時,許志平亦渾身散發著藝術圈內人自有的爛漫情懷。藝術收藏之於他,「既是工作,也是生活,更是生命」。見證了中國藝術品市場的高速成長,面對如今已「無漏可撿」的時代,許志平堅持,生意更應該慢慢地做。

今年3月,應真藏再度推出年度佛教文物專展【中國佛教寺廟寶藏-相應】,以佛、菩薩、羅漢、護法四大類為主題,此次亦加入人物、瑞獸造像及文房擺件,共計41件展品,包括具型類的造像、器具及擺件29件、平型類的佛畫12件。同步出版的展覽圖錄,所收錄之每件藏品敘述盡是許志平親筆書寫而成,伴隨著手部肌肉痠痛而來的,是滿滿的成就感……

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經濟出現戲劇性成長,中國藝術品在這樣的背景下跟著水漲船高,拍品價格不斷攀升。2005年7月12日,倫敦佳士得以1568.8萬英鎊(近1.4億人民幣)售出〈元 青花鬼谷下山圖罐〉,成為全球首件破億人民幣中國藝術品;與此同時開啟了中國骨董的「億元時代」。2006年10月7日,香港蘇富比呈現一場來自倫敦大骨董商 Speelman「佛華普照─重要明初鎏金銅佛」專拍,眾所矚目的〈明永樂 鎏金銅釋迦牟尼坐像〉以1.166億港元成交,這是除瓷器外首件破億的中國工藝品,一改瓷器獨大的局面。2010年12月5日,北京保利的〈北宋 徽宗御製清乾隆御銘「松石間意」琴〉,以1.36億人民幣成為內地第一件過億的骨董拍品。


CANS藝術新聞:「應真藏」以中國佛畫藏品聞名,請問您最初的收藏淵源為何?

許志平:在1995到1997年間,北京潘家園、琉璃廠有很多便宜的藏傳佛像,我也跟著大趨勢做了一些買賣,所以嚴格說來,我做古董生意是從經營藏傳佛像開始的,那時候若有閒錢才會去買我個人很喜歡的中國木雕佛像。

但是很快地,原本3000至5000美元就能買到的鎏金佛在一年內漲到一萬美元行情!那時市場太過火熱,曾發生過我在一大早進店家看東西,但因覺得太貴便先去別處晃晃,等當天下午再回到同一間店時,我看中的幾件佛像竟已全數以更高的價格售出!有鑑於此,我決定重新分配資金,把重心轉移至漢傳佛教,中國佛畫系列大致佔資金的70%,剩下30%則購買熱門的藏傳佛像。




展品33 北齊 青石刻菩薩首像 山東青州風格 H 23.3 cm/strong>


許志平:一開始我看了很多關於佛畫的書,其中包括一部介紹9至19世紀中國佛畫的著作《Latter Days of the Law: Images of Chinese Buddhism 850-1850》,深深為之著迷。而我人生中第一次買中國佛畫,是1999年在北京琉璃廠花2萬美元買的二張明代佛畫,我當時也不確定真假,只能隨身攜帶照片,逢人就問,心裡總是忐忑不安。

隔年,我帶著這2張畫去紐約拜訪當時還在「懷古堂」任職的張洪,結果他用8萬美元買下這2張畫,還說這年代應該再早一些,可能是元代佛畫!當下我更確信轉向經營中國佛畫這條路線是對的,因為大古董商一般都是看東西能翻兩三倍賣出才願意買。於是我投入更多研究,四處挖寶收貨,以大陸地區為主,也會在國外拍賣公司買畫。




左起:耶魯大學藝術館亞洲美術部主任江文葦博士(David Sensabaugh)、
韓國佛教藝術史專家朴英淑教授(Youngsook Pak)、許志平、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著名敦煌學及亞洲藝術史專家韋陀教授(Roderick Whitfield),
2007年11月。


在收到百餘件藏品規模之後,舉辦系列展覽的想法逐漸在我腦海中成形,終於在2003年,應真藏推出首個佛教文物展【揭諦阿羅漢】並出版第一本專書,當時可說是中國佛教藝術品板塊最冷門的時候,我接著以護法、菩薩、佛為主題,依序展出,到2006年止共出版4本專書。

後來2007、2008年,因忙著做當代藝術,暫緩了佛教收藏及展覽計畫。那時的中國藝術品市場全面攀升,其中又屬當代藝術最為瘋狂,後來發生金融海嘯,市場進入調整,我才在2009年再次舉辦佛教藝術大展【中國佛教寺廟寶藏-彌靡之音】,接著每年固定推出一檔特展並出版專刊。


CANS藝術新聞:像您如此持之以恆辦展並兼顧學術梳理的古董商屈指可數!也請為我們介紹一下今年的新展【中國佛教寺廟寶藏-相應】,為何取名「相應」?與近幾年一系列展覽有何呼應之處?

許志平:要解釋今年的【相應】,我必須先提及之前幾次展覽。2015年【常住】體會到外在器物的恆常不變,到了2016年【思量】則回歸到內在心理狀態進行反思,而去年展覽命名【參拾方】,主要是因為我收到一本重要冊頁《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善財童子在得道前必須參拜53位聖人,然後悟道成為善財童子,才能被收到觀世音菩薩身邊。此外,我曾聽一位老師父提及「十方」的意義,覺得其所蘊含XYZ軸、共十個方位的意象極好;身為古董商我也須參拜十方,方有所獲。




展品29 明代晚期 漳州窯觀音立像 H 150 cm


今年取名【相應】,一則是由於中國傳統及佛教文化之中,本就有許多東西是相對相應的;再者,我覺得一個人與藝術品相遇的緣分,往往來自於這個人的強大念力,念念不忘,必有迴響,而發現藏品的過程,就是物與我有所相應的過程。

此外,【相應】其實也是前面三次展覽【常住】、【思量】、【參拾方】的總結。我每次辦展無不竭盡心力去收藏,每寫完一本圖錄往往大嘆自己再也做不出來了!可是當我持續走在這條收藏的路上,藝術品彷彿會自動相應到我當下的狀態,讓我在每年總結收藏成績時還能發現不錯的收穫,原來我還有藏品可以展、可以出書。




許志平親筆撰寫【中國佛教寺廟寶藏-相應】展覽圖錄手稿


CANS藝術新聞:像您如此持之以恆辦展並兼顧學術梳理的古董商屈指可數!也請為我們介紹一下今年的新展【中國佛教寺廟寶藏-相應】,為何取名「相應」?與近幾年一系列展覽有何呼應之處?

許志平:我曾經庫存最多是200張,現在沒那麼多。事實是現在的市場一年內也不會出現那麼多精品,藝術品的優點跟缺點就是稀少和不可複製性。此外,我畢竟沒有企業家的雄厚資本,可以一次買很多張存著。舉個例子,大概在2006、2007年時,一位重要的台灣藏家是中台禪寺的供養者,他在買第一張畫時,就決定未來要將大部分藏品捐給寺廟,十年過後,他真的捐出了45張佛畫收藏,自己僅留3張;我和他在收藏上最大的差別便是我必須以藏養藏。




展品1 南宋/元代 十二/十三世紀 文殊菩薩坐像 189.5 x 103 cm




展品2 元代 十四/十五世紀早期 水月自在觀音 62 x 110 cm


CANS藝術新聞:近年來藝術市場兩極化愈發顯著,您以貨養貨的方式是否也有所改變?

許志平:儘管當年那種「瘋」的時候已經過了,現在應該追求感性欣賞、理性收藏,但其實現在的有錢人比以前更有錢,所以造成另一種瘋狂的錯覺:以前一件銅爐10萬,現在100萬;以前一張趙無極1千萬,現在1億;以前一張常玉4千萬台幣,現在4千萬港幣。在在說明現在的藏家更有實力,他們大多在2000年以後竄起,當這些富豪的身價攀升,藝術品價格自然隨之高漲,市場兩極化現象故而更加明顯。

面對這樣的市場,即便我手上有好貨,我也會賣得慢一點,像張偉華那樣,他的「雲中居」雖然暫時歇業,但今年開始將連續四年分四場拍賣釋出其藏品,這就是慢的賣法,卻也是最有效率的賣法,我認為他堪稱全亞洲最厲害的古董商,實至名歸。




展品22 清代 乾隆時期 京造 十八世紀 漢藏風格鑄銅菩薩坐像 H 33 cm


此外,入行以來,我有個很重要的經營模式-不追高。我在1990年代一開始做中國當代藝術時,選擇的就是當時較冷門的學院派畫家,包括尚揚、許江、毛燄、羅爾純等,他們和那時候備受關注的圓明園、早期的宋庄時期藝術家不一樣,都還是在職教授。後來我轉型做古董,眼看藏傳市場太火,便毅然改做中國佛教。

另外,90年代的台灣市場曾一度盛行收藏石雕佛像,但這批藏家並未接著去收藏木雕或銅佛,進而發展出更完整的佛教藝術收藏體系,這是我看到現在還有待開發之處。但是,現在漢傳佛教藝術板塊一樣有這個現象:只要釋出的是精品,不管是北魏石雕、宋木雕、唐鎏金佛,皆創新高價,所以我必須往上挖掘更深層的藏家、更深的拍賣平台。無論如何,「不跟流行」這項原則,也同樣適用於當前的藝術市場。








上、中、下:
展品14 元/明 木雕羅漢立像 H 86 cm
展品30 明代 十六/十七世紀 象牙仙人立像 H 23 cm
展品24 明代 十五/十六世紀 銅製文官立像 H 37 cm


CANS藝術新聞:近五年中國出現一股開辦私人美術館的潮流,您怎麼看待這些美術館的整體格局?

許志平:從去年各大拍賣公司皆有降低上拍作品數量來看,可以發現中國藝術品市場也在轉往高質量發展。但現在檯面下依然有許多以量取勝型的買家,像我認識一位藏家,他在浙江創辦一間明清木雕博物館,佔地100畝,館藏上千件,項目多元且質量皆優,殊為難得。

我認為這是好現象,如果每個藏家都只要宋木雕,那我們都沒生意可以做了。又以收藏角度而言,慎選購買精品固然重要,但一個藏家若未曾經歷收藏普品、做功課進行各種交叉比對、再不斷升級收藏品的過程,如何體會什麼是最好的藝術品?

我相信未來十年內,中國會出現更多好的博物館。綜觀近年中國私人美術館崛起的背後原因,無論是因為個人興趣而累積一批藏品想展出,還是一間企業取得藝術用地可以獲得優惠,又或者富人想透過藝術收藏賺取些許薄名,這都是幫助催生更多優質博物館的好現象。








上、中、下:
展品31 清初 十七世紀 壽山石刻羅漢像 H 12.5 cm 魏汝奮鐫
展品37 唐代 礫石獅鎮 H. 18 cm
展品39 北齊 彩陶馬一對 可能河北地區出土 H 61.5 cm


CANS藝術新聞:所以您也幫客戶規劃私人美術館的收藏系統嗎?

許志平:沒有。現在的企業家若要成立私人美術館,他會自己規劃,他需要什麼作品,就找那方面的專家,不管是找張偉華買古玉,還是找我買佛畫,他只要精品中的精品,不需要把單一系統收得齊全。若是今天有一位大藏家真要做系統,他也不會告訴一個經紀人。

像李嘉誠近年買很多漢傳佛教文物,也不是由一個經紀人專門替他做系統收藏,因為找古董商買貨對他來說反而更費勁,他寧願去大型國際拍賣公司,買貴沒關係,就怕買錯。像台灣早期的鴻禧張家、永大許家等企業收藏家,這種全部委託一名經紀人做系統收藏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二種方法,各有利弊,不過我還是相信,如果一名企業主請資深且有誠信的專業經紀人來做收藏規劃,拉長時間軸來看,擁有系統性收藏的藏家絕對是最大的贏家。




展品13 明早期 十四/十五世紀 漆金木胎大日如來坐像 H 58 cm